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哥……求求你别,别杀我……我,我把所有进化碎片给你还不成吗……”

    颤抖的少年几乎要吓尿了,举起双手,呆立着一动也不敢动。

    他没有什么昆虫学知识,但也知道被这么大的骇人毒蜂蜇几下,而且全是要害部位会是不死也残的后果。

    what the *?!

    终衡顿时也愣了,这角色怎么反转了,他反倒成坏人了。他打开心灵链接,默默问了下一旁的小倩这少年有没有什么倪端,得到的回应却只是摇了摇头。

    万事和为贵,终衡也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起冲突。反复确认了几番这少年没有威胁后,终衡把部署的金环胡蜂撤了,那少年也瞬间如释重负地瘫软在地。

    幸亏及时终结了这少年和自己对峙的僵持场面,也幸亏现在是晚上,光线不好的环境下如果不仔细看大多数人都是看不见空中悬停的胡蜂的,不然僵持久了引起人们的注意,给安个“抢劫犯”或者“欺凌三好学生的流氓”的帽子让终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说,更有可能泄露自己是进化者的消息。

    刚才僵直不动的场景引发了一些过路的人的注意,包括那伙消防兵,若不是终衡撤得早,让他们临时兴起的腾腾杀气又退下了,恐怕自己就成了被众人“见义勇为”的对象了。

    “你别误会,我,我可不想要你的进化碎片……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神经过敏误会了,我请你吃顿饭赔个不是好了……”终衡赶忙上前扶起跌倒的少年开始补救解释……

    绿茵阁餐厅。

    出尔反尔再次归来的终衡引得服务员们一阵不悦,可毕竟顾客是上帝,人家交了钱你就得乖乖上菜。

    角落里的一张餐桌上,两个浑身散发着汗臭的家伙正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攀谈。

    一番交流澄清后,终衡得知了这个瘦小少年的大概信息。

    少年叫赵诚,16岁,在读高二学生,被分配到的进化模板是“计算机模板”。

    赵诚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死宅,喜欢钻研组装机,以最小的价格获得性能最良好的玩游戏最流畅的机子,对于软件和编程也有一定的了解。酷爱玩游戏的他不满足于光像废宅们那样打游戏看片,用他的话来说,那样太“low”了。于是他自学了编程和建模方面的知识,靠着这些自制了诸如上古卷轴,红色警戒,三国无双等好几个修改性比较强的游戏的modal,开发了几款针对热门网游的外挂软件,还是兼职过气网游私服的后台维护人员,在技术宅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

    也许在软件方面的天赋和知识让那主系统选中了他。大约半年前,走在放学回家的赵诚阴差阳错地成为了进化者。

    “哈哈,没关系的,不打不相识嘛,既然你请我吃了这么好的一顿饭,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了。终大哥你看,这就是我的模板。”

    只要对方愿意展示,身为进化者的终衡是可以看见同类的模板信息的:

    模板名称:计算机模板

    宿主:赵诚(497号进化者)

    等级:0级(普通人类水准)

    可用进化碎片:1098基础单位

    已激活功能模块:主模块大脑内置生物计算机模块2级,副模块修复模块1级,管家服务模块2级,商城模块1级,感应模块(无等级评价)

    未激活功能模块:主模块强化属性强化模块,意识电子侵入模块,进阶模块(进阶后可实现物质数据化传输),副模块模板回收模块,主系统权限模块

    任务:1、请搜寻散落于世界各角落的进化碎片与模板碎片

    ……

    和终衡将来以“武斗”为主,即直接和人动手干架的进化方向不同,赵诚未来的方向是坐办公室的“文斗”。作为一个操纵电子设备,隐藏在暗处的黑客,赵诚的本体没有也不需要战斗能力,可待到他的能力进化到极致后,便可单凭意念入侵世界上的任何联通网络的电子设备。

    那个时候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把全球各大国的核弹当鸡蛋扔着玩——如果他能用电子手段侵入控制核弹发射的计算机的话。

    虽然后期都是吊炸天的存在,但前期也就是现在的赵诚比终衡还弱。终衡好歹还能控制胡蜂蜇人,但赵诚的那个类似终衡昆虫操控的基础能力的“大脑内置生物计算机模块”,除了让他得到了比常人厉害一点的计算力,还有可以将信息通过电子设备输入他的大脑,即那个植入他颅内的生物计算机,获得比常人厉害的不会遗忘输入的信息的记忆力外,没有带给他任何战斗力。

    而且,输入信息和提高生物计算机的计算能力,都是要根据大小多少程度“烧钱”,即花费进化碎片的。

    作为学生,特别是繁忙的高中生,还得兼顾自己玩it的爱好的赵诚可没有终衡这个说好听点叫“开网店的自由职业者”,说难听点叫社会闲散人士,肄业青年,无业游民的终衡那么多空余时间。他也没有终衡那样能号令虫子们代替自己干活的能力,有点近视的他一天能在上下学的路上捡超过10个进化碎片就是烧高香了。所以,在成为进化者的资历上足以作为终衡的“师兄”的赵诚这半年来收集的进化碎片,还没有终衡过去一周时间里收集的一半多。

    这便是他的进化程度过了这么久如此之低的原因。换成终衡,半年时间不说赚个百万点把基因改造模块解锁了,把自己改造成美国队长那种超越常人极限的存在的几十万点还是能拿到的。

    然而还是如那句话所言,上帝给他关上了一扇门,自然会给他打开一扇窗,每个进化者由于天赋不同而进化模板不同,进化路径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终衡需要达到那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特殊条件才能解锁商城模块,赵诚的商城模块却在一开始就随着管家模块的激活而自动解锁了。他可以通过这个模块,在拿到一些比如钢铁,硅片,电缆线等制造计算机的基础材料后,让他的系统也就是现在的管家用类似于凤凰女的操控一切物质(只在制造东西时可以,不可用于战斗)的能力凭空制造。

    喜欢二次元的赵诚的管家的相貌是他最喜欢的动漫人物,被称为“炮姐”的板御美琴,升级过一次后她已经可以脱离跟随赵诚5米限制,也可以被普通人肉眼看见,现留在家中。赵诚不打算再升级第二次了让板御美琴获得实体,一是没有进化碎片,二则是“二次元变成三次元就没意思了,还可能会死”。

    “这就是我的能力了,终大哥,你的能力是操控那些虫子吗,那以后升级了不是可以操控上亿的行军蚁,召唤见谁吃谁的虫潮?!哇塞,简直太酷了,我当初玩星际的时候就知道虫族厉害,没想到现实中也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胸无城府的赵诚一边将自身的能力全盘托出,一边眉飞色舞,口水残渣喷得乱飞地在终衡旁边大声喧哗,全然不顾在西餐厅吃饭应该保持安静的礼仪。

    “没有那么夸张,我学这个专业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学了之后才知道行军蚁那种瞬间吃掉一个人的能力只是想象而已,现实里的它们连兔子那么大的猎物都很难搞定的。”满头黑线的终衡给这个昆虫小白科普道“不过,未来我如果能够同时控制几万只,用人类的智慧让它们摆出合适的军阵,在特定的时候偷袭,应该能达到你说的那种效果。”

    交流中,他特意没有将自己的能力全盘托出。毕竟和赵诚认识还不足两个小时,终衡没有给赵诚看自己的面板,也隐藏了“一对一操控”这个目前的底牌和未来才能解锁的“基因融合模块”。

    赵诚道:“那也很牛b了,别太谦虚了,终大哥。”

    这傻小子憨厚地笑了笑,天真无邪的笑容让终衡都不得不替他担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没见过社会的幼稚宅?得亏你是遇到了我,遇到邪恶进化者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终大哥,你除了我外还见过其他的进化者吗?”赵诚又问。

    “当然不认识了,不然我哪里还会像今天那样神经过敏,怕你抢我东西啊。你不会忘了系统曾经提示的进化碎片可以被掠夺的吧?”

    “当然记得了,不过你也把人心想得太坏了。这社会是有王法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哪有那么多坏人,我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我认为只要我们心存光明,我们的社会就不会有黑暗。”赵诚十分“中二”地说道,听得终衡又是一阵汗颜“你看,今天我遇到了你,你不就不是坏人嘛。”

    你还是太na?ve,需要学习一个啊……

    终衡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跟这种中二漫画看多了的死宅争辩这些为人处事方面的问题没有丝毫意义,终衡索性不去理会赵诚的这些幼稚话语,反正自己跟他只要求同存异就行了,赵诚就算有一天自己把自己带沟里了也不关他的事。

    “你呢?”他问道“难道y县还有别的进化者?”

    “没有,除了你我没在这里见过其他进化者。”赵诚答道,然后他的下一句话如一道从天而降,撕裂苍穹的狂雷砸在终衡的头上。

    “但是别的地方有,我在羊城见过两个,网上也认识几个,我们还有个q群呢,我介绍你进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