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

    南宫璃愣了下,没想到他会赶来这里。

    皇甫嬴对南宫璃的这个称呼略感不满,“以后别叫我二皇子了,这样显得很生疏的样子,就叫我…赢吧。”

    皇甫嬴说罢,向来严肃的脸上出现了抹可疑的暗红,扶着南宫璃的那条手臂,也因感受到她的温软,变得分外敏感了起来。

    他眼神闪烁,借着看向西门珩来压制住心里的躁动,冲着他怒道:“西岳是什么意思?为何要突然对我耀辉动手?”

    西门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被他扶着的南贤郡主,不爽道:“皇甫嬴,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说话,过了今天,你耀辉皇室就没了,你拿什么身份质问我?”

    “现在耀辉皇室还在!”

    “在又如何?你是皇子,我也是,你一个弱国的皇子,也敢这么对我说话?”

    南宫璃缓了几口气道:“二皇子是要继位耀辉帝的人,他是耀辉国的太子,是耀辉国将来的一国之君。他怎么就没有资格质问七皇子你了?”

    西门珩被南宫璃这么一堵,心里越加不舒服了。

    这南贤郡主一点都不把自己看在眼里就罢了,还在他的面前为皇甫嬴说话。耀辉国的太子?可笑,过了今天就没耀辉国了,又哪来什么耀辉国的太子?

    西门珩脸色越发阴沉,看不上他的,他也看不上。他好言相劝无用,那就让南贤郡主去死好了。

    “好,好一个耀辉国未来的一国之君,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耀辉国未来的一国之君有几分能耐!”

    西门珩说着,向后一跳,接了个御雷行,一跃而上了边上的屋顶,随后右手指天,向着天空施放了几颗雷球。

    雷球相继而出,带出深紫色的光芒,紧接着,在狂化兵和狂修魔师之后,狂召唤师上阵!

    狂召唤师一登场,各种召唤兽都冒了出来,受了主人影响,它们也陷入了狂暴状,温顺的变凶残,凶残的变嗜血。

    打不过的,这怎么可能打得过?

    皇甫嬴皱着眉,自己带来的人有几分能耐,他心里清楚得很,这是一场根本无法还手的对战!

    “走!所有人员迅速撤离!”

    皇甫嬴带着南宫璃向着耀辉皇宫飞去。

    “你要带我去耀辉皇宫?”

    “不错。你放心,耀辉皇宫内已做了布置,有耀都内所有的高手加盟,只要带你进了耀辉皇宫,你就安全了。”

    “那耀辉国的子民呢?”

    “…顾不上那么多了。”

    南宫璃蹙眉,“为什么耀辉皇宫里就能布置,耀辉皇宫外的区域就不能布置?”

    对此,皇甫嬴也很无奈,“琉璃,我毕竟只是一名皇子。”

    “那是之前,现在是你光明正大夺权的时候!借着这一战,直接拿下帝位!”

    “可是。”

    “我不去耀辉皇宫,你把我带去南门区域。”

    南宫璃的口吻很坚决,可皇甫嬴还是想劝一劝她。

    “眼下的情况,我们应该先考虑活下来。”

    “我有援兵。”

    “援兵?谁?你该不会到现在都还惦念东皇国的那位吧?

    他早就走了!西岳举兵耀辉,你觉得东皇现在会不知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东皇都没有举动,这就说明他们默认了这件事,东皇的那位不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