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晚上的奋战,两个人都是睡到大中午了太阳晒屁股了才醒来,单江痴迷的看着还在熟睡当中的温泉溪,他们终于订婚了,回想起来,这一路虽然容易但是也很坎坷啊。

    终于,他知道古人为什么会饱暖思淫欲了,不用上班在家陪老婆的日子才是最爽的,完了,以后肯定是一个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美人。

    看着温泉溪迟迟没有醒来,忍不住逗逗她,本来她的胃前一段时间就不太舒服,直接拖到大中午吃饭可能又会伤到她的胃,还是多注意一点儿的好。

    捏着她的鼻子,在她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在放开,周而复始。温泉溪竟然只是皱了皱眉头,嫌弃的拍了他一下,便再无反应。

    这是得有多累?单江反思了一下,好像也没有怎么样吧?肯定是因为自家宝宝体力这方面实在是有待加强。

    正在逗着温泉溪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单江有点儿疑惑,公司的事情他已经加急处理好了,剩下的交给了景明,还有什么人会现在给他打电话?

    一看,是自己的老妈,还好是自己的老妈,他们才订婚,还想在家好好享受一下这种喜悦的氛围呢!

    “妈,有什么事儿吗?”不会十来问他这么快有没有让她怀孕,能不能给她生孙子孙女的事情吧?也太激动了吧。

    “怎么样了?”江月一脸八卦地问着单江,想问什么内容应该是很明显的,单江无数的黑线额头划过,不太理你自己没有头脑的老妈。

    如果江月在,一天能看到自己儿子特别嫌弃的看着她的眼神,单江半天没有说话,江月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唐突了。

    昨天才订婚,今天就问这么露骨的问题,好像是不太好,反正他们也才刚订婚,以后有的是时间。

    “那个,亲家打来电话说我们去温老爷子那里吃个饭,你们两个人才订婚,应该去看一看老人家。”

    这是最基本的礼节,因为不是住在一起,为了照顾他们新婚小两口的情绪,所以特地把时间改到了中午。

    “嗯,等我们起床收拾一下再去。”正好有理由叫醒懒猪似的温泉溪,突然的睡眠时长增多也会导致头晕脑胀,酸痛不已。

    江月一听,他们小两口还没有起床,肯定是昨天晚上太累了,直接导致她生活规律那么正常的儿子赖床了,这可是一大奇事啊。

    “不急不急,你们慢慢来。”江月憋着笑,生孩子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只要你们正在努力就好。

    单江觉得遇到温泉溪之后,自家老妈就已经完全不能跟他好好交流了,闲赋了那么久的脑子终于找到了点儿事情做。

    挂了电话之后,庆幸自己是搬出来了,如果还在单家那他估计每天晚上都不会安生了,说不定自家老妈每天晚上都会去凑个热闹。

    “宝宝。”摇了摇头,赶走自家老妈在他脑海里深深刻下的猥琐形象,专注于自家的宝宝,未来的老婆。

    “嗯……”温泉溪不耐烦的发出声音,打开了单江刚摸上她脸颊的手,昨天晚上就不顾虑她的感受,今天早上还要打扰她睡觉。

    如果不是她现在四肢发软,她一定狠狠地揍他一顿,衣冠禽兽!这才是他们同居的第一天,以后那么多漫长的日子可怎么办?

    温泉溪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未来生活担忧了,当初就应该以她还小的理由拒绝的,安生日子可是没有了,难受想哭。

    “起床吃饭了。”单江也不恼火,就当是在陪她玩游戏了,反正他现在一天都没有什么事儿做,只能调戏调戏自家宝宝了。

    “你端给我吃,你昨天欺负了我,这是你应该做的。”温泉溪开始耍赖,把被子蒙过头顶,她今天要在床上赖上一天。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每天都给你吃都是应该的。”照顾自己的老婆是每个男人的本分,单江那么宠老婆的人自然是有这个觉悟的。

    “那你快去嘛。”下一份牛肉面什么的也是需要时间的,她还可以睡一会儿,能多赖一会儿也是一会儿呀。

    “可是我们今天不在家里吃,我们要去爷爷奶奶那里吃饭。”单江遗憾的告诉温泉溪,爷爷奶奶最疼温泉溪,温泉溪肯定不会轻易拒绝。

    爷爷奶奶?她有说过要去爷爷奶奶那里吃饭吗?不过确实应该去看一下他们两个老人家,不知道是想起床该怎么办?

    死死地瞪着单江,都怪他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都说男人婚前婚后两个样子,如果单江对她不好了,那她一定要远离婚姻。

    “所以,宝宝,起床吧,总不能让一屋子的家长等我们两个人吧?”没有得到温泉溪的同意,就小心的把她抱起来,他们两个人现在迫切的需要洗个澡。

    “嗯。”温泉溪一动都不动,任由单江捯饬她,这是他造成的结果,理应由他来承担这个后果,反正他就是娶了一个懒女人。

    帮温泉溪洗澡穿衣,看着她身上布满爱痕,单江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欣喜和感动,不带一丝*的味道,只是因为他爱温泉溪。

    “刷牙也要我帮你吗?”帮温泉溪穿好衣服,单江觉得如果以后照顾自己的孩子他肯定特别地有经验。

    不过他现在忙活了一早上,总是要赚回一点便宜来弥补他的劳动力吧,说完就把自己的嘴巴凑了过去。

    “你还没有刷牙。”温泉溪特别嫌弃的偏过头去,难得老实了这么一会儿,稍微对他的偏见改进了那么一点,这才几分钟就恢复了原来的老样子。

    “你也没有舒雅,所以我是不会嫌弃你的。”单江理直气壮的说着,夫妻之间本来就不应该互相嫌弃。

    “可是我嫌弃你。”温泉溪二话不说就咬上了他的下巴,没有特别用力,只是轻轻地咬了一下。因为她并不想伤害他,只是想给他一个警告而已。

    “那我就会生气了……”单江还是如愿以偿的得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