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无极门的人赶到,驱逐眼前的这些西岳兵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等将西岳兵驱逐出城门,趁着对方休整,还没发动更猛烈的攻势前,迅速将北门区域的城门修补,城门一关,这北门区域基本就稳了。

    届时,擒贼先擒王,她就不信,自己联合子玉长老他们一起,还抓不住敌首。待敌首在手,想要暂时逼退西岳就不成问题了。

    至于之后的事,等逼退西岳这波攻势再说好了。

    在南宫璃思考的这点时间里,投食已经开始了。

    情况还算好,虽不是每个发狂的西岳兵都会对投去的食物产生兴趣,但透过水墙,她至少看见有三分之一的西岳兵中招。

    情况在向对己方有利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等候在北门区域城门外的西门珩正在听着下属的回报。

    “你说什么?还没攻破北门区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难道,耀辉帝那胆小鬼派人来守北门区域了?”

    这不可能,在耀都的这些天,他没少了解这里的情况。

    这耀辉帝一心想独握大权,又是个贪生怕死的,早前有难民游走到北门区域,然后引发了感染,他因怕受到牵连,直接在北门区域设下了放行口,意在隔绝。

    这说得好听点,叫做隔绝;说得难听点,这就是舍弃,他直接舍弃了整个北门区域的人!

    说来,那瘟疫还和他西岳有那么点关系。

    但这事要是发生在他西岳,父皇绝不会做出舍弃子民这等事来。

    所以说,弱国就有它弱的理由,一国之君是这么一个人,耀辉国又能好到哪里去?像他们这样的蝼蚁,就算不死在他西岳国的手里,也会死在别国的手里。

    所以,对强攻耀都这事,西门珩觉得这是顺应生存法则罢了。他不仅没有半点罪恶感,还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

    就好比,速度攻破北门区域,在他看来,也该是料想之中的事。谁知,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攻下。

    “回、回七皇子的话,耀辉帝没有派人守北门区域。可、可那南贤郡主,她突然杀了出来,率领着一群修炼者,和北门区域的民众,一起抵抗我们派出去的狂化兵。

    “哦?”

    西门珩眯了眯眼,“南贤郡主出现了?她倒是个硬气的,也是个有本事的。既然她想保下北门区域的那些蝼蚁,我倒是可以成全她。”

    经太后寿宴一事,西门珩从萧权的口中得知,之前在北门区域阻拦他手下人刁难辛福小饭馆的那位姑娘,正是南贤郡主。

    这么一来,有些事就解释得通了。之前,南贤郡主特意来耀辉皇宫找自己,为的就是护住她在北门区域的朋友。

    “或许,北门区域里的那些蝼蚁还能有些别的用处。”

    西门珩挑了挑眉,一个御雷行,急速向着北门区域交战处飞去。

    南宫璃正在专心控制水元素之力的输出,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道略熟的男声,她闻声望去,就看到西门珩双手环胸,一脸惬意地站在北门区域被破的城门之上。

    “南贤郡主,做个交易如何?你跟了我,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只要是这北门区域的人,我一个都不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