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人是如何一个数目?

    或只是一个数目,见不得是多少人。

    顾楠在没有真正见过之前也是如此理解的。

    但若是真真正见过,那生生能从一座山头排到另一座山头的人,是方才知道,一个人是多渺小的可怜。

    咸阳城外十余里,十万兵营铺成一片,顾楠骑在马上穷尽目力却也只是能隐隐约约看到个似有似无的尽头。

    这是秦王早就安排好的手笔。

    赵国换将,武安出征,这都是本就已经算好了的事。

    这十万人已经在这里扎营数日,便是等着白起行征。

    走近了,却和顾楠预想中的不同,本想着十万人的军营阵地会是一番如何好大的场面。

    可现在摆在她眼前的却是一座寂静到了极点的军营,便是一声喧哗都没有,偶尔见着几个士兵路过,可能会相互聊上两句,声音也是很快就隐没在了这偌大的营地之中。

    “咔。”军营外的数名士兵手中的长矛架在了一起,拦住了白起和顾楠的去路。

    “吁。”白起拉住了缰绳,马侧过了头,蹄子在土地上来回踩动了几番。

    顾楠也是轻轻拍了拍黑哥的脖子,黑哥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

    “来者何人?”

    白起没说什么,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一枚牌子。

    士兵只是扫了一眼,就连忙收起了横在两人面前的长矛,低下头。

    “将军。”

    “嗯。”白起算是应过了,对着顾楠招了招手,就先催马走了进去。

    士兵的眼神扫过了顾楠的脸庞,眼中暗暗吃惊,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目送着两人进去,直到看不到为止。

    “喂,你们刚才看到没有?”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

    另一个声音答道。

    “你不是废话,刚才那跟在白起将军身后的,是个女子吧?”

    “是个女子,而且着实是俊俏,刚才差点收不回神。”

    “武安君却是为何带一个女子进来?”

    “顾姑娘······”只见一个士兵出神地说道。

    “顾姑娘?”

    “对,想来便是了,你们听说了没,武安君收了一个女子做了门生,那女子姓顾。”

    “啊,你这么一说想起来了,顾姑娘,相传是一个难得的才女。诗文极佳,而且兵法上深受武安君的看重。”

    一个老兵却皱起了眉头:“诗文极佳?战场根本不是女儿来的地方,便是我们男人都没几个能保得命回去的。”

    “别聊了。”看似像是队长的人横了身后的人一眼:“这些风言风语,你们自己留着私下谈。若是被人听了去,我们这一队人都没得好果子吃。”

    后面的人缩了缩脖子,再没有人讲话。

    主将的营帐位于军营的正中,便是从营门走进去,想要走到中央也生生是花了十余分钟。

    一路上,除了偶尔几对人还能有几句交谈,大部分的士兵看起来就是一副面孔,一副“等死”的面孔。

    确实是等死的面孔,双目无神,拿着兵刃的手也无力,身上穿着的布袍皮甲看着应该几天没洗了,结了一层垢。

    这样的一副样子去打仗,还是长平那样的举国之战,不是等死是什么?

    顾楠走在路上看着四周死气沉沉的军营,眉头微皱。

    白起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瞥了一眼低着头从旁边走过去的士卒:“觉得这兵营很没样子?”

    迟疑了一下,顾楠点了点头:“这般哀兵,战力十不存一。”

    “那你以为该是什么样子?”白起的一个反问却是把顾楠问住了。

    该是什么样子?精气蓬勃,高呼着为了大秦为了百姓?看淡生死,舍生取义?

    士兵也是人啊。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为了家里的一口饭吃,为了军营的这点饷钱才来参军的。更有的,就是强制征兵来的。

    来了这里的人都明白,他们是来打仗的,是来送死的。

    这脸上,除了等死的样子,还能有什么?

    白起走在顾楠的前面:“年年战事,还有这些人,便是不错了。”

    说着白起侧目看着一旁吃着已经冻得发硬的干粮的士兵。

    顾楠在后面看着白起,身前的这个老人什么都没说,但是顾楠在他的眼里看到的心痛。

    一闪即逝,让顾楠甚至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武安君。”一声高呼,吸引了顾楠的视线。

    却见远处一个身穿黑甲的小将骑着一匹白色的战马一路小跑着走了过来。

    那人的脸孔上还带着些稚嫩,想来应该是只有二十岁上下,如此年轻却已经是个将领倒是少见。

    手里提着一把长戟,身下的白马俊逸非凡,但其实在战场上骑白马是有些不安全的行为。

    毕竟白马实在太过显眼,定是要被对方的箭矢专门照顾的,要不是对自己及其自信最好还是别骑的为妙。

    那少年将领几个呼吸便跑到了白起和顾楠的面前,看着白起,一脸的尊崇的神色。

    却是在军营里格格不入的朝气少年人。

    顾楠暗暗瞥了一下嘴巴。

    说实话她还是有几分羡慕这些少年人的心气的,毕竟他们还年轻,心性高昂,总能让她觉得自己老了。

    但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也已经一把年纪了,上一世的他也已经是一个近三十岁的半步中年人了。

    可惜顾楠没发现,她现在这身体的年纪估计也就十七八岁,却是比眼前的少年将领还要年轻几分。

    “武安君,好久不见。”少年将领兴冲冲地看着白起:“上次和您论的几个兵家问题,我确实已经有了些许答案,还望空闲时分,烦心指点一番,武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