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士卒真将生死置之度外,这般军队爆发出来的实力是非常恐怖,甚至可以弥补并重伤的差距。

    用步兵抵挡骑兵未尝不可。

    这个例子曾经就活生生地在顾楠面前上演过。

    长平之战,那些如同虎狼一般的赵军阻挡大秦铁骑的时候,有着的就是这样的一股气势。

    不过三十万残军,生生将秦军拖成持平之战。

    这也是为何秦王让顾楠提三百囚,她却提了三百死囚的原因。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些人本来就在绝路上,无路可退,自当一往无前。

    然而仅若只是无惧还不够。

    依旧是赵军为例,赵军难破,在于他已是绝境,不论如何不会有更差的结果,不若放手施为。

    但若是赵军的军队不是各自为战,而是更加具备凝聚力,行令便而为,呼应而战,秦军恐怕还要吃上一个大亏。

    当然,这也是很难实现的毕竟赵军足有几十万人,在传讯不便捷的古代这么多人便是想要一个分军都极为困难,何况是那些细枝末节的命令。能保证所有人都能收到撤退的指挥就是十分不容易了。

    索性,顾楠眼前的不过三百人。

    即便是这样,她也是要运足了内力说话,才能保证每个人都听得见。

    “禁卫非是寻常军伍,而我等更是直属秦王。”

    “个人勇武不可少,但你们也当明白,一士骁勇可当不过百十人,三百骁勇却可当万千。”

    “我等明白,所以将军的意思便是要我等身兼此二者。”三百人中的一个士卒说道。

    “是。”顾楠看着这三百人,眼中却不知是什么神色,抬着眉头。

    “你等皆是死囚,虽被我提出,但在这禁军之中,日后所做的勾当,定不会干净,也绝然都是些险象环生之事。”

    “说是九死一生恐怕都是轻了。”

    说着,叹了口气。

    “我这也奉劝你们一句,若是想死个痛快的,还是权且回你等的囚牢为好。”

    “这里,便是活着,也不会比囚牢中痛快。”

    三百直属秦王的禁军,若是没有练成还好。

    一旦真的练成了,会被秦王用来做什么,不用脑子想也知道。

    顾楠没有说假话,若是真的被做禁军,这地方,绝对不如死囚牢。

    会过活的生不如死。

    三百人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顾楠,直到有一个人发出了笑声。

    “哈哈哈,将军,且莫看轻了我们。”那是一个大汉,却笑得轻淡:“我等皆已经是死路上的人,还有什么好惧?”

    “大不痛快,不过一条命。”

    一句话落下,三百死囚都笑了出来,笑声洪亮,豪迈。

    “是极,大不痛快,不过一命尔!”

    顾楠看着他们笑,也笑了出来。

    不知道笑着些什么,许久,只是闭上了眼睛。

    “我顾楠也在这答应你们,还是之前所说。”

    “只要你等取了明面上的军功,我定帮你们回了良家身份,回去看看你等的记挂。”

    所有人都明白,等到那时候,他们便是难从这个军营中脱身了。

    便是生不如死,很多人其实也只是为了回去看一眼。

    看看他们过得如何,看看他们还在不在那。

    “好,多谢将军!”

    ——————————————————

    “快!再快一些!在那干呕作甚!?是老子中午没给你们吃饭吗!跑起来!”

    顾楠翘着腿,坐在那个石头上,看着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士卒,手里捧着一卷竹简。

    这个年代平日里实在没有什么消遣,顾楠唯一的消遣也就只剩下读书和练武,身边也常会带一卷读物。

    等到所有的士卒冲过了终点的那个线。

    所有人全部摔在了地上,大声的喘着气,舌头伸在外面,便是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

    “你们看看你们一个个虚成这般样子,哪有几分禁军的样子?”

    顾楠坐在盘坐在那,卷起了手中的竹简。

    摇着头,显然不是很满意。

    “不错才是三十圈,你们跑了一个多时辰。”

    没人回的上话的,也没力气回话,所有人都只顾着自己趴在那喘气。

    他们的目光顺着落到了顾楠手中的竹简上。

    一个人问道:“将军认字?”

    “自然,怎么了?”顾楠有些疑惑,将军怎么可能有不认字的。

    其实她不在知道,很多将军还真的不认识字,军记和简书都是随军的文官写的。

    这年头,能读的上书的人真的太少了。

    士卒咽了咽口水,侧头一笑:“没什么。”

    “将军当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子,不仅是勇武,居然还会做学问。”

    “是,确实是极其少见。”

    “什么叫少见,整个大秦,我估计是找不出来第二个。”

    ······

    “好了好了。”顾楠黑着脸打断了他们的马屁:“有这力气说话,你们还不如多喘一会儿。”

    士兵们躺在地上露着笑容,最开始的那个士兵期待地问道:“将军,你给我们说说吧,讲的什么?”

    说完,很多人的眼光都投了过来,很显然,在这个文化闭塞的时代,很多人一辈子可能都看不上一本书。

    “也成。”顾楠摸着鼻子,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书:“这书却是无趣,不若如此,我与你们说些故事。”

    “好啊。”

    “甚好甚好。”

    看着闹哄哄的众人,顾楠无奈的撇着嘴巴,笑着拍了一下手里的竹简。

    堂堂一个将军,却像是一个说书人。

    坐在一群横七八竖地躺着的士卒前。

    “却是说,曾有一国,名为大明。此国之中,有一军部,专佐王事,名曰:锦衣卫······”

    ————————————————————————

    唔,这人年纪大了啊,就容易睡懒觉。你们懂得,一不小心就睡到了这时候,emmm,回复一下书评:我一张是两千字左右的,确实没有三千字来着。一天是两更,嗯,通常,偶尔可能,会只有一更吧······望天(这么想想我似乎确实太怠惰了啊。)不管了,就这样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