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怀抱着那么大的希望和决一死战的决心,现在看来才是笑话,她爱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人。

    从头到尾她就只是一个棋子而已,用完了就可以丢了,他回到美国,还可以抱着娇妻守着公司好好生活,可她呢?

    “苏小姐,我和子彦都希望在好好生活,如果你死心了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去。”林思思起身想送苏萌萌离开,她可没有把她留下来过夜的打算。

    苏萌萌一直处于发愣的状态,听到林思思的话心灰意冷,她要赶她走,来这里她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她的钱已经不够一张回去的机票了。

    一个陌生的城市,换成美金,她带的钱直接缩水了五六倍,而物价水平还是没变的,刚刚坐出租车过来都花了一百五十美金,就相当于七八百块。

    一切都是她想象得太美好了,以为傅子彦总会有点儿人性,苏萌萌,你为什么要奢望本来就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东西呢?

    说她傻,说她贱,都已经晚了,她已经站在了这里,她现在还在奢望傅子彦能醒来,告诉林思思他不要一个曾经抛弃他的女人。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也想跟傅子彦一起好好生活啊……”苏萌萌崩溃哭出声,声音凄厉,吓得林思思连忙捂住她的嘴巴。

    “苏小姐,你答应过我的,要安静,傅子彦跟我在一起七年了,他是不可能跟你走的。”林思思有点儿后悔把苏萌萌带进来了。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疯子,苏萌萌现在地状态就差不多了,一个情绪崩溃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他让我尝到了爱情的滋味,他也夺走了我的初夜,回去他们只会鄙视我一个肮脏的女人。”

    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一定要对她负责,只要能接受她,小三情人她都不介意,她真的不想回去,不想去那个充满悲伤和绝望的地方。

    接下来就是林思思愣住了,她只知道苏萌萌是他在国内的相亲对象,并不知道她们已经到了这一步。

    虽然她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思想观念比较开放,但是这总事情在国内老一辈的眼里是特别介意的,一时也忘了赶她走。

    “苏小姐,我很抱歉听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补偿。”想不到其他的,让她让出傅子彦不可能,只能选择补偿,什么补偿她都愿意给。

    “我不要补偿,我只要跟傅子彦在一起……”苏萌萌缺钱,但她不想要钱,多少钱能买回来她的爱情?能买回来她的初夜?她愿意付双倍三倍甚至更多的钱。

    “苏小姐,有些事情你情我愿,我相信错并不在子彦一个人身上,所以请苏小姐不要无理取闹。”他们有过那样的事情,林思思也接受不了。

    也怪她,所以她认了,只要傅子彦只有她一个女人就行了,讲话也凌冽了起来,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不止她一个受害者。

    听着林思思的话,苏萌萌的记忆回到了那一天,确实是自己自愿的,在他根本就没有把她当苏萌萌的情况下。

    可后来那一次呢?明明知道她就是苏萌萌还那么对她,你情我愿吗?她根本就没有力气反抗,也根本就反抗不了。

    那充满疼痛的一天,加上今天,苏萌萌的情绪已经完全崩溃了,她不顾一切地推开林思思,冲到了傅子彦所在的房间里面。

    她就想要傅子彦的一个交代而已,也想给自己来这里一个交代,她一无所有,所以什么都无所谓了。

    “苏小姐……”林思思跟在后面想要拉住苏萌萌,他们说好了不吵醒傅子彦的,这是最基本的素质问题。

    奈何苏萌萌用的力气太大,林思思也只拉住了一个衣角然后被甩开了,小手指上的指甲也被撞断了,渗出的血液让林思思倒吸一口凉气。

    检查了一下,还好只断了一点儿,小心的扯掉之后,苏萌萌已经在傅子彦的床边了,抹了一把眼泪,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傅子彦的睡颜跟他第一次给苏萌萌的感觉一样,温柔无害,紧紧皱着的眉头撞到了她的心里,她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儿心疼。

    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睡得那么安稳,她还要因为他不知所措?她先爱上了,所以她输得实在太惨。

    “傅子彦……”苏萌萌大叫了一句,见傅子彦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行动,掀开他的被子,疯狂的想要摇醒他。

    傅子彦下意识的推开苏萌萌,力气不小,苏萌萌直接坐到了地上,可能是太久没有睡觉,好不容易睡着又被吵醒,他的头疼的要命。

    睁开眼睛,才准备抱怨的,发现坐在地上的竟然是苏萌萌,揉了揉眼睛,没有看错她就是应该呆在国内的苏萌萌。

    “傅子彦,你还欠我一个交代……”那一下摔得不轻,苏萌萌浑然不觉,只顾着要他给她一个交代。

    “苏萌萌?你怎么在这里?”傅子彦很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疼地像是要爆炸的头告诉他这是事实,苏萌萌找到美国来了。

    “不好意思,子彦,我没有拦住她。”傅子彦现在的样子,林思思都没有见到过,他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看来傅子彦没有对她完全坦诚,最起码他和苏萌萌上床的事情她就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儿?”傅子彦死死地瞪着苏萌萌,还真是阴魂不散,难道他说的话还不够重不够明白?

    “傅子彦,你欠我一个交代。”傅子彦的眼神越是不屑和厌恶,苏萌萌的心就越是坚决。这是他欠她的,她不能就轻易被妥协。

    “呵,苏萌萌,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你居然敢问我要一个交代?你是比温泉溪重要还是比傅氏集团重要?嗯?你说啊!”傅子彦走下床,挑起苏萌萌的下巴,然后一把捏住,不断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