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程晨在郭悦身边坐下,笑着打了个招呼:“嗨。ωヤノ亅丶メ....”

    郭悦也挤出个笑意:“你好。”

    她的态度很冷,很容易给人一种这人不好相处的感觉。

    但周程晨知道,这就是郭悦的性格,不得不说,和当初的席斯言有几分相似。

    “来等刘小宇啊。”

    周程晨直接用了陈述句,郭悦也不隐瞒,点头:“嗯。”

    “他们估计还得忙一会儿,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

    这话说的其实不那么合适,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去?

    但周程晨算得上是这里的女主人,她绝对有资格说这话,就算不合适也没人敢说什么。

    郭悦也没有因为她的这句不合适的话有什么异样反应,又是露出个很浅淡的笑容:“我等他。”

    目光平静而坦然,让周程晨原本还打算说的话瞬间噎在了喉咙里,莫名的,她从郭悦这种平静中看出了一丝坚韧,很刚硬,却又还想很脆弱的坚韧。

    让人一时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周程晨很少这样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咽了咽口水,还是闭嘴吧,人家两个人事儿,其实也轮不到她来说三道四。

    郭悦本就是安静的人,周程晨这么也沉默下来,两个人一时无话,加上又不是很熟悉,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周程晨最不喜欢这种尴尬,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没话找话:“对了,我买了点儿宵夜,有水果呢,要不要吃?我去拿来啊。”

    说着,没等郭悦说什么,周程晨已经起身走了过去。

    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盒水果,这是她买的人家现装的果盘,四种水果拼装而成。

    周程晨发现,郭悦的目光在第一种水果,红心火龙果上停留了几秒,而后皱了皱眉,但目光中又有些恋恋不舍,而她手里的小叉子率先落在了哈密瓜上。

    周程晨是绝对不会去揣摩她那种皱眉又恋恋不舍的矛盾模样是几个意思的,她的性格,既然好奇了自然要问出来。

    “怎么了?不喜欢吃火龙果?”

    火龙果这种东西,有人很爱吃,有人很不爱吃,周程晨随口一问,郭悦淡淡的笑了笑:“我很喜欢,但是他不喜欢,后来就不吃了。”

    周程晨叉子上叉着的一块芒果差点儿掉了。

    至于吗?

    不就个水果而已嘛,他不喜欢,你喜欢,有什么不能吃的吗?

    周程晨默默吐了个槽,郭悦却好像找到什么话题似的开口了:“我和他其实有很多喜好都不一样,他是个技术宅,但我对电脑什么的,懂的很少,她比较喜欢中式的餐点,我偏西式,他很喜欢吃榴莲,但我吃不来,不过这些我都改了,和他的喜好保持一致,但他为什么还是不喜欢我呢?”

    周程晨一块芒果在嘴巴里停留了好一会儿,愣是没咽下去,她眨了眨眼睛看着郭悦。

    中二病啊这是!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周程晨立刻就否决了,虽然她真的觉得有点儿二,但人家这么悲凉的语气,她要还吐槽就太不道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