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来看看咯。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街道上传着各种人声,显得有些嘈杂和混乱。

    街道的一头,一个人走在街上,手中提着一把青铜剑。衣着是有些邋遢,远远看去就像是个混子模样。头发蓬散,正慢悠悠地在街上走着。时不时地看向四周,若是见了好看的姑娘少不得还要调笑两句。

    而街道的另一边,两个身穿着青色长袍的人走在街上。一老一少,年少的面目俊朗,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几岁的年纪。而年纪要大些的大概是中年左右,两人看起来有一些沉默,看上去像是刚经过了一番争吵的。

    一条街道上总会是这样,有着各式各样的人,有着截然不同的面目。

    “踏踏踏。”

    街道的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的声音,是一对车队行至城中。

    两旁的军队分开了路上的百姓,将道路让了出来。

    “哎。”青衫少年被军卒推到一旁,皱着眉头喝到:“干什么?”

    军卒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少年身边的中年人拉住了他,对着军卒笑了笑:“抱歉,军爷,家中小子少不懂事。”

    说着,不顾少年的反抗将少年拉到了一旁。

    同样的街道的另一边,那个邋遢的中年人也被军卒推到了一边,疑惑地看向道路之中。

    车辙的声音传来,是数匹马拉着一辆车架走在前面,那车驾上雕纹大气珠帘垂挂,帐下一个身穿着黑袍头戴珠冠的人坐在那里,那人的面容带着一种威势,叫人不敢抬头看去。

    一个身穿白色衣甲的人骑着黑马走在车驾的一边,目光向两旁看去,目光扫过了人群之中的少年和中年人,却未有停留,看向前路。

    随着车驾缓缓移动,两旁护卫着的士卒才慢慢撤开,跟在车驾的一侧走远。

    街道的两旁,那少年和那个邋遢的人都看着那车驾目视良久。

    “彼可取而代之。”少年轻声说道。

    而那邋遢的中间人,握紧了手中的剑:“大丈夫,生当如是。”

    ————————————————————

    泰山之巅。

    山顶上能望到远处的云层翻涌,好似那层云就在脚下,好似是人立于天幕中。

    长风呼啸,高空上一只飞鸟盘旋而过,留下一声鸣叫久久不去。

    一棵古树立于崖上,古树之下香炉缥缈,炉上的香柱被点点的星火焚去,香灰落下落在炉中散成一片。

    立于着五岳之中的山巅,就好像是立在了天地相接之处。

    身穿黑袍的人负手而立,头顶上的珠冠摇晃,目光看向远处的云雾半拢。

    “顾先生,你说这天中可真有仙人?”

    嬴政回过了头看向站在自己的身边的顾楠。

    山巅下的山路上,车驾护卫侍人分立两旁。

    顾楠向嬴政,又看向那不见尽头的云深之中,摇了摇头,给出了她的答案:“陛下,天中无有仙人。”

    “是吗?”嬴政不知道有没有信,只是恍惚地望着天侧,迈步向前。

    “开坛!”

    一旁的宦官叫到。

    山间之人齐齐拜下,只剩下嬴政独立在那,他站在山之高处,像是俯视着这整个天下。

    俯视着着那万里山河,那江川大道,那天下世人。

    河山的尽处,他的目光在云烟之中模糊,像是回到了少时。

    他坐在桌案前读书,而那穿着白裳的先生趴在案前睡觉,是睡得很沉。

    一片花瓣落在先生的身上,看着她的睡样半响。

    他回屋去,去取了一件披风,搭在了先生的身上。

    嬴政向前走去,拿起了香炉之上的香柱,贴于额上,缓缓地向下拜去。

    若是真有仙凡之分,寡人,妄求长生。

    ······

    始皇巡于天下,世民有安,政行有务,军甲良备守关内之处。封坛祭祀,立碑刻筑,于山川河谷。国中多安而少余乱,威旧党而平民扰。

    时如是,天下显盛世之相。

    ————————————————————

    “哎,你来追我啊,来啊。”一个孩子穿着偏厚的冬衣在街上跑着,他抓掉了另一个孩子的帽子,笑着举着帽子跑开了。

    这些年的冬日里,百姓也是可以穿上些能御冬的衣物了。

    那举着帽子的孩子一头扎进了人群之中。

    “你别跑!”他身后的另一个孩子抱着自己脑袋,跳着脚叫到,也拨开了人群,向着前面的人追去。

    两人穿过街头巷尾,撞翻了伴着蒸饼的笼子的老板。老板看着摔在地上的四五个蒸饼,恶狠狠地看向那已经跑远了的两个孩子叫骂了几句,嘀咕着晦气却也就不再计较了。

    又撞到了一个逛街的姑娘,姑娘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脑袋,闹得两个孩子的脸色发红。

    街上热闹,人来人往,人们嘴中凝着白霜,相互笑谈着。

    突然天空中飞下了一片雪白,落入了人群之中,落在了那个没了帽子的孩子的头上。

    孩子懂得哆嗦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却只莫下了一片水迹。

    看向天上,天空之中却是已经是洋洋洒洒地一片雪白。

    “看,下雪了。”孩子叫了一声,指着天上。

    站在两个孩子身前的姑娘也笑盈盈地看着那天上的白雪,一时间有些出神好像是在思念着故人。

    蒸饼摊的老板靠在自己的摊子上看着雪景,出了一口气,拿起了一个蒸饼放在了自己的嘴里咬着。

    路人也纷纷停下了脚步,看向天上的白雪,笑了出来,从前是没发现,这雪,倒是有几分好看的。

    曾几何时,还记得长平年间的那场雪,人们都是苦着脸的。因为这冬天都不知道能不能过去,现在该是有些不同了。

    雪下得很快,很快就在地上堆积了起来,将地上,房檐间,树上,都堆出了一片一片的雪白。

    宫闱之中,顾楠穿着衣甲提着剑走在积着雪的宫墙间。

    路上遇到了蒙恬和蒙毅,三人一道走着,一边聊着闲话。

    “你们的那只精军扩至三千人了?”

    “是啊。”蒙恬搓着手,笑着说道:“陛下给的额。”

    蒙毅的话比较少,只是站在一旁点头。

    突然蒙恬停了下来,一旁的两人也疑惑地停了下来。

    “怎么了?”顾楠疑惑地问道。

    蒙恬没有答话,只是蹲在了地上,抓起了一捧白雪,然后捏成了一个球。

    沉默了半响。

    忽然猛地将雪球砸向了顾楠。

    只听啪的一声,雪球在顾楠的脸上散开,将她的面甲和头发都撒上一层白色。

    “噗。”顾楠呆呆地站在原地,从嘴里吐出了一口雪水,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哈哈哈哈。”蒙恬拍着手大笑着。

    “噗呲。”就连一旁的蒙毅都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

    顾楠侧过头,一把将自己的面甲上的雪抹了下来。

    “呵呵呵。”看着蒙恬冷笑几声。

    蒙恬哆嗦了一下,连忙推着蒙毅说道:“快跑!!”

    “啊?”蒙毅虽然懵,自己为什么要跑,但是感觉到顾楠身上传来的发黑的气息,也没敢多想,就是跟着蒙恬一道撒丫子狂奔。

    “你们两个别跑!!!”身后传来一阵怒吼。

    两人回过头去,见那白甲将举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雪球就是追来。

    连忙相互推搡着,跑得更加没命。

    顾楠一脚踏在地上,对准了两人就是将手里的雪球扔了出去。

    “冷啊。”李斯拿着一个书简,他是又写了一天的书文。

    搓着手从宫墙里走了出来,抽了一下鼻子,抱着手哆嗦着。

    刚走过一个转角,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白球,然后眼前就是一黑。

    “砰!”

    李斯呆立在那,雪从他的衣衫上滑落,冻得鼻子发红。

    随后眼前闪过三道风声,三个人影就已经跑了过去。

    “···”李斯的眉头一跳,脸色发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举着手里的书简,吼道:“那边那三个,给老夫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