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唰”,一连三道藤壁竖起,其宽度直接和街道宽差不多,其高度,直接过了高墙之上两修魔师的脑袋。

    如此惊人的藤壁,令嘈杂不已的现场分分秒秒寂静了下来。

    “是谁?”

    高墙之上的两修魔师互相看了眼,分别给对方打了个气后,一致冲着藤壁之后喊去。

    “我是谁?我是耀辉国的人,你们也是,被你们堵在这里的这些人也是!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们学的一身本事,就是拿来对付我们耀辉国自己的子民的?就是用来对付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北门区域人的?就因为他们穷?所以耀辉国就能舍弃他们?”

    南宫璃说着,接了一声冷笑,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道:“不,不是耀辉国舍弃他们,是耀辉帝!耀辉帝无能,那就让位,让有能耐的、把自己的子民当子民的人来当!”

    好一句耀辉帝无能!

    高墙之上,陷入沉默。

    高墙之下,一片嚎叫。

    “对,耀辉帝无能,说得好!”

    “无能就别当了,让有能力的人来!”

    “耀辉帝这么窝囊,我们耀辉国被灭国根本就是迟早的事!”

    高墙之上的两修魔师沉默了会儿,其中一风元素修魔师开口道:“不知出手的这位姑娘是何人,我们看得出你是位厉害的修魔师,可寡不敌众,你继续在这北门区域耗下去就是在自寻死路。这种时候,你千不该万不该逞强。”

    边上的火元素修魔师也跟着附和道:“耀辉帝是一国之君,他有他的难处,舍小保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舍小保大都出来了?

    “什么是小,什么是大?标准何在?借口就是借口,还说得这么义正言辞的,也不知羞。”

    南宫璃说着,朝着墙下的人挥了挥手道:“逃终究不是办法,与其在这里和两条耀辉帝的狗浪费时间,不如大家团结在一起想想对策。”

    北门区域的众人一愣,对策?这还能有什么对策?

    一老妇人从地上爬起来,抹泪道:“姑娘,你是不知道,这根本不是咱们团结能解决的。西岳国的打来了,直接从咱们北门区域这儿开打的。

    西岳派来的都是发了狂的人啊,赤红的眼,见人就咬,打他们,也不见他们痛。”

    老妇人开了个头,大家忙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补充。

    “这才开了个头,后面还有人,西岳这是要直接灭了我们耀辉啊!”

    “珍草堂那一行人,为了我们,正拼命抵挡。我们留着也帮不了他们什么,我们只能逃。”

    说到这里,一壮汉举起手中的锤子道:“珍草堂的还在为我们拖延时间,我们不能止步于此!眼前这破墙,就算是豁出去我的命,我也要给它凿出个大洞来!待会也能让珍草堂他们顺利撤出来!

    大家伙,我要是走了,还希望大家能看在咱们同住这北门区域的份上,替我以后照看下我的妻儿和老母!”

    听到这里,南宫璃总算是弄明白了。

    西岳从北门区域打过来了,耀辉帝直接弃了北门区域,什么增援都不派,还让两修魔师看着北门区域的人,不让人逃?

    这是人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