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新鲜的水鳞草水分充足,枝叶伸展得比较开,所以占位相对比较大。

    南宫璃担心装多了会被压损,一千株水鳞草装了十个大布袋,左右各抓了五布袋,便出了小庄园,急匆匆地向着子玉长老他们那儿赶。

    只花了半柱香的时间,南宫璃就带回来了十布袋的水鳞草,如若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这种话说出去,怕是谁也不会相信。

    子玉长老也很惊讶,不过璃丫头给他的惊讶还少么?

    一回生二回熟的,到了现在,他也就是心中感叹一下,不会再去细细琢磨和回味了。

    因为,用常理来琢磨璃丫头,这根本就是自己为难自己,自讨苦吃。

    南宫璃赶回来的时候,火极门的正在和西岳的交战,有无极焚亲自带队上阵,再撑个半柱香什么的不成问题。

    于是,南宫璃干脆就不去看战况了,而是集中精神准备处理手上这一千株水鳞草。

    “子玉长老,这里差不多一千株水鳞草,接下来怎么做?”

    子玉长老锁眉道:“你我一起,处理这些水鳞草倒是用不了多久,只是制药的程度,我们合理处理,利用炼药师的手段,半柱香以内就能把这一千株水鳞草制成药剂。

    只是,我们要如何将药剂涂抹到这些被药物控制的人身上?

    这的确是个问题。

    之前投麻醉剂,她用了在幻灵界时对堕兽投毒的办法。只是,效果先前也看见了,并不怎么理想。

    水鳞草是可以再种,但再种又需要时间,再拖下去,他们这边耗不起!所以,这一千株水鳞草必须得用到位,她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南宫璃苦思冥想着,不由得想到了水天罩,如果水天罩还能降水的话,如果能将一千株水鳞草药剂融入降下的水里,那么所有被药物控制的人不都可以淋到水鳞草药剂了?

    南宫璃越想越觉得这可行,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子玉长老。

    “你说的这个办法,听上去的确不错,可这其中的消耗,你一个人能完成得了?

    你要在成功布下水天罩后,再在水天罩的基础上,大范围降水。先不说,你得运足足够的水元素将水鳞草药剂溶入,你还要控制这些水做到升空降水。

    单单升空降水,你要消耗的水元素之力已经不是常人能够负荷得住的。要完成这整个过程,我怕事没成,你就先晕过去了。”

    “这…我不是有水灵珠在手么?水元素之力不够,可以找它补充啊。”

    子玉长老摇摇头道:“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天水罩能成形,靠的是你自己的水元素之力?”

    南宫璃大概听明白了,子玉长老的意思是,布下结界后,自己无法从水灵珠里获得水元素之力。

    难道,她只能舍弃这个最佳方法。

    南宫璃迟疑之际,小精灵珠和水灵珠纷纷出现在她的面前,围着她转起了圈。

    围着她转了两三圈后,两颗珠子分别一左一右,面面相对,同时发出了柔和的蓝光,一闪一闪的,光强一样,频率也一样。

    南宫璃突然就开窍了,“用水灵珠布阵,用小精灵珠聚集水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