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发现进化碎片和模板碎片的那天回家后,终衡便全身心地投入了这场代号“百团大战”的行动的准备工作。

    几十米的山崖终衡是下不去的,不然别说红火蚁有20万,就是200万,也是几罐杀虫剂,开水或者火油解决的事。因此,和红火蚁进行大战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召唤兽般地位的蚂蚁。

    终衡又通过网络订购了大批的草地铺道蚁,尽管和上一次的那种上千后的群落不是时时都有,但终衡有信心用他的能力人为地制造出数千后,数十万工蚁的群落。

    方法很简单,蚂蚁是通过信息素来分辨其它蚂蚁是否属于自己巢穴的成员的,终衡只需要分别在两窝蚂蚁里控制几个傀儡,在各自的群体里散步“有这种信息素的是我们的同类”的谣言就行了。它不同于让蚂蚁感到危险搬家的那种,因为那种它们还能够由于感到没有危险而出现大量的辟谣者,这种对于根本不会骗人的它们而言完全无法从中分辨出对与错。

    其实不光是此种方法,事先在一个大容器里滴入酒精之类的有刺激味道的液体,等到其浓度蒸发至蚂蚁可以承受的安全范围再把两窝蚂蚁倒进去,它们获取的气味信息素就会被刺激性气味扰乱,一样可以达到合巢的目的。

    但那种办法一来有着一定的失败概率,二来则是只能对同种类的而且必须存在多后情况的蚂蚁有用,远远比不上终衡现在的外挂来的有效:

    他不仅通过合巢合并出了远远超出他的控制极限的200后两万多工蚁的铺道蚁群落,还在其中掺杂了一窝一后1000工蚁的黄猄蚁作为特种部队使用——在野外,多种蚂蚁共生在一起其实是非常常见的,但在人工条件下却几乎不可能。

    黄猄蚁拥有的高浓度的蚁酸,是红火蚁这种小个子的克星,一旦通过腹部的呼吸器官吸入黄猄蚁喷出的雾状酸液,红火蚁的呼吸系统必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气管与体液都会在一片火辣辣的窒息感中伴随着蚁酸的渗入而大面积坏死。

    将近三万规模的大军,早已远远超出了终衡的控制极限——尽管他可以慢慢地将这些家伙整合在一起,可在整合到一起后,想要再次发布“指那打哪”的命令可就难了。那个时候得到命令的蚁群只会变成一盘散沙,陷入如在两堆草垛间来回跑动的纠结的驴子一般,不知该听谁的命令的骚乱。

    因此,终衡咬咬牙,突击了五天将才达到30%熟练度的2级昆虫操控技能练到了满级。2级昆虫操控技能满级以后的他虽然离像操控自己的身体部分一样控制胡蜂在空中进行各种高难度的诸如翻跟头,俯冲蜇刺,极速躲闪等战斗机似的复杂动作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控制胡蜂正常地飞行,躲避障碍物,或者控制蚂蚁蟑螂等行走爬墙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

    然后,他再花费了3000进化碎片又解锁了一个新的子模块:

    **控数量升级子模块。这之后,他又花费了几乎是自己手中进化碎片的一半的一万多点增加了100多个傀儡操控名额,直到将自己的控制极限提升到了两万五千的数额。

    己方数量仅有十多个团,而对方却有100多个,连十分之一不到,又是攻坚战,还得加上红火蚁的对其他蚂蚁堪称秒杀的毒刺,若是在自然界里发生这样的大战,必然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然而正如一场战争实质比的是双方指挥能力这样一句话所言,终衡这一边的指挥能力简直完爆那窝红火蚁一方,他有智慧,有战术,但对方却只有一窝蜂往前冲的本能。

    尽管还不能控制蚂蚁结成军阵,以这种大规模冷兵器战争中最有用的战术对敌,但在家又花了整整剩下的2天演练战术的终衡有信心打赢对方。

    站在半山腰的土路上,终衡伸出大拇指——这是掷弹兵常用的估算距离的方法,估算出下方降落点的平抛距离和自己该使用的力度后,他将装在一个黑色塑料袋里的大军丢了下去。为了保证塑料袋直线降落不至于被风吹走,他还在上面绑了好几个钢珠。

    塑料袋笔直地坠落而下,落在了丛林上方的树冠上,剧烈的震动让里面的蚂蚁大军一阵骚乱。它们很快就在终衡留下的傀儡——50只黄猄蚁,90只铺道蚁的安抚下恢复了秩序,齐心协力地开始啃咬并不结实的塑料袋。

    不到三分钟,一个作为出口的大洞被啃噬出来,两万多的大军在傀儡的引导下向着树下爬去。它们没有贸然发动进攻,而是先在荆棘之上安营扎寨,等待着后续的命令。

    通过一对一操控获取的视野,终衡现在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这片死亡的红土地了,30厘米之下的它一如既往地平静,但其下隐藏的死亡红色潮水将吞没所有敢于降落于上的生命。

    “把这些搬下去,不搬完不要停,搬完了回到试管里去。”打开手中的试管,终衡对里面的20只金环胡蜂命令道。

    他现在可以同时用傀儡操控控制的虫子数量是157,除却140只蚂蚁外,剩下的名额3个给了用于悬停在红火蚁巢穴上方作为侦查的金环胡蜂,14个全部给了将有特殊任务的美洲大蠊。

    至于剩下的17只金环胡蜂终衡没有通过傀儡操控剥夺它们的意识,而是下了将这次用来攻坚用的炸弹——从旧货市场买来的擦炮,那种半条牙签长短,圆珠笔芯粗细,在火柴盒上一摩擦就会被点着,延迟5秒的爆炸蕴含威力足以将可乐塑料瓶炸穿的东西,运到下方14只美洲大蠊所驻扎的一片卡在荆棘之间的枯叶平台上。

    枯叶上,放着终衡之前用14只金环胡蜂一起联合拿绳子吊着运下去的用于点火的熏香用的脉动瓶盖大小的矮蜡烛。拿到这些用于轰炸的战略级武器后,一只只美洲大蠊叼起擦炮,在蜡烛上点燃,在其爆炸之前将它们丢到了红火蚁红土组成的“城堡”顶端。

    “啪啪啪”地爆炸声,伴随着冒着刺鼻的白烟在红土地上接二连三的响起。在这方寸之间的红土地上,这样的爆炸对于这些红火蚁而言简直不亚于人类战场上重炮的火力覆盖,一炸就是一个直径数厘米大的坑。

    纷飞的红土中,伴随着无数红火蚁的成虫及卵幼的尸骸碎屑,给弥漫的硝烟中加上了一丝烧糊的蛋白质味。第一道防御屏障,红火蚁们能遮狂风能挡暴雨“家”的坟包状的房顶在挨了30多发擦炮的轰炸之后直接被整个炸没了,露出下面修得层叠整齐的蚁道——现在,这些内部的交通要道也被炸得塌得塌,断得断,碎的碎,还有更多的埋在地底下的通道被震得塌方导致大批红火蚁被活埋了。

    50多枚擦炮轰炸打击之后,这种从天而降,于蚂蚁看如同神罚的爆炸,还有刺鼻的令人窒息的硝烟让红火蚁们陷入了一片混乱。它们如同一群傻头傻脑的无头苍蝇一般在家园的废墟上乱窜,有的抱着幸存的卵或幼虫乱跑,有的拼命地找着通往巢穴深处的入口,还有的甚至把屁股后的毒刺刺向因为沾染了硝烟的味道而使身上的身份识别信息素变质的同胞,更多的则是吸入了残存的有毒气体,挣扎着倒毙在地。

    爆炸加轰炸后的混乱,给红火蚁巢带来了至少数万的死伤,如果能按照这个比例一直这么死下去,光是终衡手上总共20盒的20支装的擦炮就能把这窝红火蚁统统送上西天。

    擦炮轰炸带来的杀伤巨大,但也仅限如此了。就算全部撒下去,最多也只能炸出二三十厘米深的坑,而红火蚁的蚁巢有时候甚至能达到数米深,刚才那番混乱让它们感到的致命威胁必然会使它们收缩防线,龟缩于至少半米以下的地底。而到那时,打防守战,地道战终衡就更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了。

    所以,趁你病,要你命!

    轰炸之后,自然是步兵洗地的时间了。

    “先遣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