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那人完全一样的长相,让林云悉本能地心生逃意。. .co

    好不容易逃离了他们,她竟然又招惹了一个。

    “主人!鸿煊谢主人救命之恩!”

    身后人的话,让林云悉顿住了脚步。

    他没有叫她“妻主”,便是与那些人不同的吧?

    而且,他的名字叫“鸿煊”,在她的记忆当中,是第一次听到的吧?

    他不是那些人,只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因为创世神的设定,所有男性,都与他长一个样?

    就在林云悉转身的那一瞬间,那人已经贴近她,跪在了她的跟前。

    见他如此的举动,林云悉直接将这人排除在那人及那人的分身之外。

    在她看来,那人以及他的分身,即使对她再恭敬,也不会做到如此。

    而且他的眼神,是如此的清澈,丝毫没有那些人眼中赤果果的谷欠望和占有欲。

    所以说,他与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吧?

    “主人救鸿煊一条命,从此鸿煊便任由主人差遣,恳请主人将鸿煊留在主人身边!”

    那人单腿跪地,高大的身躯前倾,眼神无比真诚。

    虽然他作揖的两只手抵在胸前,林云悉偏着头,努力移开视线,可那怎么也遮掩不住的某物总是撞进她的视线。

    “你先穿上衣服起来!”林云悉的小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那人很是听话,站起身就将刚刚蜕下的皮扯过来,慎重地学着林云悉的样子,将胸口和月夸部围了起来。

    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头半的粗犷男人,将自己硬是装扮成了兴感的美人鱼,林云悉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到林云悉的笑脸,那人微怔,随即低下头掩去那满眼的惊艳,再抬起头,也是展开了笑颜。

    看着那人没心没肺地跟着自己傻笑,林云悉觉得将不同的他留在身边似乎也不错。

    “你要跟着我也可以,不过要保持至少五步的距离,能做到的话,你就呆在这里吧,我要去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林云悉说完,打了个哈欠便进了山洞,只是她的耳朵竖得老高,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

    不错,林云悉是在试探他。

    如果他能安分地呆在五步之外,她就会真的留下他。

    但是,如果他有不轨的意图和举动,她不介意马上解决掉这个麻烦。

    林云悉进了山洞若无其事地躺下,马上就闭上眼睛。

    鸿煊在洞口踌躇了半天,最终倚靠着洞口处的石头,蜷缩着身子坐定下来。

    洞外的虫鸣声此起彼伏,而蜷缩在洞口的人,除了小心翼翼的呼吸声,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渐渐的,那小心翼翼的呼吸声渐趋平缓,林云悉知道他是睡着了。

    听着那平稳的呼吸声,林云悉的眼皮渐渐发重,不多久便沉入梦乡。

    待林云悉睡死了,洞口的人蹑手蹑脚地摸进洞里,将林云悉抱进怀里……

    因为有源源不断的暖气包裹着身体,完全将山洞中的寒意驱散,林云悉睡得特别香。

    翌日清晨,当阳光照耀进来,林云悉舒服地睁开眼,便看到蜷缩在洞口处的身影。

    “挺听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