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是不能安静的吃下去了,埃菲尔铁塔也没什么心情去逛了,温泉溪并不想去医院,单江也没办法,想着先去医院好好休息一下。. .

    希望真的是时差的问题,睡一觉起来能够好起来,虽然她看起来没有什么地方不好,只是少吃了一顿饭而已。

    一觉得身体不舒服,身体就真的不舒服了,人就是不能往生病这一方面想,本来好好的倒在酒店的床上睡觉的,半夜踢被子额头却开始滚烫了。

    单江被她翻身的动作弄醒,本来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她盖被子的,发现她有点儿发烧之后就完全清醒了。

    “宝宝,宝宝,醒醒……”打开床头的灯才看到温泉溪皱着眉头,看似很痛苦的表情,才意识到是自己疏忽了,早应该在她吃不下去饭的时候就带她去医院的。

    “干嘛打扰我睡觉?”温泉溪脑袋昏昏沉沉的,不是特别舒服,语气当中也带了一丝暴躁。

    “你好像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好不好,不然严重了是要打针的。”知道温泉溪不爱医院,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

    “我没有发烧,是被子太厚了,我不要去医院,不要去医院。”可能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想到要去医院,就觉得非常委屈。

    小时候身体不好的时候,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医生护士骗着打针喝药,现在那些阴影都没有挨过去。

    “听话好不好?我们只是去看一下。”单江直接上手把她抱起来,这样也是为了她好。

    “不好,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温泉溪在单江的怀里又打又踹,单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差点抱不动她。

    这样也不是办法,一路上医院这么远,如果她一直反抗的话,说不定病情会变得更严重。

    “讳疾忌医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你现在只是发烧,我们拿一点药膏回来,贴在头上就好了,拖严重了的话是会打针的,你是要打针吃药,还是只去检查一下?”

    “我都不想要,我只想睡觉,天亮了再去好不好?天亮了,我一定去。”只是有一点不舒服而已,温泉溪不想去医院。

    单江劝了好一阵子,一点儿用都没有,温泉溪只说自己想睡觉,甚至眼角都开始蓄眼泪了,单江心疼,只好随了她的意思。

    把厚被子换成了毛毯,用物理降温的方式,应该不会越变越严重,怀里的温泉溪好歹也是睡着了,单江却是一整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温泉溪似乎是忘记了昨天晚上的无理取闹,好像恢复了精神一般,单江都有一瞬间怀疑昨天晚上是不是在做梦。

    “还头疼吗?还发烧吗?”抱着她看了半天才放手,可能真的是自己紧张过度了吧。

    昨天晚上的饭菜没有吃到嘴,温泉溪大清早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好在这家酒店的服务特别周到,早餐可以说是随叫随到。

    培根火腿三明治谷物粥加鲜牛奶,营养均衡,看起来也特别有食欲,单江目光时时没有离开过温泉溪,生怕她再出现什么异样。

    鲜牛奶没有问题,谷物粥没有问题,一吃到三明治,却又开始反胃,昨天也是因为肉食,所以才会反胃。

    可温泉溪从小到大都是肉食动物,无肉不欢的那种,又怎么会不喜欢吃肉呢?肯定是身体哪里不好了。

    这一次,单江二话没说,连劝都没有劝,直接让她穿好衣服,两个人直奔医院而去,温泉溪害怕医院,却也更害怕他阴鸷的眼神,只好憋着没有无理取闹。

    来到医院,却不知道应该挂什么科,肠胃?感冒?然后莫名其妙来了妇科。

    在国内,在单江的势力范围之内,只要一有事情,就会有专家来亲自接待,直接做检查,没有那么多繁琐的过程,单江也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做。

    进去说明了情况之后,医生没有任何的表情,反而笑嘻嘻的让他们不要担心,一切等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再做定夺。

    此时的单江是非常怀疑医生的能力的,并不是在他们身上,所以他们并不着急,也不能理解他的担心。

    “要不我们回国内做检查吧?我觉得这里的医生不靠谱。”毕竟他们现在是在外旅游,需要过二人世界,不像在国内事事有人照顾,遇到事情了也有人帮忙解决。

    “这是整个巴黎最大的医院了,如果这里的医生都不靠谱,还有哪里的医生能靠谱呢?还是耐心等待结果吧。”

    在温泉溪看来,这里的医生是属于非常好说话的,一直和蔼可亲的,根本就不像那些一看你就开药打针的医生。

    “可是……”单江一直觉得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这种不好的预感,很久没有过了。

    “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我,但正是因为这样你才不要糊涂呀,等我们回国又要拖不少时间,到时候简单的感冒发烧,别拖成肺炎了,我才不想住院呢。”

    现在身边只有单江一个人,什么事情都好说,自己撒个娇,卖个萌,单江是绝对不可能会逼着她的。

    但是在家里就不一样了,虽然没有人逼你,可是他们会把嘴巴放在你身上,一直不停的说,不停的说,让你无可奈何。

    “那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关心则乱,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被自家老婆这样一说,单江才慢慢淡定下来,确实不能太着急了。

    “有你在我身边,什么都好了,我本来就不严重,是你想太多了,你看看我身体好着呢。”说完还在她的面前转了几个圈圈。

    结果自然是晕乎乎的倒在单江的怀里,单江被鬼马精灵的温泉溪逗笑了,真的希望是自己想多了,这可是在度蜜月呢,他们还没有开始真正度蜜月。“别以为说好听的话我就会心软,该打针打针,该吃药还是要吃药。”一切听医生的安排,单江警告自己绝对不能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