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口中的上古灵山,并不在上清界。 ̄︶︺sんцつ

    而留在这里的只是上古灵山的一部分传承。

    “撕拉”

    高僧结印,掌按虚空,一道虚空通道被打开。

    他回头道:“灵山一雨,孔木,你二人的机缘就在这虚空通道中,能不能学到真正的术,就看你们自己了。”

    大黑鼠冷哼道:“若没有灵山一雨,你还有这种说法吗?”

    高僧哑然。

    的确,如果只是孔木自己,他会有诸多指引。

    但现在,他谁也偏向不了。

    “少说两句。”

    孔木笑着拍了拍大黑鼠的肩膀,然后扫了灵山一雨一眼,率先踏入虚空通道中。

    灵山一雨眼中带着决然,紧跟其后。

    两人双双消失。

    突然,大黑鼠觉得场中气氛有些微妙。他在朝老龙和高僧看去,只见这二人竟是对他露出坏笑。

    老龙捏着拳头,“死老鼠,现在没仗势了吧?”

    大黑鼠跳脚:“老泥鳅,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撩天鼠,这里也不是三天三元山,你战斗力攀升不到一念神七重天!”

    老龙无所谓道:“我和护法尊者联手,还不能教训你一顿?”

    高僧笑而不语。

    大黑鼠暗骂,这两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你刚才又是灭了我们,又是斩尽我们,来来来,让我看看谁灭谁。”

    老龙哈哈一笑,率先冲向大黑鼠。

    大黑鼠汗毛一竖,竟是不惧,直接迎了上去。

    那口中还骂骂咧咧道:“老泥鳅,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

    “哗”

    孔木和灵山一雨站定,眼前竟是有着一座九九八十一层的高台。高台之中有着一个个洞窟,每一个洞窟中都有尊者、僧人、比丘尼。

    这些人口诵经文,念出法理,禅音阵阵。

    而在高台的最上方,则是有着一座九彩莲台,莲台上盘膝坐着一位圣人。

    “迦蓝圣?”

    灵山一雨脱口而出,但说出之后,自己也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的。

    “应该是‘梵皇’的化身。”孔木说道。

    迦蓝圣身躯伟岸,气势亲和,双眸生辉,神光灿灿。

    “两位行者皆与我迦蓝教有缘,现有九种法传于你们。”

    迦蓝圣竟没说考验的事,而是直接传授?

    这让灵山一雨和孔木都是一愣。

    但很快,孔木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他先前虽然在接受传承,但外界的一切他还是知道的。

    那高僧一个劲的想先带灵山一雨走,肯定是知道根本无需考验,来者即得法。

    灵山一雨也明白了。

    但明白归明白,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他并不后悔。

    如他所想,这都是命。

    或许碰到孔木后,他运气真的又差了许多。

    “那高僧和老龙待的时间久了,秉性也痞了许多。”

    孔木摇头。

    “唰!”

    迦蓝圣体放神光,神光落于孔木和灵山一雨面前,化作九部古经译文。

    迦蓝圣道:“此乃我教神通术法,九种传于你二人,你们只有三天时间,能学会多少,你们自己选择。”

    “只有三天时间?”

    孔木和灵山一雨脸色微变。

    三天时间,别说九部了,一部都不一定能学会!

    “迦蓝一天,人间千年。”迦蓝圣淡淡道。

    如此,孔木和灵山一雨才露出恍然之色。

    也就是说,他们有三千年时间!

    于是,两人对视一眼,目光迅速移开,落在眼前的神光上,打量九部古经译文。

    “《灵鹫真经》,《大乘神论》,《金刚伏虎法》,《八大尘诀》……”

    孔木和灵山一雨看着,每一种古经都有详细的注解。

    如何修炼、修炼到大乘会诞生何种神通,甚至修炼期间需要准备什么灵宝仙草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日轮光明法》,《空寂术》,《三千揭谛妙法》……”

    短短一刻钟,孔木和灵山一雨已经看花了眼。

    “要是都能学就好了。”

    孔木眸放金光,看看这个,瞧瞧那个。

    “谁不能学了?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

    灵山一雨道。

    孔木笑笑,没有多言。

    迦蓝圣也说了,这九部古经,若是他们都能学会,便统统带走。

    可惜只有三千年时间,全部学会那是不可能的。

    “每一部都堪比《永生圣法》,这不可能是一个人创造的,或许也只有集一教之力才能办到。”

    孔木抬头望向高台上的众多尊者和比丘。

    心生羡慕。

    何时,他也能像迦蓝圣这般给众多尊者护法讲道?

    想着,灵山一雨已经驻足,并回头走去,在《灵鹫真经》前停下。

    他做出了选择。

    “我就猜到你会选择它。”孔木说道。

    明眼人都能看出灵山一雨和之前不同了,这是老龙暗中帮助的结果。

    灵山一雨闯圣山,那等于拿着答案做试卷,加上灵山一雨本来就是‘梵皇’的传承者,所以灵山一雨已经变的不同了。

    他的血脉、根骨之中,全部都是迦蓝教的血。

    而《灵鹫真经》中的‘灵鹫’,在这部古经中的解释便是‘灵山’二字。

    这无形中又与灵山一雨的名字契合。

    更重要的是,《灵鹫真经》的第一重便是开启返古神迹,帮助迦蓝教教徒洗涤血脉,开启大智慧。

    所以孔木刚才就猜到灵山一雨肯定会选择《灵鹫真经》。

    “你能猜出我选择的第二种吗?”

    灵山一雨笑看孔木,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笑。

    孔木目光在其他八部古经中扫视,最终落在一步古经上,孔木道:“它!”

    灵山一雨看去,瞳孔一缩,刚才的笑却是变成了苦笑。

    “看来,你真的很了解我。”

    灵山一雨准备研习的第二部便是《八大尘诀》。

    他学《灵鹫真经》是为了迦蓝教,而学《八大尘诀》则是为了自己。

    因为《八大尘诀》中的核心道意与他的‘山雨’类似。

    他喜欢,也擅长。

    “我猜了你,现在换你猜我。你说,我会选择什么?”

    孔木背着手,笑呵呵说道。

    灵山一雨仔细看那九步古经,既然他选择了《灵鹫真经》和《八大尘诀》,那孔木应该就不会选了。

    而以孔木的性格去判断的话……

    灵山一雨目光突然停下,道:“空寂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