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感受本将军此刻只有一句感谢,毕竟正因为北堂大皇子的这一嗜好才使得此次本将军安然脱险。ωヤノ亅丶メ....co”

    墨翎倒了一杯酒一板一眼的回应着北堂尧,然后一口饮了下去。

    “是真的要感谢呢。”木槿也跟着倒了一杯茶水饮尽表示感谢,喝完之后还不忘道,“比起木槿的大字不识,北堂大皇子优秀多了,换做是木槿想要附庸风雅都没有办法。”

    “木小将军这是谦虚了,毕竟这一次皇兄得以脱险可都是木小将军的功劳。字迹比对什么的那都是专业人士才能看出来的,木小将军这大字都不识的,还能准确察觉到这里面的相同当真是观察力敏锐。”

    木槿说得是不是场面话北堂燕不知道,但却是刚刚好给了她询问的借口,而这询问无论从哪一面看那都是一个陷阱。

    能比对出字迹的人却是说大字不识,这里面是掩藏了别的什么还是说木槿从一开始就欺君呢?

    这一个回答不好那都是要引来祸端的。

    而面对北堂燕的字字陷阱木槿就跟没察觉似的娇俏一笑,“燕妃娘娘真是谬赞了,木槿乃是武将出生,战场上瞬息万变,一个疏忽就能导致丧命,这样的情况下便是想要观察力不敏锐都不可能。且木槿只是不识字又不是傻子,哪怕木槿不知道那是什么字,但看上去相似的东西总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如此一来再有了疑惑之后再去一一查询那便可以了,毕竟洞察力什么的可是武将必备技能,要不然木槿也不能如此年少就得陛下殊荣亲赐为三品武将啊!”

    话语的结尾处看似木槿现出了年少的轻狂骄傲,然而那一句陛下亲赐为三品武将直接是将帝王拉出来作伐了,毕竟若是不优秀又怎么能得陛下亲赐了,而既然优秀了那定是要比旁人不同的,如此发现不同观察力甚好什么的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木槿的狡辩能力北堂燕有所耳闻,毕竟有几次可是在金銮殿上都大放异彩的,但她一直觉得是辰国的那些个官员太过无用,然今日亲自领教了一下,才方知这木槿当真是狡辩能力极强,她也当真是有些小瞧她了。

    不过她也不遑多让。

    “是本妃见识少了,还请木小将军不要见笑,毕竟本妃向来都是幽居深宫,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定是比不得木小将军小小年纪就混迹于军营的,因此难免见识短浅,木小将军不会笑话本妃吧?”

    话落间北堂燕对着木槿露出了一抹赫然的笑。

    看着有些赫然的看着她的北堂燕,木槿不得不在心中赞一句北堂燕当真是厉害,这嘴上功夫还有这反应能力,也难怪北堂骁能安心将她留在这,而越是如此就越显示了这北堂燕来这里的目的不单纯。

    “燕妃娘娘这是折煞木槿了才是,木槿从军那是因为家中被逼无奈,毕竟木槿来自于乡野,哪里像公主自小锦衣玉食,被捧在手心那是再正常不过,若是让公主习得像我等乡野之人被迫习得的保命本领,那才是真真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