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啊,妈妈想谢谢你,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江月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痛,她知道温泉溪从小被呵护着长大。

    没有吃过苦,没有受过难,就连打针吃药都是极少出现的,一个女人得有多大的勇气,才会选择去生一个孩子呢?

    如果不是因为必须,那就是因为爱,因为足够爱。

    “不用担心,我会做一个很坚强的妈妈。”阵痛一阵比一阵强烈,可是随着房间里的人越来越多,温泉溪都不敢表现出太痛苦的表情。

    可能这就是成长吧,想把自己最舒服的一面表现给自己的家里人看,把最痛苦的一面留给自己。

    孕妇等待生产的房间里,不允许有太多的人在身边,会跟孕妇抢新鲜的氧气,所以江月他们只能在外面等。

    “你今天很不一样,非常的坚强,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单江朝自己老婆竖起了大拇指,他真的没想到自己老婆会这么坚强。

    原来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还开过玩笑,说自家老婆生产的时候一定会哭得非常难看,她那么怕疼的人啊。

    可事实是他错了,自家老婆远比他想象当中的。

    “如果有人宠着,那为什么要坚强呢?”温泉溪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么矫情,只是因为在自己爱的人身边而已。

    虽然她是千金大小姐,但是她的生活环境和普通女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零花钱多了一些而已,在学校也是跟小康家庭一样,所以很多事情她都能接受。

    “我会一直宠着你的,在我身边,你不需要坚强。”刚刚怀孕的那一段时间,温泉溪疑似有产前抑郁的时候,单江就觉得自家老婆其实没有那么信任他。

    再说现在看来,她只是想找一个人依靠而已,一个人在家里,胡思乱想是非常正常的。

    两个人聊着聊着时间过得也快,但是的疼痛一点儿都没有减少,最后的时候,温泉溪还是撕心裂肺的喊出了声音,单江的眼角都已经挂着泪水。

    整整十个个小时,从清晨到傍晚,温泉溪剩下的床垫都已经换了三拨,都被她的汗水浸湿了,终于她可以生产了。

    “不要担心,流这么多汗,正好可以帮我减肥,你说等我出来的时候,会不会瘦到一百斤?”躺在去手术室的床上,温泉溪开玩笑地说着。

    “会的,一定会的,你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九十斤,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最美的样子。”单江决定陪产。

    确实不忍心看到,就越要看,只要接触自家老婆,为你生产是最痛苦的一面,你以后才会有更多的理由去包容她,去爱她。

    一辈子的时间那么长,你们之间总会有磕磕碰碰,每到这个时候,让一让她,她曾经为了你在鬼门关走过。

    手术室里最不缺乏的就是血腥和残忍,单江一直没有放开温泉溪的手,但是他也一直没有敢睁开眼睛看看。

    他曾经接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看着别人断手断脚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那个时候他选择了冷眼对待。

    现在整个手术室里面都充斥着血腥的味道,直直的往你的鼻子里钻去,没有想要作呕的念头,只是想逼着你去逃避。

    在这一整个过程中,单江都好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不说不笑不闹,呆愣愣的,就好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看到头了,马上就好了,再坚持一下……”这是一个值得让人欣喜的消息,但是在场的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这个时候的单江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当初为什么要让自家宝宝生孩子?她本来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他宁愿做一次丁克家庭,完完美美的过着二人世界,有什么不好的呢?

    “对不起,老婆,是我让你受苦了……”他才是导致现在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

    “现在还在说这样的话……啊……是想让我揍你了吗……我就要生一个宝宝,我要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如果你再这样一副表情,我需要抛弃你去找别人了。”

    生孩子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孩子竟然到来了,那就说明你们之间是有缘分的,为什么要阻止他出现在这个世上?

    生孩子是真的非常非常的疼,温泉溪已经完全领略到了,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也愿意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呢?因为可以从孩子身上得到更多美好的东西。

    生命的延续,本来就应该是美好的。

    “我不说了,留着力气,我错了……”单江拉着温泉溪的手又紧了两分,害怕浪费她的力气,所以他都没怎么敢讲话。

    “你们可以聊天,这样可以有效的转移孕妇的注意力。”孩子也出来了一半,只差最后一点点了。

    “啊……你错就错在这样一副表情让我很想打人,明明这么帅气的一张脸都被你浪费了……”

    温泉溪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喊出来,洪亮的啼哭声响彻了整个手术室,那种剧烈的疼痛也瞬间缓解了不少,温泉溪切磋的呼吸也慢慢开始平静了下来。

    “恭喜恭喜,是个千金小姐,就算比预产期早了两天,也非常健康。”医生第一时间就告知了孩子的性别,然后就被护士抱出去洗澡了。

    “我有女儿了,可是她就没有哥哥了……”哥哥妹妹是温泉溪心里面最想要的家庭,不过女孩儿也非常可爱,她手痒买的小裙子都可以穿了呀。

    “不要了不要了……”单江再也不想生孩子了,看着自家老婆受苦,他的心里也跟被刀绞一般。

    “你去看看我们的女儿啊,怎么一点儿做爸爸的样子都没有?”她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孩子,身体太虚了,根本就没有力气,单江又不虚,还不愿意去。“以后有的时间被折磨,她哪儿有我的老婆重要?”单江喜欢孩子,儿子女儿都喜欢,但是今天他真的不想看到那个让自家老婆受那么久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