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当一只只舞动着的火凤,将被缠上的狂化兵和狂修魔师们,一个个燃烧殆尽后,他笑不下去了。

    他收起了眼中的不屑,看向南宫璃的眼神变得严肃了起来。

    南贤郡主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这般恐怖的破坏力?

    旁人不知这些狂化兵和狂修魔师的由来,可西门珩清楚。这些都是他西岳皇室秘密制造出来的,这些人早就不是寻常人了。

    通过那位给他们的药,他们做了各种尝试,最后终于弄出了这批只为他们西岳而战的狂死士。

    说到这批死士的由来,之前耀都北门区域之所以会受瘟疫感染,也是因为他们的研究。

    研制这批狂死士初期,他们发现月光村的水鳞草会影响药性,为此他们还直接毁了月光村,毁了那里的水鳞草。

    如今,这天穹大陆应该已经没了水鳞草的存在,即便是有,也不足以对他们的狂死士产生影响。

    这批狂死士,身体和五感都异于常人,不会被轻易毁坏。关于这点,他有绝对的信心,因为已经做过了多次尝试。

    没想到的是,南贤郡主的一招不知名火元素术法,竟能将这些狂死士彻底烧毁!这怎么可能?这说明,她的火元素之力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是因为她的火元素之力更纯么?

    西门珩疑惑间,就见消耗过度的南宫璃,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连续一波又一波的消耗,抽去了她内体大量的元素之力。

    木元素之力殆尽,水元素之力所剩无几,火元素之力,那一招千凤舞火一出,她已经调不出多少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茯苓还没来。

    南宫璃扭头向后方看了看,在高叔的带领下,蕙兰和北门区域的众人正在急速撤离。

    还需要点时间,再多一点点时间,他们就能撤进南门区域了。再多一点点,援兵就到了。她不能倒下去,至少现在还不能倒下去!

    南宫璃握紧双拳,用力地锤了下自己的双腿,掐了下自己的手臂,通过疼痛感来刺激自己清醒。

    她咬牙站了起来,就算她已经什么都干不了,她也不能狼狈地倒在地上,这要是被蕙兰他们看见了,他们会动摇的!

    西门珩一个御雷行,轻松跳落到了南宫璃的身边,“本皇子是真的很中意你,耀辉国迟早都要亡的,你留在这里是屈才,跟了我有什么不好?

    你的那些朋友,如果你不想让他们当奴隶,我可以出面和我父皇说,让他们成为我西岳的子民。”

    南宫璃笑笑,费力道:“耀辉国再弱,那也是我们的家。难道,将来的某一天西岳变弱了,七皇子就会舍弃西岳?”

    “西岳怎么可能变弱?”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你!”

    简直是冥顽不灵!

    西门珩说着,打算伸手去抓南宫璃。

    就在这时,数颗火弹朝他打了过来,他猛地后退,抬头看去,赶来的居然是耀辉二皇子皇甫嬴。

    “拿开你的脏手!”

    皇甫嬴落在南宫璃的身边,一把将她拉过,关切道:“你怎么样了,还好么?我带人来支援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