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兰原地傻了秒,“那你呢?你要我们撤去南门区域,那你呢?”

    说话间,新立的第一道水墙和第二道水墙,一口气连着,两道水墙都被攻破了!

    南宫璃心急如焚,她就算顶不住,也绝对有办法安全抽身离开,大不了就躲小庄园里去。她可以这样,可蕙兰她们呢?北门区域的众人们呢?她们能么?

    眼下,她就是在拖时间,能拖上一秒是一秒。到这份上,蕙兰他们留着已经没什么用了,说得不好听点,他们留着也就是累赘,这万一被西门珩当人质给抓了,情况只会更糟糕。

    南宫璃也是豁出去了,双眸蓝光大盛,撤去剩下的二道水墙,直接一招引水归巢打了出去。

    引水归巢,中级中阶水元素术法,是南宫璃在无极门那会儿,从子玉长老那边学来的。

    抱着少而精的想法,她当初也没贪多,除去一些初级水元素术法外,中级水元素术法她就选了这么一招。

    这招引水归巢比较特殊,虽然只是中级中阶,但是其威力是可以随着施术者所输出的水元素之力的增加而增强的。

    南宫璃之所以选择这一招,也有她的考量。越是高级的术法,施展的速度就越慢,即便是她,碰到高级的术法也没有办法做到瞬发。

    在实战之中,那可是分秒必争的,术法高级威力的确是大,可也得考虑自己有没有这个机会出手。所以,她选择了中级中阶的引水归巢,而没有一味地去追求更强大的术法。

    南宫璃这会儿打出的这招引水归巢,几乎是用上了体内所剩的一半以上的水元素之力。一招出去后,哪里是引水?分明是引海啊!

    就见重重大海浪向着西岳的那些狂化兵和狂修魔师打去,扑倒了一批又一批,淹没了一次又一次,逼得敌方不自主地后退了几大步。

    趁着这个机会,南宫璃转身朝着身后人用力喊道:“走,都走,听我的,走!”

    被吼了的众人,一个个怔怔地站在原地,耳边回荡着南宫璃焦急的吼声,而他们的心里,也响起了一个声音。

    他们能走么?能么?

    很多时候,不是有着满腔的热血,有着无所畏惧的气势,就能够化解危机,解决问题的。勇敢和莽撞,从来都不是一个意思。

    高叔作为老一辈,在看待这个问题上,自然更加通透。

    璃丫头是个有本事的,她一个人活下来的几率,可比带着他们一群人来得大多了。

    “走!璃丫头有办法闪人,她是不想我们在这里任人宰割。你们还不走,是想去西岳给人终身当奴隶?还是想留下来拖累璃丫头么?都走,都走!”

    南宫璃很是感激地看了高叔一眼,随后转过身,气血翻涌间,一双蓝眸成了红眸,一道疲惫却充满战意、毫无退却的女声响起:

    “千凤舞火!”

    空气中水气未散,炙热的火凤起舞,带出了一片白色迷烟。

    站在北门城墙上的西门珩虽佩服南贤郡主的本事,但嘴角还是扬起一抹冷笑,“以为就凭这样的火,能烧得毁我的这些狂化兵和狂修魔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