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之说,追根究底,不过三式。”

    王翦坐在自己的枣红马上,一手拉着缰绳一边对着站在一旁的顾楠讲解着。

    别说,平时看他总是发呆,真正说到正事的时候还是挺认真的。

    “其一,为静驭,固己身,不动为本,驾轻就熟。其二,控首尔,掌进退,驾左右而行。其三为催行,急驾飞跃,皆以其为本。控其三术,马术自是可通无碍矣。”

    “首先是驭,上马试试。”

    说着看向顾楠,抬了抬下巴。

    顾楠牵着黑哥的缰绳,侧过头看着黑哥健壮的蹄子,咽了口口水。

    早知道倒是就应该买一匹温顺些的,这匹劣马省是省了,这要是把我摔下来,我可不想下半辈子都在病床上度过啊。

    看出的顾楠的犹豫,白起似笑非笑地说道:“楠儿,上去试试,我,鬼谷,小翦都在,这马自是伤不了你的。”

    我不试成吗?

    顾楠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得看的微笑拍了拍黑哥的马头。

    小声地说道:“黑哥,就看在刚才的马草份上,俺求你配合些啊。”

    “哈哈哈。”鬼谷看着顾楠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这练马之前还要先贿赂马的,这还是第一个。

    拍了拍一旁白起的肩膀:“白起,楠儿的胆量你得练练。”

    白起吹胡子瞪眼地看了一眼鬼谷:“没的你废话。”

    也不知道黑哥听没听懂,有意无意地看了顾楠一眼,对着顾楠侧了侧头,就似在说上马的样子。

    顾楠拉住了黑哥的缰绳,咬了咬牙,一个翻身闭着眼睛跃上了马背。

    别说,马背上却完全不像是顾楠想象的那样那么难以平衡。

    显得很宽大,而且四平八稳的,不难掌控。

    黑哥显得异常配合,为了让顾楠总的安稳些,甚至故意站着没动,四只马蹄子直直地立着,保持着平衡。

    一旁的三人却是愣了一下。

    虽然有些胆怯,这上马,却是很稳当啊。

    “之后便是控马了。”王翦坐在枣红马上,抖了抖缰绳,枣红马自是向前走了几步。

    “如此,催马试试。”

    黑哥的配合让顾楠多少在增加的一些胆气,坐在黑哥的背上咳嗽了一声。

    扯着缰绳抖了一下。

    黑哥没有反应,只是站在原地不动。

    不信邪地在甩了一下,黑哥却是依旧没动,站在原地打了一个响鼻。

    顾楠额头一黑,俯下身子,趴在黑哥的耳边说道:“黑哥,到时候我再给你送几捆最新的青料(鲜马草),你说你怎么也是我的马,给个面子。”

    黑哥翻了个白眼。

    用和马说话来驯马的人,顾楠却是第一个。

    就连白起都快看不下去了,笑骂道。

    “你这混丫头,马能听懂你说什么,是你姿势不对,这甩马绳不是抖一下了事的,要用巧劲,不得甩痛了马,但也不能什么感觉都没有。”

    顾楠被白起说地缩了缩脖子,坐直了身子。

    拉着缰绳又是一抖:“驾。”

    姿势依旧不对,白起一脸无奈。

    王翦翘着嘴角,扯住缰绳,准备再演示一遍。

    这几日的训练他也都看在眼里,顾楠无论是兵法还是剑术都算是进步奇快。

    甚至顾楠在注解兵法的时候,自己也需认真倾听,总有妙语。

    不知道的估计都会当她是从小演习兵法,根本看不出顾楠才刚学兵法三个月。

    本以为她在哪一方面都应该是颇有天赋,现在看来人果真是无完人。

    “顾姑娘,请看,这缰绳应该如此才是。”

    说着正准备在掩饰一遍。

    但是下一刻,却见顾楠身下的黑马竟然真的动了起来。

    “这···”王翦愣在原地。

    就连鬼谷和白起都一阵呆滞。

    顾楠的方式明显是不对,按照他们往日的经验,马是不可能动的。

    谁知这马却是真的动了。

    但是很快他们也看出了端倪。

    不是顾楠有特殊的技巧。

    根本就是那马在配合她。

    甚至只要顾楠的身子微倾就能感觉到要向哪个方向走。

    这马···

    难不成真能听懂人说话不成?

    “白起,这马你挑的?”鬼谷问道。

    白起横了他一眼:“若真是我挑的,我至于如此惊讶?”

    顾楠坐在马上哈哈大笑:“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这马是通灵性的,你待它好,它自然是知道。”

    马真能通人性?

    没人知道,在场的都是懂马的人,对于自己的马也是非常看重。

    平日里照料,擦洗甚至都是亲力亲为,但是没有谁跟自己的马说过话。

    但是有一点他们是知道的,马陪着自己久了,换一匹马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的。

    少了一份默契。

    王翦皱着眉头,看着顾楠的黑马,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马。

    松开了眉头,温和的拍了拍马的脖子。

    马也打了一个鼻鼾,就像是在回应他。

    “你笑个甚,还不快给我下来。”

    白起黑着脸,只见他一跃而起,把在那骑着马玩的开心的顾楠一把拎了下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顾楠的话不能全听,之所以她能骑得稳还是她身下的马的问题。

    要是像她这么练,换一匹马就连骑都骑不得,还练个什么马术。

    顾楠只觉得眼前一晃,就被白起从马上拉了下来。

    难以置信地看着远处的黑哥,这之间可是十几米的距离,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把自己拽回来。

    刚才那个,就是轻功吧。

    “莫好高骛远。”白起拍了一下顾楠的头:“把我的马去牵来,用它练。”

    “哦。”顾楠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退下牵马去了。

    白起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站在那的黑哥,笑了一下。

    这丫头,倒是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