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东带领穆家十几个人旁听了庭审,这是事发之后,大家第一次见到穆三婶。.『.张庆云瘦了了很多,气色也不大好,除了必要的陈述之外,其余大部分时间都低头不语,穿着囚服的身影显得非常落寞,让人看着心里酸酸的。

    宣判结束后,穆三婶被带离法庭,押往监狱服刑。

    观众席上的穆晓惠突然爆发,哭着大声喊道:“妈!妈!你别走!”

    穆三婶在法警的押解下并不能止住脚步,她泪如雨下,一边踉跄着往前走一边扭头大声说道:“晓慧,好好听话,好好照顾你爸和你弟弟。”

    得,此话一出,穆三叔和穆大龙也掉了泪。

    穆东气得牙根发痒,后槽牙狠狠的咬在一起,恨不得上去抽穆晓惠几个耳光!

    这个小妮子,良心彻底的坏了!

    这个时候,张庆云的心理最为脆弱,在亲人面前接受审判,几乎就是一个羞愤欲死的状态,哄着她都来不及,怎么能大声哭喊着给她添堵!

    这会让三婶在里面很长时间都缓不过劲!

    好在情况没有持续很久,张庆云被法警迅速带离,只剩下穆晓惠在观众席上依然哭喊不止:“妈呀,妈呀,我想我妈……”

    穆东走上跟前,狠狠的瞪了两眼,转身走了。

    从这一刻,他彻底把这个小妹从心底划掉了,这就是个混蛋,不值得为她操一丝一毫的心。

    一小时后,穆家众人都赶到了大东酒店,一起吃午饭。

    气氛有些沉闷,不管怎么说,张庆云毕竟去蹲大狱了,这对穆家人来说,也算是非常糟心的一件事。

    穆晓惠没有参加午宴,穆东曾经严禁她进入大东酒店,这个禁令还没解除。

    一杯酒喝完,穆三叔缓缓开口:“小东,这件事算是过去了。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后面还有很多事,你还得想想办法,钱我准备好了,过会先给你50万,不够我再拿。”

    穆东点点头:“慢慢来吧,三叔,这事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过你放心,监狱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三婶过去之后,最多一个月,就会协助进行一些服务性的工作,情况能改善很多。”

    穆三叔叹了口气,继续道:“小东,还有一件事三叔想求你,让晓慧去泉城吧,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她在单位也没脸待下去了。”

    饭桌上突然安静了,大家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穆东怎么说。

    穆东心说,哦,原来晓慧在法庭上痛哭表演,是为了打苦情牌啊!可惜,这张牌你打错了!你要是懂事,应该在三婶离开之后再放声大哭,最好表演个当场昏厥什么的,我弄不好还真信了。

    想到这里,穆东问道:“三叔,晓慧说她在单位没脸待下去了?”

    穆三叔没有直接回答,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也是明摆着的事情。”

    穆东点点头:“知道嫌弃自己的父母了,晓慧还真是有出息。怎么就待不下去了?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搞什么连坐那一套。她穆晓惠依然是响当当的穆家成员,依然是端着铁饭碗的公务员,依然是独立自主成熟的女性,怎么就待不下去了?”

    穆三叔傻了眼,赶紧说道:“小东,不行就算了,我再想其他办法。”

    穆东道:“三叔,我没有说不行。事实上,晓慧在泉城的时候,有一次去家里看馨儿,我已经正式和她谈过。想进大东集团可以,去大东快递艰苦的省份锻炼一年,只要能坚持的下来,我就留下她。这一点,她没和你说吧?”

    穆三叔心里后悔不已,得,被女儿算计了,这一点自己真不知道。

    穆东继续道:“三叔,我也不妨告诉你,刚才穆晓惠在法庭大哭,会严重影响三婶的心情,这一点你有没有想到?还有,上次我名下的岛城实验室出了一些状况,我怕我爸妈担心,没和他们说,晓慧倒是热心的通知了我爸妈,你说她当时是怎么想的?”

    穆妈附言道:“对啊,他三叔,当时我们都担心的要死,结果后来根本没什么事,晓慧这丫头,唯恐天下不乱。”

    穆大姑立刻毛了,大声道:“还有这事?晓慧这丫头太不像话了!”

    穆三叔知道,自己又被女儿给坑了,他心里发苦,无奈的说道:“唉,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了,不管她了,我们喝酒。”

    “喝喝喝,就知道喝!三哥,孩子大了怎么了?该教育还得教育!”穆大姑生气的说道。

    穆三叔苦笑一下,没吱声。这个不省心的闺女,彻底得罪了侄子和大妹,在这个家里,算是没有什么靠山了。

    算了,让她老老实实上班吧,别想三想四的,没用。

    ……

    当天下午,穆三叔和闺女摊了牌,结果穆晓惠大哭大叫,说老爸不疼她,只疼弟弟,还说现在的一切都是老爸造成的云云。穆三叔长叹一声,无言以对,转身去了店里。

    穆晓惠倒也是个有主意的,很快去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然后找到老爸,态度蛮横撒泼耍赖的要了20万元,去南方打拼去了。

    消息传到穆东耳朵里,穆老板并不在意。爱谁谁,只要不来烦我就行。

    ……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媒体上地针对春季会议精神的宣传基本结束,其他的各种新闻也慢慢多了起来。

    3月14日,大东半导体联合岛城实验室共同发布了一篇通告,扔出了两个重磅消息。

    第一,警方已经查明,2月27日岛城实验室试生产失败,是人为破坏造成的,嫌疑人已经被警方控制,并且交待了作案事实;

    第二,大东半导体自2月29日起,连续进行了三次试生产活动,均取得了圆满成功,良品率一再提升,达到了28%;

    通告最后表示,岛城实验室会继续展开更大规模的试生产,为大东半导体全面投产打下坚实的理论和技术基础,为国产存储器生产打开一个良好的局面。

    消息一出,媒体蜂拥而来。

    不过,无论是大东集团还是大东半导体又或者岛城实验室,对媒体的态度都出奇的一致:恕不接待,来来来,这是新闻通稿,您拿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于媒体拿到通稿之后会不会发布,穆老板根本就不在乎。本来这篇通告就是给少数人看的,相当于隔空喊话,表达一下自己一直没放弃而已。

    至于大规模的宣传这种小规模的试生产成功,其实意义并不重大,根本不值得炒作。如果炒了,反而有些不知深浅。

    穆老板的目的基本达到了,他先是接到了刘敬堂的电话,收获了鼓励;然后又接到了一些商界朋友的电话,收获了祝福;后来商书记和姜高官都打来电话,表达了关切。

    穆东非常期待能接到井主任的电话,可惜一直没有,这让他心里好生无奈。

    事实上,井主任已经把情况向许世平作了汇报,许世平哈哈大笑两声,说道:“小家伙沉不住气了,表决心呢,别搭理他。”

    井主任心说,不搭理他你还这么高兴?

    嘴上说道:“对,这点成绩太小了,不值一提。”

    ……

    侯小西得到消息之后,心情相当郁闷,他琢磨了好大一会,终于给老爸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侯小西还没来得及说话,听筒里就传来老爸的声音。

    “慌了是吧?这点小事没什么好担心的,都在掌控中,我再次提醒你,别出昏招,不添乱就是帮了大忙了,懂吗?”

    电话挂了,侯小西有些不高兴,我就这么没用吗?

    转念一想,老爸的套路,自己肯定是猜不透的。既然一切都在计划中,也就是说这条线虽然暴露了,老爸手里还掌握其他的力量,那最关键的重重一击,还可以继续推进下去。

    恩,那就好!我还以为没戏了呢。

    ……

    第二天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日,穆老板最近一直在担心今天会不会出点幺蛾子。

    可能出现问题的有两个公司,一是京城未来科技的nopo手机,可以做文章的是质量问题和售后问题。虽然未来科技一直非常重视这两个问题,但是任何一款手机都是有固定的返修率的,而返修就可能涉及到服务质量,只要愿意挖掘,肯定会有所收获。

    第二个当然就是大东快递,最可能出现的问题有两方面,一是暴力分拣,一是派送时效。哪怕大东快递采取的是网点直营的模式,对员工的控制力很强,这样的问题也不是绝对能避免的。这就好像法律虽然严格,但是触犯法律的人却依然会存在。

    早在春节之后,朱雪松就开始狠抓这两个问题,向全国各地网点派出了督察人员,以暗访的形式发现问题,整顿纪律。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发现的问题并不多,少量的问题也得到修正。

    现在,考验结果的时候到了,到底能不能度过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会不会在那场重要的晚会上出现nopo手机或者大东快递的负面新闻,很多人都在关注着。

    穆东尤其担心,按照老猴子的风格,他应该不会放弃这个给自己添堵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