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曹操轻轻地出了一口气,拍了拍妇人的肩膀:“若不是她,我那时也不能从阵间回来了,实在是不知该如何相报。”

    “要不然怎么说,你运气好呢?”妇人掩着嘴笑着,起身将曹操的茶碗再填满。

    “哈哈哈。”曹操大笑了一声。

    看向堂上感怀地说道。

    “确实是我运气好,德行不足,却能得这么多人相助······”

    说着,他看向妇人,慢慢伸出手放在了她的手上拍了拍,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肩膀。

    “顾先生之学可为国士,对我又犹如伯乐。”

    说着疲惫地轻倚在妇人的身上,喃喃地说着。

    “如此乱世,我不知能保全你们多久,若是我出了事,有顾先生和元让他们在,我也好放心你们。”

    “子脩才刚成人,子桓和子建都还小,你是不能不管的。”妇人反握着他的手,认真地说道。

    “嗯,不会的。”曹操小声地回答。

    他看着怀里的妇人只敢静静地淡笑,不敢露出别的模样,应该是同每一个丈夫和父亲一样。

    不过这样的世上,谁知道呢?哪一日会死在哪一处。

    没有起兵讨贼时的大义,也没有追击董卓时的决然。

    他此时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只是轻搂着妻子不言不语,包含着他所有想说的东西。

    将要入夜了,城中宵禁本来是不会再放人通行,不过顾楠有曹操的书文,倒是可以进城。

    府前,门前的守卫已经退下,要不了多久就要闭门了,守卫也不会在门外值夜。

    一个侍女正站在门前,将一盏灯笼点亮,垫着脚举着挂着灯的木棍,想将灯笼挂在门檐上。

    街上的一边,一个穿着白衣的斗笠人牵着一个小姑娘向着府前走来。

    走到府前,白衣人见到挂灯的侍女,停下了脚步。

    “夜里也无人,姑娘在门前点灯做什么?”

    侍女垫着脚,挂灯的木棍还是有些碰不到门檐。

    听到了身后传来声音,以为是归家的路人,之前也有人问过这样的事情。

    没有回头,继续将木棒举高了一些。

    “家里的先生在外未归,将军才让我在门前点一盏灯,要是先生夜里回来也好看的清路。”

    身后的声音顿了一下,随后轻笑了几声。

    “这么晚了,还叫你辛苦,你家将军还真不近人情。”

    “哪有什么辛苦。”侍女手中的木棒终于是碰到了门檐,将灯笼挂在了上面,轻出了一口气。

    “将军和先生待我都很好。”

    这府上已经比别处好了太多,将军对下人也不苛刻,那未归的先生她曾经也见过一面,她为先生倒茶的时候,先生还对她说了一句谢谢。

    侍女转过头来,看到的却是一个带着女孩的白衣人。

    “先生?”

    “呵呵。”顾楠牵着玲绮走到了门前:“我也回来了,你早些休息去吧。”

    “是,是。”侍女该是羞怯,慌张地点了点头:“我去告诉将军。”

    说着,就小跑着回了府里。

    顾楠站在门前仰起头,看着那灯。

    灯摇晃了几下,将门下照亮。

    玲绮也抬着头,突然说道:“师傅,我家以前门前也会点灯。”

    “哦,等谁吗?”

    “等我爹。”

    “是吗?”

    ······

    李儒拿着一份书文从庭院外走来,走到半路上,正好遇见了吕布。

    只见吕布脸色难看,眼中带着些许的煞气,叫得两旁的侍卫都不敢做声。

    就连他看着,心中也生出几分寒意,看了一眼吕布走来的方向,他应当是刚从相国所在的庭院中走出来的。

    这幅模样,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李儒的眼色微动,上前将吕布拦了下来。

    “将军,可是刚从相国处回来?”

    被李儒挡住了去路,吕布停下,看了他一眼,最后才是沉声的应道:“嗯。”

    “看将军的样子,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也不能怪李儒多心,此时时局初定,吕布如果和董卓之间有了间隙,很有可能会出差错。

    如今中原诸侯相争,他们只需稳固长安即可,但是如果在内部出错,恐怕会坏大事。

    吕布的眼睛眯了一下,显然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说道:“我有事未做,先告辞了。”

    就绕开了李儒离去。

    李儒站在原地,回头看着吕布离开的方向,他的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握着手中的书文,李儒思量了一下,向着庭院里走去。

    “相国,郎中令求见。”

    侍卫站在董卓的身边说道。

    董卓吃着水果,听到侍卫的话,手停了一下:“李儒?”

    “让他进来。”

    “是。”

    李儒拿着书文从庭院外走了进来,穿过了石桥,走到了董卓的面前。

    “你有什么事?”董卓靠坐在座上,平淡地问道。。

    李儒看了一眼董卓,在他的脸上也看到了几分冷意。

    将手中的书文递上:“朝中些许事情需要相国过目。”

    “嗯。”董卓伸出手:“拿来吧。”

    将书文放在了他的手上,李儒低下头,斟酌了一番。

    “相国,刚才我进庭院时见到温候离去,脸色难看,不知是发生了何事?”

    拿着书文,董卓没有翻看,而是随手扔在了桌边。

    李儒一直在他的手下作为谋划之人,这是问及这件事,董卓倒也不意外。

    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李儒,董卓看向他。

    “你觉得,吕布此人可还能信?”

    李儒此时也皱起了眉头,想了很久才说道。

    “相国,只因为这样便断定温候有二心还是太过轻率了一些。”

    “此时局势不稳,相国这时若是与温候生出隔阂,必受有心之人利用。应当与温候稳固关系才好,至于那个貂蝉,如果温候想要,相国就是给他又如何?”

    “相国当以大局为重。”

    董卓抬了一下眉头,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至于他到底有没有听进李儒的话,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董卓起码相信一点,吕布刚才对他的杀意,他是绝对没有感觉错的。

    他不可能放任一个对他有杀心的人在他的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