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属于感应模块的全息结构图,可以在本人周边的5米范围内进行缩放(被终衡操控的傀儡也被认同是本人),对任意地点放大任意倍数获取精准的查询。

    图像的清晰度和真实度都是好莱坞级的,完全不是粗糙的三维模拟图可以相比,狭窄的甬道之下,狰狞的骷髅头仰面朝天,空洞的眼窝仰面朝天,似乎在向终衡这个在它沉寂之后不知道多久的来客打着招呼,诉说着自己的不幸。

    如此惊悚的一幕差点吓得终衡从山坡上滚下去,几乎要像个女人一样把旁边的小倩抱住然后再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响彻山谷的“啊”地尖叫。

    又是万万没想到,这下面竟然埋着一具尸体,难怪这附近不像有大量食物存在的样子而这窝红火蚁还能够在此扎根。

    终衡不禁有点反胃了。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又多了一个问题,究竟是挖,还是不挖……

    “挖吧,你人都杀过了,还怕发点死人财,多个盗墓的罪名啊?再说,谁会管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少没少。”小倩怂恿道。

    “好吧,我也是这么想的。”终衡道“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不吸收就没有价值,与其让它们在下面腐烂还不如物尽其用。”

    胡蜂们继续挖掘着,很快就达到了目的地。全息图上,终衡第一次看到了如此之大的进化碎片和那神秘的模板碎片的真容:

    进化碎片仿佛一块洁净无暇的水晶,眼镜片大,1厘米厚,尽管埋在泥土里不知多少年了,但却依然光洁如出,表面看不到一点瑕疵与损痕。模板碎片则是一块七彩色,材质似乎是塑料的指甲盖大的卡片厚度的东西,表面还时不时地淌过一丝极度科幻的绿色数据流般地未知物。它没有进化碎片那么闪耀,但也有着和它一样的即便埋藏了许久却没有沾染上一丝污垢或受丝毫的损毁。

    二者几乎是粘在一起,处在尸体的腹腔中,其中模板碎片还有一小块竟还镶嵌在脊椎骨的中间。

    终衡不禁打了个寒颤。

    “小倩,我,我问你个问题,你,你是继承了系统对吧。”终衡突然想到了一件更加令人震惊的事。

    “嗯。”

    “我的进化模板是不是也长这样,是不是在体内,像生物芯片一样植入在脊椎骨里?”本来终衡以为这里有具尸体只是巧合晦气或者是很久以前的人无知把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当作宝石而作为陪葬品,但看见那镶嵌进脊椎的模板碎片终衡瞬间恍然大悟,马上确认了这尸体的身份:

    不知为何陨落于此的进化者!终衡要回收的其实都是他生前的遗产。

    “罪过罪过。”看着那空洞的眼窝,终衡双手合十又念叨了两句。

    “不是,不过如果你死了,就是了。”小倩说。

    “什么意思?”

    “你可以把进化模板理解成纳米机器人,它可以分解成非常小的比原子还细小的粒子,分布于你的身体里的每一处。你的每一条血管,每一个细胞,每一块组织都有这种粒子的存在,这么多粒子联合在一起,组合起来共同计算协作就有了进化模板,也有了以前的系统和现在的我。”

    “进化碎片也是如此,你吸收之后它就会分解成类似于模板碎片的粒子分布于你体内的每个地方。不过,如果有一天你死了,又没有其他进化者在短时间内来通过碰触你的尸体掠夺走它们的话,它们就会判定宿主死亡自动终止粒子形态回归代表着无主之物的物质状态,就是像下面的那个样子。”

    “至于卡在脊椎骨里,可能是凝聚地方没选好,巧合而已。”小倩笑着解释道“主人,你不用怕的,人死了进化模板也就没用了,下面这家伙生前再厉害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具死尸罢了,他的模板根本没有攻击能力。”

    “我知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再复述一遍!”从小倩告诉他的情报里终衡敏锐的嗅觉再一次嗅到了某些似乎了不得的信息。

    这几个问题,他在那天进了进化者聊天群后回来的路上就在想了,只不过后面碰上了混混上门的事情给打断了,之后也一直处于被遗忘状态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他的思路连接上了那一天撞上年大富产生的断口:

    系统为什么选择我们这些不寻常性格又有一技之长的人做进化者?为什么赋予我们超能力?为什么给我们最符合每个人潜意识深处完美伴侣形象的管家?为什么把我们培养成士兵又不布置任务?一切的一切,都有一个贯穿的线索:

    进化碎片!

    制造了这个系统,制造了终衡等一大批进化者,背后主使一切的存在需要这种东西。赋予进化者超能力都是适合他们兴趣的,赋予进化者伴侣一样的管家更是为了激励他们,让他们去收集不论日后将伴侣化为实体还是升级超能力都需要用到的进化碎片,以达成它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么,进化碎片,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散落在世界各地,大街小巷都有却几乎无人问津?作用是什么?等到进化者所有的模块都解锁了,伴侣也满级了,不再需要进化碎片的时候,会有什么结果?

    看了看全息图上的骷髅,酷热中的终衡不禁有点不寒而栗,感觉一股凉风吹拂着自己的脖子:

    自己有朝一日,会不会也像下面的那个进化者一样,被……

    “主人。”脑海里传来了小倩的声音。

    “啊?!”

    “你心灵链接忘关了,所以你想的东西我都知道了。”

    终衡:……

    “其实你不需要想这么多阴谋论的,因为没有意义。你想想,能造出这种全世界哪怕再发展几百年都没法制造的黑科技产物的家伙,它能不能随随便便弄死你姑且不谈,但它能根据你的潜意识造出我,不是说明了它想看你的思想就看你的思想吗?”

    终衡:什么意思?

    小倩:很简单啊,它既然想看就看,也当然想控制就控制了,自然而然也能够想弄死你就弄死你了。只要它一个自杀命令下去,就像你对虫子下的自杀命令那样,你觉得你能反抗吗?既然不能反抗你就算整天怀疑这怀疑那也没用啊,还不如好好地开发这种超出常人的天赋,过好每一天。它都没叫你做事,你还去想那些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东西干嘛,等它给你布置任务了你再想嘛。

    好吧,真不愧是最理解我的“管家”。

    终衡在心底默默地吐槽道。

    虽然他心里也是像小倩说的一样,不想关注这些注定无解,至少短时间内无解的事,但他还是有几个问题要问。

    “那个主系统权限模块是什么?”首先是这个,因为私自链接这个所谓的主系统数据库可是唯一的会被抹杀的禁忌,不可能没有蹊跷。

    小倩的回答是让人崩溃的:不知道。

    好吧……

    “进化碎片到底是什么东西,除了能在进化模板这里当钱用还有别的用处吗?”

    “不知道。”

    “选人为进化者有没有什么标准?是不是只要普通人接触到了那个模板碎片就可以成为进化者?”

    “标准我不知道,你硬要问我也只能说我无可奉告。不过,模板碎片我知道,普通人接触到模板碎片如果主系统不承认,那也没办法变成进化者,不过你可以选择不回收模板碎片,用它把普通人变成亚进化者。”

    “亚进化者?”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就是残缺的进化者,也可以叫追随者。他们的生死捏在你的手里,因为模板的自毁权限在你这,只要你一个念头就能让他们死。而且,他们的模板是残缺的,进化者有的功能很多都没有,比如修复模块,商城模块,进阶模块,主系统权限模块什么的都没有,只有根据自身条件觉醒的基础超能力和属性强化模块,但是能感应进化碎片,也能用碎片进化能力和提升属性,而且超能力也多半是正版进化者的阉割版。”

    “什么意思?”

    “你的昆虫操控模块提升到极限能达到9级,如果你收一个亚进化者小弟,他觉醒的也是这种能力,可能最多只能达到5级,甚至更低。他的能力没有这么多升级到最后会面面俱到的分支,而是只有你的一部分。”

    “懂了。”终衡点点头道“那如果我选择回收模板碎片呢,那个模板回收模块是干什么用的?”

    “那个?那个可以让你吸收掉你发现的模板碎片,并且获取一部分它的能力,得到一部分其它进化者的进化模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