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

    终衡万万没想到,除了自己假设的两种可能之外,还有第三种可能。

    尽管现在天气干燥,但在这气候多变的山里,也不见得会持续数月滴水不落,山坡位于迎风坡的那一面也是会时不时受气流带来的暖湿气流沉降影响有些在地理书上被称为“地形雨”的降水,而且有时候这些降水会不亚于盛夏台风来临时的暴雨。

    既然有降水,那地底下的红火蚁自然也会感应到,离开巢穴前往安全的地方避难,并在灾难过后归来。

    这就是第三种可能:终衡先前歼灭的六万红火蚁大军只不过是这窝红火蚁外出避难后可能被冲散了率先的归来的一小部分,而现在,正好是它们的大部队归来的时刻!

    它们避难在一棵树的树洞,而且不偏不倚地正好是终衡的蚂蚁大军驻扎的那一棵,现在,无数的红火蚁正从那棵树的上上下下的大小树洞中涌出,将终衡的大军包围成了一座处在中间的孤岛。

    外部巡逻的零星哨兵已经被尽数歼灭,红火蚁洪流最近的部分离终衡的大军已经不过三米远,而且,已经有零星的在树上爬不稳的红火蚁从天而降掉入了终衡的阵地,将终衡好不容易摆好的军阵搅得一团乱。

    原本趴在树干上静止不动的黄猄蚁现在不是被终衡剥夺意识的傀儡操控状态,自然不可能傻站着不还手。霎时间整齐的阵势荡然无存,而且部分蚂蚁感应到了来临的威胁,竟然主动迎向了四面八方涌来的红潮。

    “该死,给我稳住……”

    终衡控制着傀儡企图恢复阵势,陷入慌乱的蚂蚁现在正处于不知道该听谁的那种纠结,刚听到终衡的命令马上就听到了四面八方其它蚂蚁传来的“有危险,迎敌”的信号,抑或相反。它们不是来回摆动着身体不知道该干啥就是到处乱窜,整体的组织效率极其低下。

    尽管刚刚经历过一个雨夜有所损失,但剩下的红火蚁大军树木也在十万以上,它们感应到了这些在自己侧卧之塔酣睡的家伙,自然决定要将这个威胁彻底拔出。于是,终衡这些零星冲上去以卵击石的散兵游勇根本不是对手,一个照面就被啃噬殆尽,短短数息之间就损失过千,而造成的敌方伤亡连百都不到。

    “该死,怎么办?”终衡的额头急出了汗,再这样下去肯定是全军覆没的结果,一个星期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先突围啊。”小倩提醒道。

    “可是,太多了,跑不掉啊。”

    “能跑多少是多少,你傀儡不能死光,傀儡死了就真完了。”

    在垂直的树上,美洲大蠊组成的掷弹兵部队没办法进行重火力支援,一切的一切只能靠困在那里的蚂蚁大军自己了,照现在这阵势,别说消灭这些红火蚁拿下蚁巢了,能保证它们不全军覆没就不错了。

    “掩护撤退,空军小队上!”

    只留下一只胡蜂悬停作为视野,两只金环胡蜂,四只美洲大蠊飞起来,视死如归地冲向了正在从下而上往上爬的红火蚁洪流。它们义无反顾地撞在树干上,沿着长着青苔的光滑树皮,无视无数红火蚁包裹自己后用毒刺扎入的剧痛向下爬动,直到身体的机能已经彻底被毒液损坏沿着树皮跌落下去。

    6个大家伙的逝去换来了两千余只红火蚁的离开,它们用自己的生命为被困在里面的蚂蚁大军砸出了一条并不宽阔的逃生之路。趁着这个机会,好不容易组建好的一支30x10的排枪队带头率先向下爬去,几乎在涌上来的红火蚁都要咬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开出了突围的炮火。

    “咝咝——”

    这一次,它们来不及后撤保存实力了,虽然如此之近的距离齐射效果更好,几乎数十倍于自己身的红火蚁被瞬间击毙,但更多的红火蚁眨眼间就涌了上来,将这些在它们眼中只是食物的巨人毒倒,再淹没。

    第一排如此,第二排,第三排,一直到第十排都是如此,每一位坚守到最后一刻的枪手都是在开出了最后一炮后悲壮地迎向死亡,用自己的牺牲换取后方的友军的生的希望。

    近距离射击比远距离要好的多,但由于临时组织起来的枪阵数量远远比不上先前,仅仅杀死了近万的红火蚁就尽数陨落了,后面冲过来的只剩下一万五千的大军便开始了血腥而残酷的肉搏。

    两方都是没有什么阵势的一窝蜂地乱冲,所以在厮杀初期,双方密度差距不大的时候死伤换比是差不多的,甚至终衡这边的战损比还高点——因为他有红火蚁们最惧怕的能喷蚁酸的体型巨大的黄猄蚁部队。

    但这样的场面也只是暂时的。等到终衡的部队数量减少,或者上面的红火蚁包围下来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如果不能突围只会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时间,这是终衡现在最缺少的。

    好在,他还有后手——那50只被他直接傀儡操控的黄猄蚁直属部队,而且,它们都是最强壮的一点五,一点六厘米的那种大工蚁,远非其它黄猄蚁可比。控制它们组成排枪阵,效率可不会像利用铺道蚁这种传令兵间接控制那么低下,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了。

    “火力掩护,10x5,三段击!”

    摆出终衡命令中的排枪阵,黄猄蚁们开火了。和之前开火的黄猄蚁不一样,它们没有一次性地喷出自己的全部或者大部分蚁酸,而是一次性只喷出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这样就可以有剩余弹药保证下一次的喷发。

    每次喷发后,它们都会迅速地撤退至军阵的最后再次将队伍排好,让下一排的顶上,直到再一次轮到自己上阵。

    这种排队枪毙时代常见的“三段击”战术效率极高,待到所有黄猄蚁蚁酸喷发殆尽之时,至少5000的红火蚁被它们轰死,造成了百倍于自身数量的伤亡。然而,奈何自身数量实在是太少了,这对于庞大的红火蚁群而言仍然是杯水车薪。

    “摆阵,锋矢阵!”

    接下来,黄猄蚁们迅速摆出了一个“t”字形,如一把锤子一般砸入了前方无尽的红火蚁群之中,以一个整齐划一地张开大颚,左右甩动脑袋的动作迎敌。

    军阵不愧是冷兵器时代智慧的结晶,锋矢阵推进之下,每一只黄猄蚁甩动一次脑袋都能将五六只红火蚁被卷入大颚中夹死连带五六只红火蚁被甩飞。面对这令人绝望的虫潮,它不仅没有被乱哄哄地一窝冲一波击溃,反而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余热,杀伤数倍于自身的敌人。

    可是,正如一句话所言,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一切阴谋都是纸老虎,锋矢阵再厉害也不可能面对千百倍于自己的敌人,在继续杀伤了近千只红火蚁后,这50只直属部队还是迎来了毁灭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