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蚁酸喷射的黄猄蚁就等于没有了防御能力,很快从两边突进来的红火蚁就顺着它们的腿爬上了它们的身体,一边啃咬一边将毒刺扎入。一只接一只,直属部队倒下,锋矢阵崩溃,后方的蚁群再一次陷入了危险。

    不仅是因为没有了训练有素的前排部队作为尖刀队,更是因为失去了大量信息素引导而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跑。蚁群开始不再保持笔直的方向前进,开始出现零星的分化,在某只没有被终衡控制的蚂蚁的引导下分裂出少则几十,多则数百的军队各自为战乱窜的现象。

    “不行,这样下去肯定全军覆没,美洲大蠊敢死队,上!”

    咬咬牙,下一个终衡决定牺牲掉的是作为掷弹兵的美洲大蠊。除却留下三只作为后备外,剩下的七只全部扇动着翅膀飞起,再一次上演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友军的突围的伟大义举。

    这一次终衡冒了更大的险——他让美洲大蠊在起飞之前用六条腿抱上了一根点着的擦炮,充当人体炸弹撞向最下端的红火蚁群。

    “啪啪啪啪啪……”

    美洲大蠊不是善于飞行的金环胡蜂,它们的飞行能力本来就差,更何况现在还抱了个炸弹。四只美洲大蠊连红火蚁的边都没摸着就在半空中炸成了一堆腥臭的碎肉,剩下的三只倒是如愿地撞到了目标,将大批的红火蚁炸飞炸碎,更多的则是被震得跌落下去。

    火药不愧为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哪怕擦炮用的只是威力最弱的黑火药,剂量还小的可怜,但对于这些渺小的红火蚁而言威力也不下战略级导弹了。三声爆炸中,不光又有上万只红火蚁被炸死或者炸散失去了潮流的威胁,更多的红火蚁被爆炸前后产生的烟雾熏乱了阵脚,让下方的包围圈一下稀疏起来。

    “好机会!”

    终衡控制着大军冲杀而下,将红火蚁乱七八糟的阵型冲散。

    一番血腥的厮杀,终衡的蚂蚁大军总算是带着残部冲出了红火蚁的包围圈。

    和刚刚空降时,雄赳赳气昂昂的表现与风貌相比,此时的它们无比凄惨:数量加上红火蚁空巢那里的1000多也只剩下不到5000,而且这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挨了红火蚁的蜇针,只不过是在腿部之类的非要害部位没一下子死亡,但预期寿命最多也不过几分钟到几十分钟。

    这是死亡的时间不是失去战斗力的时间,若是算失去战斗力的时间,更短。

    蚂蚁部队只剩下数千,胡蜂部队只剩下唯一的一只作为监控,蟑螂掷弹兵部队只剩下三只,擦炮倒是还有几百根,但一来不光来不及投掷,二来已经有跟下来的红火蚁来到了这片蟑螂们所在的树叶,跟来的还有数千红火蚁大军。

    再说,香薰烛也要燃尽了,很快就没有火源供它们所用了。

    只来得及投下30多枚擦炮的蟑螂大军被包围了,哀嚎着挣扎着倒下,在倒下前,一只蟑螂用口器叼着擦炮,插入已经快要熄灭的烛光。看着擦炮被点燃的白烟升腾,它松了口,没有将擦炮扔下,而是任其滚落在潮湿的枯叶上。

    “啪——”

    “啪啪啪啪……”

    最后的一根擦炮的爆炸破坏了枯叶的稳定结构。它被炸出了一个大口子,还剩下的几百根擦炮或是保持原样地掉落下去,或是在空中,在地上,或者还没来得及掉下的荆棘丛中被爆炸产生的火光连锁引爆。

    噼里啪啦地爆炸响起,将近一半的擦炮被引爆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荆棘丛。倒霉的它连带上面的香薰烛一起被大片大片地炸碎,木刺如暴雨梨花针四散飞舞,原本茂盛的樊笼在其正中被炸出了大批空洞。第二个倒霉的就是跟到这里来的红火蚁,进入荆棘丛的火蚁无一幸免给炸得血肉横飞,一万多的红火蚁被消灭,即便侥幸幸存也由于爆炸烟雾的干扰,只能在原地绝望地乱转,仿佛找不到妈妈的小孩。第三个倒霉的,就是下面那群追击终衡大军的红火蚁了,先前它们已经给30多跟擦炮炸死了两万多的先头部队,后续部队虽然避开了那片弥漫着硝烟的区域,但被炸得四散乱飞的擦炮仍有十几根不偏不倚地或是空爆,或是直接砸进了它们的军阵里,将大批红火蚁送上西天。

    爆炸响了好久才停,几群被惊动的飞鸟从丛林中一飞冲天,飞向天高云淡的蓝天。幸好南方的秋天虽比较干燥,但丛林底部还是很潮湿的,不然这么多明火火光绝对会引发森林火灾。

    硝烟散去时,又有两万多红火蚁被消灭了,可剩下的,仍然是一个让人汗颜的数字。爆炸消灭了近六万红火蚁,加上终衡的大军突围的时候消灭的三万多只,9万多的红火蚁在这场绝地反击中死亡。

    这倒是个让终衡没有意料到的意外。

    尽管损失都接近10万了,剩下的红火蚁仍然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至少7万的兵力!它们正绕过硝烟弥漫的地方,带着对终衡这帮入侵者鹊巢鸠占的行为的怒火向着自己的窝奔来。

    7万对5000,其中还有一部分是中了毒随时可能毒发倒下的,这帮残兵败将怎么也不可能赢。而且,终衡的傀儡也死了很多,现在只剩下30来只,只能勉强把这5000只蚂蚁控制住,想再摆出类似锋矢阵的杀伤性阵法早已是天方夜谭。

    “完了,这一次彻底要败了。”看着渐渐聚拢起来围过来的红色潮水,终衡不甘心地用拳头砸了下旁边的树,让拳骨一阵生疼。

    想逃,操控范围是有限的,派剩下的金环胡蜂下去接也来不及了,全军覆没将是它们唯一的结局。

    “战斗,然后迎接死亡!”

    终衡暗暗地给“阵眼”下了命令。

    悲壮地死,总比在逃窜中被吃掉要好得多,因为好歹还能拉几个垫背,按照终衡这边平均战斗素质比红火蚁那边高点,以一换二,再拉个上万红火蚁当陪葬还是能做到的。

    将军打了败仗是什么感觉?现在终衡总算是体会到了,那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悲壮,眼睁睁地看着无数属于自己的士兵死去,看着自己的理想抱负破灭,却无能为力。

    如一句话所言:

    “我不怕牺牲,只怕牺牲得没有意义。”

    损失了这么多军队,做了这么大的准备是为了什么?

    进化碎片,模板碎片。

    然而得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还倒贴了好不容易抓来的黄猄蚁和花了几百买的铺道蚁和道具。

    结果,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若是在爆炸中红火蚁的蚁后被消灭了还好,若是没有被消灭,下次来的时候得到了这么多敌军尸体的它们的数量只会再次暴增几万,更何况终衡还不知道它们还有没有剩下的部队还在外面浪没有归巢了。

    终衡不敢赌,也赌不起,他现在只想不甘心地向天大吼一句:“贼老天,我tm咋就这么倒霉!”

    “完就完吧,反正以前也完了不止一次了。”他的脑海中回想着得到昆虫模板前一次次失败的经历:考研的失利、找工作的失败,还有虫子团灭的惨痛经历……

    经历过这么多的他看得开,受得起,反正已经败了这么多了,也不差这一次。那么多次他都爬起来了,反正昆虫模板没长腿,它不跑自己再花点钱准备个几天就可以再来了,只是祈祷这块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别给其它进化者挖走了就是。

    然而,在这个令人绝望这个时候,一向安静的小倩再一次发话了:

    “别太沮丧,你还没失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