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可怕的毒性……”

    一只黄白相间的流浪猫正懒洋洋地趴在墙角晒着太阳,这时,一个黑黄条纹交错的小东西闯入了它的视线。这是一只金环胡蜂,它悬停在半空,体表比起其它同类颜色要黯淡许多,仿佛沾染了一层暗紫色的灰,渗入体表外骨骼让它显得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流浪猫“喵”地打了个哈欠,抬起右爪企图把这个发出嗡嗡声打扰自己午休的小东西赶跑,但金环胡蜂敏捷地躲了过去,随即将它已经变成了暗紫色的毒尾闪电似的刺向了流浪猫的耳朵。

    “喵呜……”

    猫触电似的僵住了,刹那间变得无神的双眼呆滞地看着早已经没有了那个小东西的前方。它甚至来不及感觉到胡蜂蜇刺后带来的疼痛,就两眼一黑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不过短短一分钟就没了气息。

    “真是可怕的毒性,这绝对不是生物能够自然分泌出来的,都堪比氰化物了吧。”看着这个可怜的牺牲品的倒下,终衡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得到了新能力,自然免不了要试验一番,反正终衡现在有四万多进化碎片,索性就把一只金环胡蜂的毒性提升到了满级。这花了他2000多进化碎片,即其毒性被提升了20多倍,效果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如果按照同样剂量比例来算,世界上最毒的是河豚或箭毒蛙,数克它们的毒液就可以致使数万人死亡;而如果按咬人后致死速度算,最毒的是几种不分伯仲的动物:黑曼巴蛇,蓝环章鱼,澳洲箱水母,鸡心螺,石头鱼……

    但它们都毒不过这只被终衡升级了20多次的金环胡蜂,因为虽然这些生物的毒液几乎堪称无解,可要致人死亡再快也得几分钟到几十分钟。而终衡的这只胡蜂,如果一次性注射全部的毒液,恐怕一分钟不到就能让人死亡,堪称见血封喉。

    终衡推测,进化模板应该是提升了胡蜂毒液的纯度,特别是神经毒素中特有的一种叫做阻质剂的破坏神经系统链接的成分的纯度。然后,毒液在进入血液随着血液循环后,接触瞬间就瘫痪了被攻击生物的大脑脑神经才达到了秒杀的效果。

    “如果上一次就有这东西,就这么一只,恐怕就能把那伙混混杀光吧。”终衡感慨道。

    “是啊,只可惜太贵了,就这么一只就要2600点,我们现在连20只都造不出来。”小倩附和道“就是不知道别的虫能不能提升到这个程度,甚至比它还高。”

    “应该吧,要不是实在太贵了,我都想拿黄猄蚁试试。”终衡道“模板上不是说了吗,类毒腺也可以,黄猄蚁的蚁酸提升之后腐蚀性会不会达到硫酸的效果……”

    “还有猎蝽田鳖这种注入消化液攻击猎物的虫子,不知道提升之后能不能产生眨眼睛把人的手里面的肉瞬间都化掉的程度……”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行动算是完美胜利了,终衡得到了大量的进化碎片,也得到了一个新的能力,还是十分有用的增强战斗力的能力。同时,也为终衡敲响了警钟。

    死在谷底,真名叫陈牧之,但吊上来的因为是塑料做的没有腐烂的二代身份证上确显示叫“张盛生”的进化者的遭遇告诉他,进化者群体间汹涌的暗流离自己并不遥远。

    陈牧之,通过其进化模板和搜出来的假身份证来看,应该是个混黑道的,擅长用毒的杀手。他的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没有被取走,说明有两种可能,如果是因为江湖恩怨被普通人杀了后抛尸在这里的也就罢了,若是被进化者追杀打得重伤,逃到这里后死在野外那就很值得警惕了。

    杀死他的进化者,得有多强?还在附近吗?有多少人?能力是什么……

    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多一道保险,回家的路上终衡咬咬牙,索性又花费了一万多进化碎片,再次制造了5只剧毒的升级后变为暗紫色的金环胡蜂作为最后的杀手锏。

    哼着歌,又一天的黄昏时节来临了,终衡再一次一身臭汗地骑着嘎吱作响的自行车回到了筒子楼.忙碌之后换来的回报总是甜蜜的,今天值得他兴奋不已的不仅是收入了三万多进化碎片和获得了新的能力,还有那个自打成为了进化者后就一直伴随着他的词:

    升级。

    宿主:终衡

    等级:1级(普通人类巅峰水准,与不持热武器的普通人类单挑已几乎无敌,可不持械正面对抗小股特种部队)

    ……

    这是前几天把操控昆虫的数量提升到了100多,外加今天获得的新能力共同作用的结果。

    “今天太累了,明天我们休息一天,后天出去收租,大后天把南边山里那块碎片拿了吧,那一块也有两万多点呢……”一边上楼,终衡一边掰着手指头计算“今天花碎片花太多了,不过还有近三万了,明天应该能收一万多快两万,毕竟攒了两周,后天可能就能拿到七万了,再把那几个离市区比较近的一万点的拿了,加上点零碎的,可能下周就可以解锁属性强化模块了。”

    “但这只是乐观的估计,要是不乐观的话怎么办,比如城里铺道蚁的据点被拔掉,或者那块两万多的碎片那里也是今天的碎片那种情况呢?”小倩说“你还能在十月一号的聚会之前搞定属性强化模块,还要花好几万把力量或者敏捷属性强化两遍吗?”

    “我真是搞不懂你,一边又害怕给人发现,一边又非要去那个聚会,为了整这些所谓的保险措施天天把自己累得贼死。说真的,人家要是真想杀你,特别是那个玩爆炸的出手,你就算解锁了基因融合模块也扛不住吧,何必在这里浪费这么多时间,要是真害怕,干脆别去算了。”她接着吐槽道。

    终衡:“你懂什么,这聚会必须得去,我这不也是为了看看进化者目前在这世上的状况,顺便再收集点信息,增加点人脉嘛。至于强化,你真以为我会傻到和人家硬碰硬啊,还不是为了逃跑预留的,到时候我到那附近了先来个借尿遁,让赵诚那傻小子先进去,把胡蜂放他身上进去侦查一下再作决定不就好了……”

    “再说,那个酒店的地址我查了,是市中心地区,人口稠密,附近也没有什么军事禁区,他们胆子再大也不会大到在这种地方动手吧。到时候我先让金环胡蜂进去侦查,看没问题了再进去,身上留下剧毒小队做保险,看到不对劲了大不了放倒几个人,再利用强化了的身体素质跑路。”

    小倩:“呵呵,那是羊城,不是这偏远的小县城,到处可都是摄像头,真要有事你就不怕因此直接给人全摸了个清楚,再被大股军警堵住啊?到时候你那一两倍常人的身体素质能挡得住几颗子弹?要是没事,你这些准备做了还不如不做。”

    终衡“你说得这些我都懂,但是,你能想个更好地办法出来吗,毕竟,人得见,会得聚,还得保证安全……再说,这些准备怎么能叫白做呢,难道以后我不得早晚做这些事吗,既然能早做,干嘛不早点完成,进化碎片就那么点,你不拿别人就拿了,别的进化者可不会在进步的道路上站着不动给我超车。”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上了楼,全然没发现对面的一栋残破的已经拆除了一半的废弃水泥房里,有几道不友好的目光早就通过望远镜锁定了他们。

    除去对面,筒子楼门口道路的街角,也有一道这样的偷窥狂存在。

    “带鱼,那小子可算是回来了,啥情况啊,跟谁嘀嘀咕咕呢?”废弃水泥房里,一个染着黄毛的混混对着微信的语音聊天窗口问道。

    “他戴了蓝牙耳机,应该是打电话呢。”街角,一个身材肥硕,黑色的画着骷髅头的t恤几乎包裹不住肚子上露出的肥肉的混混道“不过具体说啥因为太远了我没听清楚,他好像说要去一个什么聚会,但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他提了聚会不能不去又要保证安全,这就很可疑了,你们想想,一般人去的聚会需要考虑什么安全问题,这分明是鸿门宴。”

    众混混在屏幕前齐刷刷地点了点头。

    “狗哥,咋办,要不要询问一下熊老大接下来的行动。”一个混混道。

    “是啊,先前獠牙从黑皮(警察)那边就打听到了,咱这些天也看见了,这小子养虫子,还天天出去抓虫子,上星期城东的兄弟还看见他鬼鬼祟祟地带着个笔记本电脑去西村的快餐店里上网。要知道,现在家家都有网,去外面就算不去网吧也得去麦当劳肯德基这种高档舒服点的地方。“另一个混混道“他这么多反常的行为,现在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依我看即便他不是杀兄弟们的凶手,也肯定对这事或多或少地了解些东西,要不要咱装作上去收保护费,把他拉出来问问?“

    黄毛混混单手托腮思索一番,沉寂了许久才道:“东仔,野猫,你俩有这小子会控制马蜂叮人或者他和这事有关的确凿证据吗?“

    “没有。“两个混混异口同声道。

    “那不就得了,因为这事,县里这阵子特地开展了针对咱的什么和谐y县打黑行动。你们要搞他,可以,但你们得弄明白他有和这事有关系,不然万一搞了个没关系的,枪打出头鸟把自己赔进去那不亏大了。“黄毛混混说。

    “那他养虫子……”

    “这不算证据,我上网查了,全国玩这个的没有一千万也有几百万,总之比你想得多。”

    “那我们该怎么办?”

    “先报告熊老大,再想办法试探试探,办法我已经想好了,具体的待会儿再说,咱马上就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