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多只铺道蚁,100多只黄猄蚁从安营扎寨的营地中奔涌而出。

    为了不至于彻底把红火蚁吓得龟缩在地底下不敢出来,也为了把通往地下巢穴的通道给全炸坍塌了而破坏现有的通往3万点进化碎片的捷径,终衡没有再选择继续轰炸,而是让蚂蚁大军上。

    按照红火蚁那生性好斗的侵略性,若有外敌来犯,惯例可都是倾巢而出,御敌于“国门”之外,这样还可以把更多的红火蚁从下面给引出来,然后佯装撤退再来次饱和轰炸。

    短兵相接的残酷战斗开始了。

    地面上的红火蚁还有数千,但四散乱窜,乱成一锅粥,毫无准备的它们明显不可能是这支聚成洪流的先遣军的对手。黑色的,点缀着几点亮眼的黄绿色的洪流一个浪头拍打过去,才一个照面就有数百红火蚁被扑上来的草地铺道蚁用大额咬掉了脑袋,或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倒在了黄猄蚁喷射出的蚁酸之下。

    草地铺道蚁也是少有的几种能够和红火蚁进行正面战场的大兵团作战的蚂蚁之一,除却没有红火蚁那臭名昭著的毒刺和对其它生物赶尽杀绝的恶名外,它们拥有红火蚁所有的优点:生性好战,极强的侵略扩张性,恐怖的繁殖能力……甚至,它们厚实的盔甲让除红火蚁的4,5毫米长的兵蚁外的中小工蚁的毒刺根本无法一击致命。

    混战中,终衡这边的草地铺道蚁基本上是以一换二,甚至一换三,四的更高比例对这群混乱的没聚成形的红火蚁进行碾压。

    而黄猄蚁,由于规模限制虽然玩正面战场的硬碰硬可能打不过红火蚁,但若是论死伤比,红火蚁就算死伤十只也很难拿下一只黄猄蚁。因为它们有对红火蚁伤害不亚于喷火器的群伤武器——蚁酸。

    这种杀伤性武器一出,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红火蚁们马上便如同割麦子般地成批倒下,痛苦地在地上挣扎,每一只黄猄蚁基本上都能拿下十多只红火蚁。

    然而蚁酸毕竟是有限的,不过不要紧,还有体型优势。红火蚁最大的兵蚁也不过四五毫米长,而黄猄蚁最小的用于育幼除螨虫等寄生虫的小工蚁就有这么大了,大工蚁的体型更是达到了一厘米多。

    相差巨大的体型,差距几乎达到婴儿和职业摔跤手,单只黄猄蚁只要不被红火蚁聚成洪流围住,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它们强有力的能把树枝硬生生剪断,把树叶拉弯的大额只要轻轻一夹,被咬住的红火蚁无论是工蚁还是兵蚁无一例外不是被腰斩的下场,更有甚者直接被夹得爆浆。

    即便偶尔细长的腿部会遭受红火蚁毒刺的攻击,也没事,因为它们还有断腿求生的秘诀,只要不断超过三条腿,基本上都能保持不亚于满状态的战斗力

    大战持续了六七分钟,还在外面乱窜的红火蚁基本被屠戮殆尽,终衡的部队也死伤过半,草地铺道蚁死了一半左右,黄猄蚁死了50多,剩下的也没有“弹药”了。

    战绩:平均战损比一比五,歼灭红火蚁七八千,可以说是首战告捷了。

    “前进!”

    终衡通过20个布置在蚁群中的“阵眼”向蚁群下了命令,反正这些家伙本来就是作为敢死队用的,死了也不心疼。

    蚁群开始在尸横遍野的红火蚁巢穴顶部搜索它们巢穴的入口,顺便,再把一些被困在上面,残存的,和地底主力巢穴部分失联的红火蚁再屠戮一番。

    大约十分钟后,寂静得几乎没有一只红火蚁的地面终于有了动静,在一只黄猄蚁无意中搬开了一块堵住一条蚁道的碎土块后,红火蚁恐怖的一面终于在这支从未吃过大亏的部队面前展现。

    如同开闸的水龙头,无数的红火蚁从下面的通道中喷涌而出,将这只黄猄蚁,它附近的几只同类和几十只铺道蚁眨眼间淹没。绝对数量的优势面前,它们连个浪花都没翻起来就倒在了红火蚁的毒刺下,再也没了先前一挑几甚至十几宛如开无双的威风。

    遭受突袭后的首战战损比:几十比0.

    这就是红火蚁的恐怖之处,别看刚才混乱中的它们羸弱不堪,一击就溃,但真正进入战斗状态,反应过来聚成洪流的它们却有横扫千军之力,比它们体型大百万倍千万倍的巨型昆虫,鸟类和小型哺乳动物都得倒在它们尾针的群殴下。

    源源不断的红色潮水从地底流出,数量至少是先前混乱中的溃军的数倍乃至十数倍!在这种绝对优势面前,终衡的蚂蚁部队再也没了先前的威风,只要被红色潮水淹没了就再也没有了爬起来的可能。

    一只铺道蚁视死如归地咬住了一只红火蚁的兵蚁的屁股,有力的大额一下将其如敲西瓜般咬碎了,但是下一秒,至少五六只红火蚁大颚夹在了它的身上,将其撕成碎片;一只黄猄蚁的大工蚁,体型足有一点五厘米,体型对这些红火蚁而言堪比巨人的它仅仅用大颚夹死了两三只红火蚁,就被红面冲来的海啸般地红潮淹没了,连挣扎都没发出几下。

    这样的场景在尸横遍野的红土地上四处上演,哪怕只是一窝蜂地乱冲,团队的力量也是可怕的,先前一比几的辉煌不复存在,大部分属于终衡这边的蚂蚁甚至连一换一都做不到就倒下了,待到红火蚁离开其被覆盖的地方后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尸体残渣。

    “撤!”

    通过躲在最外围的20个“阵眼”,终衡再次发布了命令,尽管这些都是作为牺牲品的敢死队,但也不能这样白白地死在这里。

    “来吧,一会儿有你们好受的。”

    扔下一路尸体,终衡的部队向着来时的路撤去。似乎是有意为之,这些蚂蚁,特别是跑得比红火蚁块许多的黄猄蚁刻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让从地底钻出,满带复仇怒火的红火蚁紧跟其后,不断地将一些缺胳膊少腿的掉队友军吞噬。

    “尽管来吧,待会儿有你们好看的。”暗暗在心底发出了一声冷笑,终衡通过悬停在上空的胡蜂的视野,知道这些红火蚁中招了。

    战争打得从来都是综合实力,是谋略,情报,侦查,武器装备,后勤,场地,当然还有兵力等要素的综合对比,缺一不可。这些作战思想连原始人都不如的红火蚁除了兵力要比终衡这边强以外,剩下的完全都是瞎搞,基本只会“兄弟们冲啊”的无脑干战术不说,对周围敌军的兵力也是一无所知,完全不知已经通过胡蜂这样的“间谍卫星”掌控了它们全局的终衡已经给它们设下了一个就等着它们自己往里面钻的圈套。

    前面,仅剩数百的终衡的蚂蚁部队在跑,后面,百倍于它们的红火蚁大军在追。只见数万的红火蚁从洞中涌出,简单而愤怒的大脑中只有“杀杀杀”的它们穷追不舍,将一个个掉队的杀害自己无数同胞的凶手击毙在地,即使爬上了荆棘也完全没感觉到自己已经步入了敌人的包围圈。

    是时候了!

    在自己这边的残兵败将冲过一道树枝后,终衡暗暗想道。

    “继续扔!”

    “啪啪啪!”

    沉寂已久的“掷弹兵”再次开始了行动。一发发擦炮直接砸在了红火蚁大军前进的路上,每一次爆炸都能把这些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犯了热兵器时代的打仗大忌的红火蚁炸得血肉横飞,数十只,数百只一起同时上天不说,剩下的不是被爆炸前后产生的烟雾熏倒在地,就是被混乱中的同胞们咬死,刺死,眨眼间再一次溃不成军。

    后方部队遭受空隙打击,这一次没有了巢穴这种防空工事的它们除了少量在混乱中逃了回去之外几乎全军覆没。而在前方,红火蚁的先头部队也遭受了终衡后援大军的致命打击。

    近乎垂直的参天古树的树干上,排成一个20x20的整齐方阵,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数百只黄猄蚁将充满了蚁酸的尾部对准了下方密密麻麻的红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