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岳的攻势很猛,转眼间的功夫就打到了南宫璃的所在处。

    慌乱无措下,一些南门区域的人看出了南宫璃的不凡,下意识地躲到了她的身后。一些人这么做了,另一些人也跟着这么做了。

    不一会儿,南宫璃身后就聚起了视线所及处的所有南门区域的人。同一时间,西岳再次攻到了她的面前。

    南宫璃别无选择,只能应战。

    重新放出小墨一行,大家都明白主人眼下的处境,还有主人想要尽可能保住南门区域人的心思。

    由小墨和影末各带一队,小墨领着小六和小七对着迎面而来的敌人,展开了凶猛的攻势。而影末,则领着族人,在半空中一边打配合,一边捡漏,把小墨它们顾及不到的敌人打退。

    小墨一行很努力,可再努力也架不住人数上的劣势。

    眼看漏了的一名狂化兵向着南宫璃就要扑过来,年纪算得上最小的小七,单尾在地上重重一拍,猫身一连几个后翻,尾巴突然变长变大,为南宫璃接下了狂化兵的一拳。

    狂化兵的一拳很重,小七还小,无论实力上,还是能力上都不及小六。六尾猫一族,身手普遍灵巧,尾巴的用处虽大,但在没有实力作为基础的前提下,尾巴也很容易受伤。

    小七那毛绒绒的大白尾上,渐渐渗出了一层淡红,它的全身毛发竖起,发出痛苦的声音,却丝毫未退。

    它自出生,就跟着小墨它们一起修炼,一起成长。它有听过它们为保护主人,而不惜牺牲自己的事迹。

    它还小,能懂的事不多,可小六一直告诉自己。在这世上,愿意养了一只六尾猫又一只的,唯有主人了。

    小六还告诉自己,小墨只是一只宠物豹,能成长到今天,全都是因为主人的用心教导。而它自己也一样,能长出三条尾巴来,也是因为主人不顾自身安危地去拯救自己。

    主人在它们心里,是主人,但远远不止是主人。

    小七忍着如同快断尾似的剧痛,将心中的畏惧,将身体上的疼痛,化作一声有冲天之势的叫声,愤怒地吼向跟前的狂化兵。

    它在说,离我的主人远点,只要我还在,绝不让你伤到主人!

    小七的叫声传进小墨一行的耳里,换来它们的一颤。

    小六没有回头,因为敌人不给它回头的时间,它那双黑闪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水气。或许,从没有人留意过,原来召唤兽也是有眼泪的。

    待在南宫璃肩头的小白怒了!

    连最小的小七都在战斗,自己呢?自己能做什么?自己还那么小,自己能做什么?

    这个时候,一直都不肯承认自己目前是最没用的小白,没有办法再淡定下去了!

    它拱起那小小的身躯,后尾用力向下一拍,从南宫璃肩膀上一跃而出。

    “小白妞!”南宫璃惊呼道。

    “不准、不准你们欺负小墨它们。本宝宝、宝宝是很厉害的!”

    小白使劲全力飞向那名正在和小六僵持的狂化兵,它其实什么都没有想好,它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战斗,它只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看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