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场战争,终衡不仅准备了充足的道具,还演练了多种用于应对红火蚁这种堪称“红色海啸”的蚁潮的战术。

    这就是其中的一种,俗称“排队枪毙”的排枪阵。

    摆出军阵,还得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利用军阵协同战斗蚂蚁们是执行不了的。但是,通过“阵眼”间接地给蚁群下命令,让它们保持不动,用摆出的军阵只攻击一下就跑还是可以做到的。

    方法很简单,通过一只作为傀儡的蚂蚁,化整为零,先将少量的蚂蚁从群体里分出来,再给它们下命令就可以了。合巢以后,铺道蚁和黄猄蚁已经成了“一家人”,黄猄蚁会把铺道蚁当作同胞,自然也会听从这些所谓早已变成傀儡的“阵眼”的命令。

    红色潮流距离军阵还有十厘米的时候,军阵第一排左侧,等候多时的铺道蚁开始沿线跑动,抬起舞动的触角依次和整齐排列的黄猄蚁的触角接触而过,发出了这样一条信息:

    “蚁酸攻击,然后撤退。”

    “噗——”

    时间把握得刚刚好,在红火蚁距离这个和它们的总数相比完全不值一提的军阵还有5厘米的时候,第一排的黄猄蚁齐刷刷地发动了攻击。

    雾状地蚁酸散开,聚集在一起完全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形成了一道死亡屏障。冲入其中的红火蚁瞬间感觉呼吸困难,身体发烫,站立不稳从树干上下饺子搬地掉落。

    在第一排发动攻击,随后散开向树上撤退而去的同时,第二排的传令兵也开始动了,接踵而至的第二波打击也随着这一排枪兵前进道第一排枪兵先前所站的位置后到来了

    更多的红火蚁下饺子般地掉落,细微的尸体在树干上形成了一股小山崩,把下面更多的同胞砸得掉落而下。尽管蚂蚁体重很轻,即便摔下去也不会摔死,但是被分散的红火蚁根本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可言,完全是被终衡这边的军队收割的菜。

    一排接一排的打击,本来半液状半雾状的蚁酸聚集在一起,甚至形成了一股肉眼可见的薄雾,薄雾中,随着浓度的增加,蚁酸甚至凝华成了一滴滴液滴,顺着树皮淌下。

    进攻的红火蚁大军这下倒了大霉,悍不畏死的它们前赴后继地冲入对它们来说简直等于沙林毒气的薄雾后就损失惨重不说,现在这些形成的液滴于它们而言更是不亚于滚滚火油。

    液滴体积不大,但红火蚁的体积更小,一只液滴能裹挟住五六只红火蚁,将它们化为琥珀再在几乎沾染上它就死的红火蚁群众拉出一条十几厘米长的死亡之路。

    20连击的排枪阵直接杀伤的红火蚁就达到了数千,剩余的将近两万红火蚁也被扩散的蚁酸气味打乱了蚂蚁赖以为生的嗅觉。它们不是站立不稳往下掉就是开始胡乱攻击自己的同胞,再一次陷入了混乱。

    令所有生物恐惧的死亡红潮,再一次被击溃。

    痛打落水狗的时间又到了,待黄猄蚁们退去的时候,从树上冲下的,是5000多只铺道蚁,200多只黄猄蚁组成的洪流。

    这一回,换成红火蚁们体验这种被人海战术洗地的滋味了,本就不善于在垂直地面作战又溃不成军的它们被终衡的蚂蚁大军组成的洪流吞没而过,各自为战或者惊慌失措地乱跑,再一次陷入了被一面倒屠杀的劣势。

    一具具细小的暗红色尸体从树皮上滚落,给树根增加了一层红毯子似的废料。不到一刻钟,树皮上也再没有了一只红火蚁,而树底下的一些残余不多乱窜的或者没跟上大部队脚部的小股红火蚁也被从天而降的铺道蚁洪流杀了个干净。

    这股洪流一路席卷而过,收割所有红火蚁一方残兵败将的生命,直到流动到被轰炸的红火蚁后方部队战场才停下它的脚步。

    第二场战役终衡再次完胜,我方损失2000多,歼灭红火蚁近四万工兵,战损比:将近一比二十。到目前为止,短短半小时红火蚁一方已经损失了六万多的兵力,超过整个巢穴兵力的四分之一。

    半山腰,连续两次大获全胜的终衡陷入了一阵狂喜之中,狠狠拍了下大腿以表庆祝。

    他万万没想到这种排队枪毙的战术居然会起这么大作用,20波连射就对红火蚁的洪流造成了七八千,十数倍于己方的伤亡。当初,因为考虑到黄猄蚁的蚁酸射程较近,只有几厘米,终衡还怕第一道400规模的排枪阵挡不住红火蚁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于自己的洪流,特地还在更高的地方布置了第二道和第三道这样的防线。

    甚至,他已经做好了第一道防线来不及撤退全军覆没的准备!

    “如果是北方那种能够直接将大块的蚁酸液滴喷射到几十厘米外,大群联合起来甚至能喷出浓雾一样的白色酸雾击退黑熊这样的大型动物的林蚁,恐怕同样的数量这样下去一波就全灭了吧?”听了终衡对战况的报告,一边的小倩汗颜地说。

    “差不多吧,黄猄蚁组成的阵法只等于散弹枪阵,那种恐怕相当于炮兵营齐射了。我要有那种蚂蚁,不说多,就3000,把这群害虫全部引出到开阔地上就可以把它们尽数消灭。”终衡说。

    “以后我也会考虑控制那种蚂蚁,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先不提。咱现在再努力努力,争取中午就完事下山吃饭。”

    清场工作进行完后,还剩下的近3000部队一半回到树上,剩下的一半爬往红火蚁的巢穴,准备如法炮制再来一波这样的引诱行动。如果每一次的行动都能够像这一次这般顺利,不出四五次,终衡就可以将这窝红火蚁歼灭到只剩下数千的地步,那个时候,别说这些残部已经不足为虑,就算它们还有威胁,终衡也可以用超能力将它们控制起来收为己用。

    新的敢死队很快来到了红土地的中心,以数量优势将外面活动的数百只忙着修复巢穴的红火蚁迅速歼灭。随后,它们只在外面留下300只作为哨兵等候,剩下的开始作死地走入那条之前红火蚁大规模涌出的蚁道。

    在这昏暗的通道之中,除却偶尔遭受到了零星的最多也不过几十的作死红火蚁的攻击外,这个让人足以患幽闭恐惧症的地方却出奇地平静。

    这太令人诧异了。

    在七扭八歪的蚁道中转了不知道多少圈,也没怎么遭遇到大规模的反抗的,终衡顿时感觉有点纳闷了。

    “会不会是有回来通风报信的蚂蚁告诉它们外面有无法战胜的危险,整个巢穴从地下通道转移了?”终衡暗暗想道。

    这是最好的一种可能。相对地,还有最坏的一种:

    之前歼灭的六万多,只属于它们驻扎在接近地表的地方的分舵,更加庞大的大军还隐藏,或者被塌方的泥土堵在更深的地底下。

    “不应该啊,上一次控制它们的小兵进去侦查显示这些家伙不是没有分巢,最深的地方也不过一米二么?”默默估算着已经下潜的距离,终衡自言自语道“这都进来至少50厘米了,怎么一点大规模地都没有?”

    和被一对一操控所控制的目标心灵相通的终衡到现在也没感觉到丝毫的威胁,甚至,他还通过蚂蚁身上敏感的对震动的感应能力完全无法从这地底下感觉到哪怕一丁点儿那种大规模的虫子聚集在一起爬动带来的该有的震动。

    反常,非常反常!

    连续在地下搜了半个小时,几乎把整个蚁巢底部搜了个遍的终衡即便下到了巢穴的底部,也没有发现大规模的红火蚁存在的痕迹。这支探险队除了零零星星地遭受了加起来也不过一两百的红火蚁的袭击,造成了几十的死亡外,再也没有遭受任何的损失。

    难道它们真的搬走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调大军下来挖洞好了,反正这蚁道四面八方地延伸出去不知道有多少米,要找到不知道得等什么时候了。而且,即便找到,在这昏暗狭窄的地底终衡也不认为自己的那点可怜的军队是近十倍于自身的红火蚁的对手。

    “哈哈,这帮胆小鬼跑了,我看看……嗯,现在10点一刻,按我的两万多大军的速度,恐怕不到中午就可以把这下面的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挖出来了。”反复确认了好几遍巢穴里已经没有了大规模的红火蚁后,终衡才松了口气,切断了对一只铺道蚁的感官获取的联系。

    现在的他在获得蚂蚁的敏锐感官后也能保留自己作为人类才有的视觉,但在昏暗的地底,就是老鹰的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靠蚂蚁敏锐的对震动的感应来感受四周的环境了。

    半个多小时没见光,猛然将感官换回到悬停的胡蜂身上的他霎时间有点不适应,只觉得一道白光笼罩了自己的眼睛,将世界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我日,不会雪盲吧?!”突如其来的暂时失明让终衡吓了一跳,不过在接下来的一两分钟内看着世界慢慢地在一片雪花中变得模糊,再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他又松了口气。

    “还好,没事。”

    “你吓死我了。”小倩说。

    “嘿嘿,没事,只是神经刺激反差而已,又不是我本体的眼睛被反差刺激了,没事的。说真的,我也给吓了一跳,下次不在地底下停这么久了,定期就换一换视野。”终衡嘿嘿地笑道,同时控制着胡蜂用渐渐变得清晰地扫视着周围的世界。

    然后他看见了令他崩溃的一幕。

    “我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