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了他?

    南宫璃有些费力地扬了扬眉梢,没有出声,可那表情很明显是不屑。

    西门珩眉头微蹙,又道:“这样,我不仅一个不碰,我还能允许这些蝼蚁随我一起回西岳国,可以让他们入我西岳奴籍。”

    奴籍?

    在场的众人一听,这哪里是在救他们。一旦接受了奴籍,终其一生,乃至下一代,都将成为别人的奴隶。

    是,平时,他们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可会有谁生来就喜欢被欺负,就喜欢给别人当奴隶的?

    南宫璃觉得,自己必须得说句话才行了,不然的话,西门珩怕是会继续开始他自认为诱人,而在她看来,简直是想抽飞他的条件。

    “七皇子,承蒙你看得起,可我高攀不起。”

    西门珩面色一沉,怒道:“南贤郡主,别给脸不要脸。你真觉得自己能护住这北门区域?”

    “护不护得住,我们耀辉国的人,都不屑给别人去当奴隶!”

    南宫璃愤道,随后喘了好几口气,接着补充道:“七皇子就那么有信心一定能攻破我这北门区域?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七皇子若是没有攻打成功,就给本郡主当一天的奴隶如何?”

    这女人!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嘴硬!

    南宫璃这哪里是要西门珩给她当努力,她这是存心要气死这货!

    “哼,我倒想看看,南贤郡主你这条命有多硬,有没有你的嘴硬!”

    西门珩语毕,突然高举右手重重一挥,就见狂兵之后,一批狂修魔师加入了交战。

    南宫璃一看,脸色大变。

    西岳国这次还真是下大手笔了,他们怎么会调动这么多人手来耀都?看样子,攻打耀都的事,早在他们决定来参加耀辉皇太后的寿宴时,就已经在做安排了。

    可恶!草包耀辉帝,只知道将西岳的捧为座上宾,一点策略上的危险意识都没有!怎么办?要不要佯装顺了西门珩的意?

    不,不行!

    就算北门区域的这些人能因为她的假装妥协而暂时活下来,那耀都里的其他人呢?难道她就要放弃他们?那自己和耀辉帝又有何不同?

    有些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咬牙做下去!忍一忍,再忍一忍,援兵很快就到了!

    南宫璃晃了晃脑袋,集中精神扫了眼对面新派出的修魔师。人数不少,目测这一波至少有五十多。

    “所有召唤师们把自己的召唤兽收回去。”

    耀都这里的召唤师实力普遍偏弱,西岳派出的这波修魔师,一个个和西岳兵一样,双眼通红,表情极不正常,一定也是走极端的。

    为了不白白给对方送人头,南宫璃只得下令让召唤师们撤出最前战线。

    西门珩见状,冷哼一声道:“我很好奇,南贤郡主你这四道水墙,还能撑得下多久?”

    他就这么一说,狂化兵和狂修魔师就冲着南宫璃的水墙发起了猛攻。

    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猛攻,各种颜色的术法配着或大或小的各种声音,不停地在南宫璃的眼前,闪现再闪现,在她的耳边,冲撞再冲撞。

    没过多久,第一道水墙被破,南宫璃咬牙再立,然后又破。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回头冲着惠兰喊道:“惠兰,带着其他所有人撤,赶紧往南门区域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