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该?不应该什么?

    子玉长老说着,又替那名狂化兵把了次脉。

    两次的结果没差,纵使他心中有惑,可事实就是事实,那狂化兵体内的的确确有那种药草。

    “我长话短说,这些人的确是被下了药,而且是一种不该出现在天穹大陆里的药。”

    不该出现在天穹大陆里的药?

    南宫璃顿了顿,立马就懂了,“也就是说,西岳背后有人?上面的?”

    “不一定和西岳有主仆上的关系,但那药只有上面有,能确定的是,西岳里肯定有人和上面的人有接触。”

    南宫璃眸色微沉,看样子,西岳来攻打耀辉国,为的绝不是扩充领土,而是圣女。

    这么说,西岳皇室应该知道了圣女丹的存在,或许他们并不知道圣女是什么,圣女丹又是什么。他们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件能够提升实力,让他们变得更强,让西岳变得更强的宝物在耀辉国。

    一旁的茯苓听得似懂非懂的,无极晴要比她好一些,毕竟无极门出了那种事后,她也知道了些关于上面的事。

    无极晴扫了眼重新攻来的西岳人,狐疑道:“璃儿妹妹,你确定这些人都是西岳人?

    西岳没有那么多的召唤师,他们要是能调动这么多的召唤师,哪里还会被东皇国给比下去?”

    南宫璃愣了下,无极晴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对啊,西岳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召唤师,而且一个个的都不弱?

    “难道……”

    无极晴点点头,“非常有可能,这些人恐怕不全是西岳的。我听闻西岳帝特别爱护子民,又怎么可能在自己的子民身上用药?还有,前阵子东皇国的百兽城好像出过事。”

    无极晴这么一说,南宫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之前,她第一次去药师会所的时候,不就遇到讨药草事件么?柳士言当时不还支援了不少清毒丹么?好像是那时候外界瘟疫连连。

    对了,水鳞草!

    南宫璃匆匆取出一株水鳞草,将它递给子玉长老道:“子玉长老,你看看,这水鳞草是否有可能解除上头那种药的药性。”

    她知道自己这思维跨地有些大,她就是突然有种感觉,觉得没准这件事能够靠水鳞草化解。月光村为什么会消失?月光村里的人都不是寻常人,他们能够培植水鳞草。

    月光村的消失,其实是有人想要水鳞草消失。为什么?因为水鳞草能够救治那场瘟疫?有人不希望瘟疫被治愈,这又是为什么?

    子玉长老接过水鳞草看了看,蹙眉道:“真没想到,在这天穹大陆里,居然还有这种药草。这种药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种得出的。”

    “怎么样?水鳞草是不是能够抑制上头那种药的药性。”

    子玉长老点头道:“的确可以,但是眼前的这个量,所需要的水鳞草会很多,你能拿得出多少?”

    拿得出多少?她不能立马拿出来,但是她可以赶紧种!

    储藏室里她存了两袋子不到,后来又陆陆续续种了些,凑在一起,应该能有三袋子了吧。

    南宫璃抿了抿唇道:“子玉长老觉得需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