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不要慌!全都听我安排!我是南贤郡主,我以南贤王府的名誉,以及我的命起誓,只要有我在,我一定会救下大家!”

    南贤郡主?

    高墙之上,两修魔师又互相对视了一眼。

    紧接着,两人看了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被撤去的三道藤壁,不由得暗暗感叹南贤郡主的强悍。

    那名火元素修魔师开口道:“南贤郡主,你的身份何等尊贵,你可是我们耀辉国百年难遇的奇才,又何必为了这些……”

    不等对方说完,南宫璃撤去跟前的三道藤壁,对藏在自己影子里的影末下了令,只见高空之中似是闪过一道黑影,站在高墙之上的两修魔师就被打了下来。

    “大家让开!”

    南宫璃一下指令,北门区域的众人想都没想就照办了。

    随后,就见数个火弹高集中、高频率地砸向高墙正中偏下的地方,在南宫璃的狂轰之下,高墙出现了裂缝,没多久就破开了个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刚好可以钻个人进去。

    “各位,我会守下北门区域的,因为我的朋友在这里,我的朋友就是你们口中说的珍草堂的那些人。她们没有放弃,我也不会放弃!你们想走,我已经为你们开路了,想要走的,已经可以走了。”

    南宫璃说到这儿,故意顿了顿,结果众人看着高墙上的洞,却并没有马上逃跑,而是有些发愣地杵在原地。

    “你们不走,是因为觉得愧疚,还是因为这里是你们的家?

    不管你们因为什么,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实。如果没有人去迎战,就西岳的攻势来看,你们就算逃进南城,也逃不了一死。

    你们应该已经很明白了,耀辉帝是不会动用人手来保护你们的,如果你们只是寻求保护。那么,对不起,因为我要守住这里,不能保护你们了。”

    南宫璃说完,向着北门区域的众人微微欠了欠身子,随后毅然地转过身来,向着前线赶去。

    两个被打下来的修魔师已经傻了。

    他们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眼下的感受,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南贤郡主这个人。

    你说她狂吧,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面对这些穷人,她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并不像狂傲之人,一定要别人听自己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

    可要说不狂,一夫当关的霸气,有几个人能有?

    南宫璃走远了些后,北门区域的众人才回过神。

    一开始说话的那老妇人感叹道:“我已经老了,逃也逃不动了,你们年轻人就逃吧。我留下来,我想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帮到郡主她们的地方。”

    老妇人话音一落,一年轻女子跳出来道:“我不走,我认出郡主来了,她就是那个璃姑娘!之前要不是她,我早就被西岳的人给玩弄死了,既然她要守住北门区域,我就和她一起守!”

    几个壮汉一听,顿时红了眼道:“呀的,老的、女的都要留守北门区域,我们一个个壮汉,哪好意思逃?郡主说得对,逃是没有用的!我们该留下来,要死,我们死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