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

    终衡不明白,都现在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转败为胜。

    “你傀儡死了,名额就空出来了,你手上不还有十几只金环胡蜂吗,可以用。”小倩道。

    “但派它们下去也是送死啊,它们不可能打得过七万红火蚁的。”

    “不是派它们去打仗,再说你也不一定非得打赢,是……哎呀,没时间了,你还想不想赢,想赢就把心灵链接打开……”

    “这……”

    死马当作活马医的终衡照做了,一番心灵信息的接入后,他豁然开朗:自己咋就把这东西给忘了呢?那可是对付蚂蚁的神器啊。

    终衡所在的y县是个地处偏僻的小县城,食品安全问题自然不可能像大城市里那般规范。所以,这里的小作坊生产的零食里用的干燥剂并非大城市里的零食所用的硅胶或氯化钙,而是原始而危险的最早的型号:

    氧化钙,俗称生石灰,一旦接触水就会于瞬间释放出足以将水加热至沸腾的热量。

    氧化钙不仅化学性质不稳易产生放热反应,还是野外生存所用的驱赶蛇虫鼠蚁的神器,凡是撒了它的地方,这些毒虫就不敢越雷池半步——不仅因为那股气味让它们从本能中感到厌恶,即便它们克服本能靠近了,一沾上这种灰白色的粉末身体便会马上在一片沸热中被煮熟。

    早晨出门的时候除了带了面包,终衡还带了两桶薯片作为零食,而里面恰好就有这种干燥剂。

    拿出两包5厘米见方的干燥剂,终衡还是有点担忧:就这么点,量够吗?

    “算了,不管它了!”

    小心翼翼地将每个纸袋子一分为二地撕开,再用傀儡操控控制住四只胡蜂用腿抓住它们,摇摇晃晃地拎着这几乎跟它们的身体差不多大的袋子向下缓缓飞去。

    以往走完只需几秒的50米空路,此刻走得极其艰难,胡蜂们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摔倒不起的垂暮老人,缓缓向下降去。只要稍有一股混乱的气流拂过,就能够让这支最后的希望全军覆没,四只胡蜂的胸腹部等部位都因为抖动而粘上了少许的白色粉末,如果不是胡蜂的外骨骼看似柔嫩实质上是相当于蜜蜂的毒刺也无法穿透的软猬甲,现在它们早就坠机了。

    即便如此,事后它们也不可能活下去了,现在就看它们顽强的生命力能忍受这种致命的侵蚀多久了,终衡完全是在与时间赛跑。

    万幸,除了一只胡蜂因为进入荆棘丛的时候干燥剂袋子被挂住导致自己被白色的粉末覆盖,几乎顷刻之间就被烫成了滚烂的涮羊肉外,剩下的三只都安全地抵达了下方交战的战场。

    此时,短兵相接的双方早已开始了殊死的搏斗,越来越多的属于终衡这边的蚂蚁被击溃,不过短短几十秒的交手就有数百只倒下。

    “别怕,后援来了,去死吧!”

    终衡控制着金环胡蜂,天女散花般地将干燥剂播撒向红火蚁逼近的大部队后方,白色的粉末如飘落的雪,形成一条白色的路,将红火蚁组成的正在冲锋虫潮懒腰斩断。

    死亡之雪!

    又是顷刻之间,局势再一次逆转。

    金环胡蜂来回飞舞着,呈一个x形不断播撒着“死亡之雪”氧化钙,在潮湿的红土地上画出一个个白色的叉。下方,再一次受到空袭,而且是“化学武器”空袭的红火蚁再一次陷入了慌乱。

    氧化钙,这种人工合成的粉末对它们的杀伤自然要远远高于蚂蚁天然的蚁酸,只要沾染到一点,它们体内那为数不多的水分就会被瞬间吸干,整只虫痉挛着缩成一个球状的干尸。因为沾染空中飘落下来的氧化钙粉末而死亡的红火蚁眨眼间就达到了上万,剩下的见到同胞如此惨状的顿时也陷入了慌乱,但它们很快不是因为乱窜跑进了在地上铺出的白色禁区而落得跟刚才的倒霉蛋一样的下场,就是被和泥土重的水分反应而释放的大量热量煮熟。

    它们被分割成至少几十个片区,再也无法聚集成潮,待到氧化钙反应完毕以后,还活着的只剩下不到2万了,其中还有一半多正因为或多或少地沾上了细微的氧化钙粉末而瘫软在地上挣扎,眼看是不活了。

    一个片区引起了终衡的警觉,那是在蚁潮最后的地方,几百只红火蚁仍然聚集在一起,见势不妙,不知遭遇前方遭遇了什么的它们再也无胆进攻,转身向着森林的深处逃去。

    这片红火蚁中的兵蚁至少达到总数的一半,比例明显高于其他片区,而且在其中心,不少红火蚁上下正上下重叠着来回跑动,让整片移动的蚁潮仿佛一条波浪毯子。

    它们明显是在保护着什么——用屁股想都知道,那是它们的蚁后。

    “不会让你逃走的,去死吧。”

    控制着两只金环胡蜂俯冲而下,仅仅是掠过带起的轻微气流就将这为数不多的残兵败将冲散,露出了它们竭尽全力隐藏的目标——一只大约1厘米上下,身体细长但屁股却明显要比其它红火蚁大,浑身上下散发着暗红色的金属质感光芒的蚂蚁。

    失去了手下卫兵的保护,惊慌失措只有本能地蚁后也拼了命了,开足马力向前跑去,殊不知这样只是更好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又一只金环胡蜂落下,挡在它的前面,用翅膀和腿将还在垂死挣扎妄图前来酒驾的红火蚁卫兵扫飞。红火蚁最大的兵蚁都只有5毫米,体长不足胡蜂的十分之一,想击败它的难度完全不亚于人类去屠龙。除非数千只一起汇聚成潮等胡蜂自投罗网再用毒刺攻击复眼和腿缝之类的要害或者靠软磨硬泡咬穿胡蜂的软猬甲,否则面对金环胡蜂这种几十只就可以屠杀数万规模的蜜蜂巢的大毒蜂它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卫兵们都被打得四散乱飞,清扫完最后障碍的金环胡蜂,用它散露着嗜血凶光的复眼,和红火蚁后的可怜巴巴的小眼睛相对,来回转动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算了,这东西对人没什么杀伤力,要弄进化碎片又怕它散播出去危害环境。就算想要这种虫,随便路边一捡一大堆,也不差这几只,还是灭了吧。”连同视野的复眼背后,属于终衡的意识思索一番后,宣判了红火蚁后的死刑。

    还想绕路逃跑的它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力,被金环胡蜂一口能将蜜蜂的脑袋咬碎的口器咬住了胸背,在徒劳的挣扎中被嚼成了一滩肉酱吞下。

    “真尼玛难吃,看来以后干这事的时候得把感官获取拿掉……”

    ……

    当最后一只红火蚁倒下的时候,战争也是时候宣告结束了。此时的战场尸横遍野,臭味横流,几十万各种蚂蚁的尸体铺满了红土地,还夹杂着少量美洲大蠊和金环胡蜂这种仿佛战争中的怪兽巨象的巨型昆虫残骸,配合上弥漫的尸臭味,硝烟味,蚁酸味,石灰味,还有丛林特有的潮湿霉烂味和因为温度渐高而被从泥土中蒸腾出的淡淡水汽,显得格外凄凉。

    红火蚁一方,全军覆没,即便偶尔有幸存的也只是丧家之犬不足为虑,最后不是找不着回来的路离群饿死在野外就是作死爬回来给终衡这边的军队干掉。

    终衡一方同样是损失惨重。蚂蚁只剩下不到一千,其中铺道蚁800多,黄猄蚁50多,蟑螂全灭,金环胡蜂也只剩下没有出动的16只留在试管里的预备役,包括一直作为侦查视野的那只都因为在最后的清场战斗中因为中了十几下红火蚁的毒刺和沾染了残余的生石灰粉末毒发身亡。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胜利了。

    露出一个有些凄苦的微笑,终衡对剩下的16只金环胡蜂发动了傀儡操控:“去把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挖出来吧。”

    至于蚂蚁们,终衡不打算让它们参与到接下来的劳动中,也不打算再把它们带回。它们个子小劳动效率实在太低,终衡还怕它们会对工作的金环胡蜂发动攻击,误伤“友军”。毕竟,终衡还没在哪本文献上看过蚂蚁能和胡蜂和平相处共生的例子,他也不敢赌一下蚂蚁和胡蜂能不能用不同的信息素交流来产生类似之前合巢时的效果。

    所以,他通过还活着的十几个“阵眼”指挥着蚂蚁们爬回了先前的树上,随后撤销了傀儡操控,彻底还了它们自由。铺道蚁的蚁后还活着五六只,黄猄蚁的蚁后也因为它们特有的喜欢将蚁后裹成球来实施保护的习性而活着,只要将它们放生在这里,很快它们就能在这片已经失去了环伺的强敌的环境里壮大,以土著的身份接管这片被红火蚁侵占的土地。

    剩下的,能不能在这么残酷的环境里活下来得看它们自己的造化了,也不知道黄猄蚁蚁后那种唯我独尊的性格是否能在缺乏了终衡的“阵眼”的压制下容纳铺道蚁多后制的习惯,反正一切都交给以后可能会来这里考察的昆虫学家们去头疼吧。

    留下几块冰糖,便彻底不再理会蚂蚁们,终衡控制着十几只胡蜂顺着现成的红火蚁们已经挖好的通道开始了挖掘工作。

    金环胡蜂在野外本身就有挖地洞掏泥土筑巢的习性,干起这种老本行工作自然是得心应手,很快一个直径5厘米,脉动瓶口大的通道被挖掘出来延伸下去十几厘米,向着进化碎片前进。

    半小时后。

    通道离进化碎片只有几厘米了,终衡打开了感应模块中的微观全息图,正准备对照着进行精确挖掘,却看到了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全息图中一个雪白的骷髅头,正以一个狰狞的微笑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