南宫璃一心一意地在控制降水,丝毫没有留意到周围的变化,只觉得身体的疲惫忽然间被一股不详的力量给治愈了,有股暖流温润了她疲惫的身心。

    没有人知道那股不详的力量是什么,就连子玉长老也没有留意到南宫璃身上微微泛起的点点白光。

    那些白光,是一种名为信仰的力量,而这股力量不该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降水完,南宫璃收起水灵珠和小精灵珠,调息了一会儿,睁眼一看,发现右手边竟跪了一地的人。

    什、什么情况?

    纳闷之际,茯苓和无极晴一脸兴奋地凑了过去,两人合力将南宫璃抚了起来。

    “小姐,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看那些西岳的,都不动了。”

    往茯苓所指处看去,之前还红着眼、张牙舞爪的修炼者们,这会儿一个个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神空洞,像是丢了魂一样。

    子玉长老走上前道:“是后遗症,发狂耗费了太多,副作用就出来了。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可能以后就都这样浑浑噩噩了。但,要是好好照顾的话,还是能恢复正常的。”

    言下之意,管还是不管,自己看着办好了。

    南宫璃微微蹙眉道:“不管怎么说,都是西岳那边派出来的,除非西岳那边彻底舍弃这些人,不然的话,我们是没有任何理由把这些人扣留下来的。”

    两国交战,本来就只有暂时的胜负,国不灭,战可继续。对方到底是个大国,能言和,哪怕是假装出来的,也得言和。

    耀辉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养精蓄锐是必要的。

    好在,耀辉这里除了传闻中的圣女丹,也没什么是西岳国能图的了,破罐子破摔,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厚得下脸,就能保一时安稳。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南宫璃刚想说打算和西门珩谈一把,无极焚突然落在了南宫璃和子玉长老间,“西岳的退了。”

    “退了?”

    “对,留下这波,他们自己撤了。”

    南宫璃想了想道:“子玉长老,让无极门的众人帮个忙,把这批发狂的修炼者带回无极门。”

    “你这是?”

    无极焚皱眉,哪有把敌人往自家带的?这做好人,也得有个限度吧?

    南宫璃看出了无极焚的疑虑,解释道:“这波人不是西岳的,是被西岳控制了的。他们也是受害者,既然我们有这个能力,倒不如救治下他们。这样,西岳在短时间里,应该不会再度攻来。”

    无极焚愣了下,“你这是想借着这个顺水人情,让这些被利用的人去找西岳麻烦?”

    南宫璃笑笑,“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救下他们,至于他们会不会去找西岳麻烦,那是他们的事,和我无关,和耀辉也无关。”

    这话说得,还真是头小狐狸。

    这些修炼者实力不弱,里头不少人应该是来自东皇的,这事要是被东皇的知道去了,西岳到时候哪里还有心思跑来继续和耀辉这小国过不去?

    “好。那这些修炼者,我和子玉一起找人带回去,你这边怎么说?”

    “感谢的话,等回头有时间了,我亲自上无极门。我这会儿先回一趟耀辉皇宫,是时候该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