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公公还没有出来报道的时候,温泉溪就被单江拉起来去上班了,准确的来说是陪着他上班。

    “你这是草菅人命,你都不管我的死活。”温泉溪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挣扎,然后筋疲力尽,随便他干啥。

    “我就是管你的死活才把你带在身边,怕你在家无聊死。”看到温泉溪没有睡好,单江也没有逼着她吃早饭,先在车子里面补个觉。

    而办公桌上摆着的,是景明一大早就给他们买的早餐,一不小心,又成了送外卖的,温泉溪又要开始拍戏了,他是不是又要回归外卖小哥的生活了?

    大清早的,单氏公司的员工们都还没有睡醒,一个个都是没精打采的,看着自家总裁抱着未婚妻来公司上班。

    一个个的瞬间就清醒了,他们的总裁,抱着自己的未婚妻,笑脸盈盈的来上班,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场景。

    一大早就被一大波狗粮甜死,一个个憎恨的目光差点儿没把温泉溪射死,但是把她射醒了,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

    然后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很多人看着他们的场景,她在哪儿?这是在干嘛?难道她是在做梦?温泉溪眨眨眼睛,场景没有变化。

    抬头看着单江,还是一样的英俊潇洒吸引人,为了试一试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口咬上了单江的下巴。

    单江闷哼一声,他家宝宝这是做梦在吃鸡腿吗?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有什么表情动作,淡然的走着。

    “宝宝,你是想谋杀亲夫吗?”单江咬牙切齿的说着,真的很痛啊,他的俊脸,估计是毁容了。

    不是在做梦?温泉溪又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她不想相信这不是在做梦,催眠着自己说是在做梦。

    “宝宝,如果你不想让她们看着我,可以让我戴口罩,不用让我毁容,这样你也不能好好欣赏了啊。”

    走到办公室,用脚带上门,才把温泉溪放在沙发上,这么真实的触感,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

    温泉溪做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那刚刚那么多人看着她的眼神是真的,她就被单江抱着,还伸懒腰,还咬了他一口……

    完了,她的形象啊,肯定被毁没了,她不要面子的啊,低声哭泣了起来,没有流眼泪的那种,单纯的干嚎。

    “宝宝,怎么哭了?”单江摸不着头脑,该哭的应该是他吧,刚拿手机照了一下,那个牙痕估计短时间内消不了了。

    “我的清白被你毁完了,我还怎么出这个门?”温泉溪大叫出声,这个音量,整个一层楼估计都能听见。

    因为单江已经感受到了他手下的员工们向他的办公室包围的脚步声了……

    “我抱着你出去,你躲在我怀里就好了。”轻声安慰着自家宝宝,大清早起来水都没喝一杯,伤喉咙。

    “都怪你……”温泉溪看都不看单江,只顾着自己干嚎,单江一直抱着她上来,肯定是全公司甚至路人都看到了她的猥琐样子。

    其实她也是个淑女,大家闺秀,迈的出优雅的步子,不是没有骨头的女人,她不是被他欺负的站不起来的……

    “都怪我都怪我,所以吃个早餐再生气吧。”趁着她干嚎,单江已经把景明准备的早餐摆好了放在了她的面前。

    食物的味道让温泉溪的大脑停顿了,咕咕叫的肚子在抗议她的不人性不给它吃的,昨天晚上因为聚餐没有放开吃,又被他欺负,已经饿的受不了了。

    “那就勉强先吃个早餐吧。”一瞬间就露出了笑容,不要跟自己的胃过不去,难受的是自己啊。

    “嗯,乖。”终于安静下来的温泉溪让单江松了一口气,不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虐待自己的老婆。

    吃饱喝足了,温泉溪已经把早上的事情忘了,反正不出去她是想不起来的了,她本来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你知不知道最后拍摄的地方定在哪儿?”单江是总裁,这些事情他应该知道的,温泉溪下意识的问他。

    作为他的未婚妻,有一个好处,就是能最先知道一些消息,或者吹吹耳边风让他听她的主意。

    “a大。”虽然《时光不及你眉眼》是高中时代的故事,但是高中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现在又不是放假的时候,所以不适合去拍戏,去取一些景就可以了。

    大学就不一样了,校园又大又漂亮,而且群众演员也比较好找,随时都有时间可以配合他们。

    “那是我的学校耶。”温泉溪的大学就是在a大读的,现在更像是挂读,很久没有去上过课了。

    但是毕竟还是待过两年的,虽然其中加起来不超过半年在学校,但是环境是她很熟悉的,能让她更好的发挥。

    “是的,开心吗?”这部剧几乎所有东西都是单江觉得温泉溪会喜欢所以安排的,不然只是一个小投资成本的剧而已,凭什么让他一个总裁过目?

    如果所有这种小事情都要他来操心,那他还要那么多员工干什么?白吃白喝他的?他拿钱,别人出力。

    “开心!”当初选择在a大读书,因为它在市中心,去哪儿都方便,去哪儿都不是特别远,方便她逃课回家。

    “你开心就好了。”单江摸了摸温泉溪的脑袋,只要不鬼哭狼嚎的他都能接受,他可不想出去被他的员工用变态的眼神看着。

    “给你一个奖励。”说罢,温泉溪主动吻上了单江的唇。

    然后,两个人一起在沙发上面缠绵,直到景明来敲门。温泉溪才一把将他推开。

    虽然单江允许他进来了,但是景明还是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毕竟破坏了小两口的甜蜜。他的单总看他的眼神明显就是说他坏了他的好事儿。

    咽了一口口水,识趣地退了出去,对于总裁这种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打扰他,估计他就要被发配边疆了。

    景明没有进去就出来了,让单氏公司的员工又脑补了一个*,就是景明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儿,被赶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