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不知道皇甫嬴好好的,为什么要提起帝玄冥。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不管自己和帝玄冥的关系如何,在耀辉国的事上,她从来都不会把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她要对那些相信她的人负责!

    如今,她已经食言了。

    西岳这次下了重手,北门区域只能舍弃。但是,舍弃北门区域没关系,只要北门区域的人在,家就在,北门区域就能重建!

    “我所指的援兵不是他。”

    “那是谁?”

    南宫璃微微蹙眉,“二皇子,我很感谢你能来救我。

    只是,你该清楚,你我之间只有联盟关系。我所能保证的,只有我的所作所为绝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坏处。

    而你,在我没有破坏这层关系的前提下,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和我的决定。”

    她还是称呼自己为二皇子。

    她说她和他没有关系。

    所以,她从未将婚约当作过一回事。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她都没有把自己和她的婚约放在心上。

    曾经,他不稀罕。

    但现在……

    皇甫赢很矛盾,也很痛苦。他很想亲口问问,自己有这么差么?他原以为,东皇帝师的离开,是自己的机会。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二皇子?”

    南宫璃觉得皇甫赢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他的眼神里有点点恼火,更多的却是无奈。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在自己以真容示人后,有些事就起了变化。

    她没有毁容,可以嫁进耀辉皇室,耀辉帝不会阻拦,他应该乐见其成。众皇子内,唯有皇甫赢和自己有婚约。其实不是自己,是正牌南贤郡主。

    难怪、难怪他会来北门区域救自己,南宫璃好像明白了什么。

    “如果二皇子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可以自己去。”

    “你一定要和我分得那么清楚?”

    “二皇子,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你眼睛所能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就如自己,她不过只是个假冒的南贤郡主罢了。她能帮南贤王的,她都已经帮了,从现在开始,她可以完完全全地做自己。

    只不过,大局未定,还是帮忙先稳住耀辉国后再说好了。

    再多的话,到了皇甫赢耳里都是借口。她没有放下东皇帝师,而这个人,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实力容貌,都不是他能超过的。

    所以,他还能说什么?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送你去南门区域。”

    “谢了。”

    皇甫赢中途改道,将南宫璃放在了南门区域,随后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带着手下人向着耀辉皇宫赶去。

    他想得到她,却没有魄力留在南门区域。他心里有她,但她终究重不过自己的性命。或许,她都看明白了,谁对她好,有多好,能好到什么程度,她早已看透。

    她,不是自己能掌控的,如若耀辉能劫后余生,她应该会走出耀辉。

    ——

    南宫璃落在南门区域后,便反身向着北门区域而去。

    茯苓若是将子玉长老他们带到,他们一定会直接加入战斗,所以往回走遇上茯苓他们的几率最大!

    在南宫璃往回走的时候,附近南门区域的人都在向外逃窜,他们不知道该逃去哪里,只知道怎么都不能在原地等死。

    可惜的是,耀都的天空,已经被许许多多的飞行召唤兽给占据了。

    逃?逃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