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这才是我们需要的。ωヤノ亅丶メ....

    这个世上有太多咱们不能理解的东西,所以才会一直努力的去追寻。

    一个人的成长是方方面面的,不仅仅是由于自己的努力,还有着跟时代密不可分的关系。

    道理大家都懂,但是真正做起来却很困难,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楚的认真的分析过自己的前景与未来,或者说自己擅长什么,能做什么其他人能做什么都没有分析过,所以跟着大师走,也许只是一个小方向。

    大多数的普通人没有办法完完整整的认识到自己到底有什么问题,所以他们会一直努力的,只要觉得有事情做就可以。

    房中语和建文皇帝想做的事情很多,第一件事情就是警抓兵权,第二件事情就是宣传知识。

    他们两个人得到的共识就是如果老百姓们都很懂得道理,那么他们管理起来就很方便。

    等到你懂知识是两个不同的层面。

    但是这两个层面又联系的很紧。

    这是因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些人懂得知识,但不一定懂得道理,但有些人懂得道理,但不一定能够完完全全地掌握某些知识。

    作为一个在中原大地上传承了数千年的民族,他们自然知晓儒家文化所传承的是在不断的进步的当然有一些固步自封的一位。

    因为都懂得道理,所以他们自然知晓,而,怎样去改变,当然这是处于那些,真正高层的人,而那些,一,位子,只是因为做官,或者说,良才参加科举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当它们所掌握的,让人得到之后,他们就会觉得那些东西太廉价了,或者说,他们认为是对他们的侮辱。

    就因为上承包的上面的一些东西也说了一些狮子们喝酒之后总是会埋怨朝廷和坊,中愈做到这样的决策,让更多的人知道知识那么它们掌握了就毫无优势。甚至是还骂朝廷。

    如果在以往这样的人是会被锦衣卫抓起来的,甚至是告他一个欺君之罪。但是如今方中愈却只是笑笑,没说话,一个新事物的产生必然会引起争议的,而这个争议总要靠事实来说话方中信让老百姓们懂得知识,懂得道理更重要的事情,所以这样就让他放开来。

    大明报成为了众多学子或者说有学知识的争夺之地,他们都在纷纷写文来讨论这些问题。

    成长中的大明报越来越有专业报刊的性质,虽然是皇家喉舌,但是上面并没有限制,普通人的讨论。

    中愈的王师兄,现在将两份报纸管理的很好。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两份报纸当将会越来越分化。

    官方的口腔毕竟要稳重一些,虽然要透露些,但是不能完完全全的抛弃掉原则。

    今天见完皇帝朱允文把他们都召集起来,六部九卿还有个地的监察室。

    可以说朝廷你各种力量都到齐了。

    不仅仅有品级的高低,还有权力的大小。

    朝廷所做的讨论,本来就是要公开的,当然这个时候如果能够保密的话,是最好的,不过方中愈也相信就算他们做的再好也会有风声露出来的,虽然还没到公布的时候。

    今天很普通的交流会不太正式,大家密密麻麻地坐在了一起。

    但是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来。

    大家有意无意的,都在按着品级做事,这是规则,也是原则。

    方中愈是唯一一个意外,他坐在离建文皇帝朱允文最近的地方。

    本来他是拒绝的,虽然以他的权利和地位能够坐在那里,但他毕竟还很年轻,况且锦衣卫是天子近臣这样太过显眼。

    总是会招来非议的。

    大人们,陆陆续续到齐,看着方中愈在那里,其他人都有一些意外或者说有些人则有一些运动,不过倒没有爆发出太大的反对之声。

    作词的排序不仅仅有他们自己的选择,那些主要大臣们的座位上还贴有名号,这是方中愈交代的,不过怎样排序倒是有那些大太监们负责。

    在宫里这么久了,他们自然知晓一些公众的规则,甚至是比芳中愈知道还要清楚,所以由他们来做事方中愈也很放心,对于这些并没有计较。

    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必要,它现在需要的是做事的人,如果那个位置上的人不能够做事了,对他来说换掉这些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皇帝朱允文有脾气,并不代表他不会发。

    建文皇帝朱允文和方中愈还有说有笑没有理会其他的人,其他的人行了你之后就自顾自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就算是有相熟的,他们也没有交流。

    大家之前都知道了,进入,皇帝朱允文,近一段时间,会召集大家开一次会议,这样的会议之前也开过几次不过那个时候人数很少讨论的事情也很少,如今,中愈想要做的事情是件大事,要通过很多人的努力,所以,要想获得大家的认可必须把大家召集起来讨论讨论。

    之前所做的事情都是相当于是一个吹风会大家都知道,如今虽然猜测健忘皇帝注意不能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些事情了,他们都能大刀阔斧的做一番改革了,但真到这个时候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朝堂上的人都不是小角色。

    大家都能掌控一方或者说在某个领域内都有自己重要的地位。

    大势所趋,或许描述的就是这样的状态。

    他们都有很好的养气功夫,这个时候或是闭目养神或是看着方中愈一件皇帝朱允文说下或是等待着其他人一起到来。

    可以说这里所在的人就是众生百象。

    没有人会去相信整个大明中书或者说在今世的官员品级的都来到了这里。

    外地的封疆大吏自然是没有来的,他们也没有时间。

    努力做好一件事情和能够做好一件事情,是两回事。

    如今陪伴着他们的是不同的人。

    后来的人都慢慢地向建文皇帝朱允文行李,然后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许大家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大家也在考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君臣之间的相对变成了如此模样。

    也许有人暗地里会说这没什么规矩,可是对于建文皇帝朱允文注意人来说讲那些没用的,到底有什么用呢?还不急,踏踏实实的做事,他要的是一个长治久安的大事,而不是如此普通或者说随时都可能崩掉的大明朝警。

    也恰恰是因为这样大家觉得虽然表面上的规矩没有啦,但是暗地里的规矩却越来越多了。

    对于官员来说,做任何事都要慎重,这一件事很正常的,如果他们不慎重的做这件事情,恐怕早就坐不到这个位置上了。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仅仅是平等的交流,如果有了上下尊卑之分,这个时候的交流总要多考虑一些事情。

    方中云和建文皇帝朱允文也没有展开大的讨论说的都是之前他们讨论过的话题,这个时候直播是把彼此的想法更加坚定一些完善一些。

    从中愈提出来的东西都已经让木料团队有完善的非常完善了。

    那些东西拿出来不仅仅是建文皇帝朱允文一个人看的还是诸位大臣看的皇帝朱允文自己也找到人去了解这些事情。

    他身边的事图并不少。

    等到你的人也很多,所以虽然大家都一脸惊讶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太多的话语。

    他们太了解建文皇帝朱允炆了,这个时候拿出一份东西也就是说这个事情要做了,并不是征求他们的意见,只是让他们知晓。

    他们懂得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提取更多的建议,而不是去里面挑刺或者是阻拦什么的。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事情都足以能够让他们知道。

    看到几乎所有要来的官员们都来了,中愈和建文皇帝朱允文停止了讨论。

    “好了,注意爱情都到了那咱们闲话少说开始谈正事吧。”

    皇帝看着他们微笑着说道。

    其他人确听者反应不一,有的人心里暗自低谷,看来皇帝确确实实比跟以前不一样了,这说话的方式都已经变得如此的直接。

    没办法,以前见过皇帝跟他们讨论的事情总会嘘寒问暖,甚至是把之前的事拿出来说一遍,大家讨论讨论一番,没想到如今只是一句话就已经结束了,所有的判断,而且就要开始谈正事。

    众人想看一眼齐齐站起身来。

    “臣等恭听圣训。”

    这个场面看起来很壮观,如果是任何一个人看到这副场面,心里都会很高兴,毕竟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对于建文皇帝朱允文来说这一切都很正常了,已经在这样的场景下度过了四年。

    一朝为天子,终身为寡人。

    建文皇帝朱允文这个时候还是有一些心满意足的,不过还是有一些忧虑。

    道理还是很简单的,毕竟他想做的事情,这些人不一定能够帮他做好,但他还是希望能够多做一点事情的。

    “好了,注意爱情,免你坐下吧!”

    建文皇帝又说了一声。

    “来把东西发下去。让诸位大人都看一看。”

    旁边的小太监们都很自觉的把东西呈上来,那些东西都是正做书房看硬的。

    当然嘛,原稿是由方中愈和建文皇帝朱允文审核过的。

    这点秘密还是能够保证的,如果连这点秘密都保不住的话,锦衣卫也不要混了。

    正因为是方中愈交代的,所以丁掌柜特别的谨慎。

    他做的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那你是关乎朝廷,最近几年的规划,所以要一直小心翼翼的对待,尽量不对外透露。

    房中愈把那些东西交给他的时候也交代了,如果说锦衣卫能够保密,还是希望他手下的人也能够保密不到朝廷公布的时候,具体的细节都不要向其他人提起。

    其实就算是外地有其他人知道了也没有关系,方舟语主要是觉得麻烦。

    太过细节的东西还是掌握在官员体系中比较好,不是说不相信大明的百姓,只是他们需要了解的是最后的决定,而不是中间去取折折的过程。

    每一个人考虑的事情都很片面,如果他们真的因为一些什么片面的东西而被其他人带节奏或者说给朝廷引发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的话,那这样的事情就是大罪过。

    建文皇帝朱允文看着每位大臣手里领取了那一份文件。

    新名词也是从方中愈那里清淡的,以前他们都叫作者本或者是奏本。

    不过对于建文皇帝朱允文作用来说都没什么必要。

    能够描述好这些东西都可以了。

    “诸位爱卿刚刚拿到的这些东西,朕把他称为国策或者说一些小的新政方案。给大家两盏茶的时间考虑。大家看看就好,看完之后朕问问大家的意见,当然,这也是考核的一部分。吏部官员会对此进行考核。”

    本来大家已经觉得够慎重了,没想到吏部官员还要对此文件进行考核,其他人都有一些紧张。

    按理说到了,他们这个位置,这些事情都不用那么麻烦,但是如果掺和进来方中愈掺和进了锦衣卫,那这些事情就不简单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人和这个部门参与进来了,所代表的事情的意义就不一样。

    小太监和宫女们在上叉和把文件送上来,之后都离开了。

    甚至在外面刚刚警卫的那些天子亲为也都远远的离开了这座宫殿。

    宫殿的外围已经有锦衣卫和其他的职位,完全把手了,锦衣卫与其他的职位不一样,是属于四处巡逻的。

    其他的上职位都有固定的区域,这也是这一段时间来他们所表现的强势,锦衣卫虽然抢夺了部分职位的直冷,但是并没有与他们交恶,这也是为什么其他为虽然有一些有益争锋的意思,但却往往没有对于荣誉的意思,作为被。

    锦衣卫现在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不是一个人的努力,是很多人的努力,也不是一代人的努力,几乎是两到三代人的努力方中愈只不过是把这种荣光发挥到了最大。

    不过对于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并不介意,主要是因为实力相差的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