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买单的意思!”赵小南眼睛微眯,语气冷到没有一丝温度。.『.

    江新城看着赵小南的样子,吞了吞口水,心内惴惴,但想到宴会厅人这么多,赵小南胆子再大,估计也不会乱来。

    “你做活动,凭什么让我买单?”江新城梗着脖子,不服气的问。

    赵小南轻笑一声,“不如打个电话问问你的司机,我想他会给你答案。”

    江新城听赵小南提到他的司机。脸色顿时一变,神情有些慌乱,但还是强自镇定,抓着赵小南的右手手腕,轻哼一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

    赵小南没有放,直接向江新城说明利害关系。“我没有叫警察来,就是想给你个机会。这假传单是你指使别人发出的,你对我的餐厅造成了损失,就算是打官司你都赢不了。你要是不嫌丢人的话,那我就把这事儿捅大,让大家,尤其是丁家人,看看你

    是如何的小肚鸡肠,卑鄙无耻。”江新城没了洛城餐厅,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丁明明背后的丁家。丁家人除了丁明明的妈妈外,其余人都对他没什么好感。要是丁家人真的知道了,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暗地里坑害赵小南,丁家人对他

    想必会更加讨厌。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江新城自感做的已经足够谨慎,却没想到赵小南能这么快,就查到了他的头上。

    “你即然知道传单是假的,干嘛还要半价销售?”江新城很想让赵小南,打消半价销售的打算,这样赵小南亏不了钱,自然不会迁怒于他。

    赵小南笑笑,“因为有你替我承担损失啊!”

    江新城冷哼一声,“我要是说不呢?”

    赵小南笑问:“你还记不记得我拍的那个视频?”

    江新城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就想到了那条由赵小南偷拍,他跟秦洛谈话时的那段视频。那段视频,对他很不利,要是丁明明看到,估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跟他在一起。

    赵小南曾用那条视频做威胁,让他被迫卖出了洛城餐厅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作为他转让股份的交换,赵小南删掉了那条视频。

    现在赵小南忽然提及“视频”的事,江新城第一个念头,就是赵小南并没有把那视频删掉。

    “你没删?”

    “我删了,不过想要找回的话,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江新城感觉受到了欺骗,他很愤怒,压低声音对赵小南说道:“你言而无信!”

    赵小南:“你卑鄙无耻!”

    江新城拿右手食指,指着赵小南,愤愤的开口,“你别以为你拿着那个视频,就能威胁我一辈子?”

    “我威胁不了你一辈子,但是可以威胁你当不了丁家的女婿。”俗话说蛇打七寸,因为七寸是蛇的要害。江新城他的七寸,就是想成为丁家的女婿。

    江新城气愤难平,他不愿意被赵小南牵着鼻子走,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他有把柄被赵小南在手中呢?

    赵小南见丁娇娇和丁明明朝这边走过来,忙将江新城给松开。

    两姐妹走进阳台。

    赵小南含笑向两姐们打了声招呼,“姐姐,娇娇。”

    丁明明看了看江新城,然后向赵小南询问道:“你们刚才干什么呢?我怎么看你揪着你姐夫的衣领?”

    丁娇娇也看向赵小南,事实上她也看到了。丁明明就是因为看到,赵小南好像对江新城不太友好,这才带着丁娇娇快步走来。

    “哦,他眼睛里进沙子了,我替他吹眼睛呢,是不是姐夫?”赵小南笑眯眯的望着江新城问。

    江新城僵硬的挤出一丝微笑,证实了赵小南的话,“对,我眼睛里进沙子了,小南帮我吹吹。”

    丁娇娇脸上表情轻松了不少,看了赵小南和江新城,打趣两人道:“吹眼睛?你们两个大男人,恶不恶心啊!”

    赵小南笑着解释道:“同性之间吹个眼睛要是算恶心,那溺水救人,两个大男人嘴对嘴人工呼吸,那岂不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丁明明没有继续跟赵小南争辩,主动认输道:“行行行,我是说不过你。”

    说完,丁明明看向站在赵小南左近的阮凤仪,向赵小南发问:“妹夫,这位美女是谁啊?”

    刚才丁娇娇说这女人是赵小南的“小情人”。丁明明是不太相信的。

    “哦,她啊,保镖。”赵小南扭头看了看阮凤仪,给出了答案。

    丁明明上下打量了阮凤仪一眼,“看着不像啊。”

    “是吗?她可是我花大价钱雇来的。”赵小南回。

    丁明明走到赵小南身边,看了看阮凤仪,压低声音对赵小南说道:“妹夫,现在这世道骗子多,你别是被骗了。”

    “应该不会吧?”赵小南再次看了看阮凤仪,装做吃不准的样了。

    丁明明向赵小南提议,“这样吧,姐姐有一个保镖,是退伍特种兵。姐姐让他来试试你这保镖的身手怎么样?”

    “会不会太麻烦了?”赵小南脸上浮现犹豫不定的神情。

    丁明明生怕赵小南等下改变了主意,连忙开口,“不麻烦,他就在楼下,你要同意,我这就叫他上来。”

    “那行吧。”赵小南答应了丁明明,提议的这场比试。

    丁明明转身去打电话。

    赵小南招手叫来了秦洛,让她通知大堂经理,放丁明明的保镖进来。

    两分钟后,丁明明的保镖,由大堂经理引领,来到了三楼宴会厅。

    丁明明的保镖,人马高大,长的十分雄壮,黑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怪不得丁明明说阮凤仪不像保镖,如果拿丁明明的保镖,当做保镖行业标准样子的话,阮凤仪是的确不太像。

    因为阳台空间不大,赵小南带着人,来到了宴会厅正前方的台面上。

    丁明明向台下众人说明了情况。

    众人一听要比武切磋,顿时来了精神。

    赵小南、丁娇娇、阮凤仪,站在台面东边。

    江新城、丁明明以及大块头保镖,站在台面西边。

    大块头看着阮凤仪,眼中带着轻视,朝丁明明说了几句话。

    丁明明向赵小南转述道:“妹夫,我保镖说了,拳脚无眼,要是他伤到你这小美人,你可不能怪他。”

    赵小南笑着连连摆手,“不怪不怪,要是她技不如人,活该挨打。”

    大块头得了赵小南的承诺,这才上前一步,走到了台中。

    赵小南扭头,只对阮凤仪说了一句话,“不要打死。”

    赵小南说出这句话时,站在赵小南右手边的丁娇娇愣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不要打死?

    赵小南是对自己的保镖多有信心?

    对方是个身高体重,都要优于阮凤仪的男人。在丁娇娇看来,打败他都不容易,怎么可能打死对方?”

    阮凤仪轻轻点头,然后迈步向前,走到台中。

    大块头轻笑一声,然后将自己的左手背后,对阮凤仪说道:“我让你一支手。”

    阮凤仪没有说话,一步步朝大块头走了过去。

    当阮凤仪走到大块头,身前一步时停住脚步。

    “我再让你……”大块头本来想说“再让你三招”,但话到一半,阮凤仪就已经出手。

    阮凤仪左手抓起大块头右手手腕,身子一扭,肩膀抵在大块头腋下,右手抓住大块头的右臂,直接一个过肩摔,就将大块头摔躺在地面上。

    “啊!”

    大块头刚感受到背部传来的巨痛,抬眼就看到阮凤仪的拳头朝他脸面上落了下来。

    咔!

    大块头鼻子上传来脆响。

    大块头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晕死过去。当阮凤仪站起来时,大块头鼻血开始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