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炸毛的*

    于是,姜*彻底炸毛了,他竟然被一群小记者给无视了?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姜*双手叉腰,满脸怒色,手指一个个地指过那群记者,嘴里叫嚣着:“你们有没有职业道德?啊?女主角不采访,我们当红花旦卞雨儿不采访,你们采访两个丫鬟?你们确定你们脑子没有坏掉吗?”

    说着的时候,他还用兰花指点了一个女记者的脑袋,继续说道:“你们这门不敬业?不懂分寸的样子,要不要让你们公司的老板知道啊?要是告诉他们你们拿着钱来不采访该采访的人,你觉得你们老板会说什么呢?”

    “姜经纪人,你不要欺人太甚啊!”有男记者护住了那个被戳了脑袋的女记者,像护花使者似的指责姜*。

    “我这叫欺人太甚?”姜*气得语调都已经不正常了,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太监味:“我只是在教你们,想要在哪个行业做的好,就要做该做的事情!你们看看我就知道了。”

    “姜经纪人,你确实是很厉害的经纪人。但是你没有何经纪人厉害。”一个大胆的记者实话实说道:“现在我们采访的是何经纪人带的新人温泉溪,她在我们眼里更有价值。”

    天哪!温泉溪心里默默地喊了一声,这个记者也太勇敢了吧!

    不过,姜*实在是太狂妄了,被怼一怼也是活该。

    “你……你你你……”姜*瞬间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了,怒瞪着眼睛,整张脸都染上了青色。

    “姜经纪人,我们还有问题要问温泉溪,麻烦你不要打扰了!”那名刚刚被点脑袋的女记者心里有气,看到大家都看不爽姜*,也勇敢地说道。

    “啊啊啊啊……”姜*双手抱头,扭动着身子,就像一个要现原型的蛇精一样,嚎叫着。

    记者们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而温泉溪和唐小枫面面相觑,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姜*真的是猪队友啊!卞雨儿这么好的名声会不会坏在他的手里?简直就像是一个疯子。

    “*!你给我回到车上去!”不知道何时,卞雨儿已经站在了姜*的身边,厉声说到。

    “雨儿!他们……她们……”姜*浑身就像抽搐了一般,上接不接下气,话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各位。我在这里替*跟大家说对不起。”卞雨儿给在座的各位记者深深的鞠了一躬,面露微笑,显得很愧疚地说道:“*的情绪比较激动,大家不要怪他,我让他回车里冷静一下就好了。”

    “卞小姐真的是人好心美啊,姜经纪人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得到你这么一个好艺人!”那些记者说道。

    卞雨儿微笑着,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了。她曾经无数次有念头想要换掉姜*,可是说实话,离开了姜*,她也许什么都不是了。

    就在这时,场务跑了过来大声喊道:“记者朋友们请待会儿再采访!我们开机仪式准备开始了,请让我们的演员到场上来。”

    听到了场务说的,那些记者们都很规矩地退到了一边,让温泉溪和唐小枫下车,而另一边林昀琛也下车,卞雨儿本来就在车外,四个人一起跟着场务走到搭建的台子那里去。

    台子的背景板是他们拍摄的海报,上面已经印上了《清宫·明月传》的字体,草坪前面好放着一个巨大的香台。温泉溪知道,一般剧组开机都要举行拜礼的。

    她们几个被安排到了最前排的座位上,按照顺序是林昀琛,卞雨儿,温泉溪和唐小枫。温泉溪正好坐在卞雨儿的旁边。

    “小溪,刚刚的事情真的抱歉啊!*他……”卞雨儿露出了很为难的表情,对着温泉溪道歉道。

    温泉溪摆了摆手,大度的说道:“没关系的,雨儿,你不用道歉,这和你没关系。”

    卞雨儿心里冷哼了一声,心想着温泉溪就这么正大光明地抢了她女主角的采访,竟然一点愧疚都没有,还欣然接受了她的道歉?

    “可是,*他毕竟是我的经纪人……我怕他的作法让我们俩会产生隔阂。”卞雨儿垂下了头,低声地说着。

    “没事没事,我不会介意的。”温泉溪看见卞雨儿那么楚楚可怜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

    “真的吗?”卞雨儿笑脸盈盈地说道:“我回去会好好说说*的。”

    “嗯。”温泉溪点了点头,应声道。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脸熟的中年男人上了台,拿着话筒喂喂喂了几声。

    “这是谁啊?”温泉溪喃喃自语地问道。

    唐小枫本来要回答温泉溪的,却被卞雨儿抢了先:“小溪,他就是王灿明导演呀!”

    “啊?怪不得我觉得他眼熟呢!”温泉溪恍然大悟。

    但是,她不自觉地却把目光投向了就和她隔了两个座位的苏海棠。苏海棠今天穿着一身米色的纱质连衣裙,真的很古典很优雅。她再看了看台上的王灿明,大腹便便的样子,还是个老男人。

    实在是可惜!实在是可惜啊!

    温泉溪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在心里感叹道。这简直就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啊!

    “感谢各位记者,感谢各位演员,感谢各位投资商,工作人员……我们《清宫·明月传》今天,正式开机了!”王灿明用着有一股奇怪口音的声音抑扬顿挫地说道。

    接着,台下就是一片热烈的鼓掌声。

    随后,在工作人员的吆喝下,大家一起到香台子那边去统一拜礼,温泉溪他们每个人都被分到了要烧的香。温泉溪就毕恭毕敬地拿在手上,摆着姿势。

    突然,她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在悉悉索索地说话,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海棠,你再帮我和王导说说呗!怎么让我演你的贴身丫鬟啊?这丫鬟哪有什么出路啊?”杨筱雨拽着苏海棠的手臂,说道。

    苏海棠看上去脸色很不好,有些苍白,她面无表情地说道:“筱雨,我已经尽力了。里面的角色都已经定了。”

    “苏海棠,你是不是故意的?”杨筱雨不满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