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

    终于收到了第一笔入账的金额。不多,是卖出两只新后的钱,扣掉邮费才50块,可终衡仍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冬日的第一抹温暖的阳光终于破去了持续了许久的严寒,将冰封大地中的无数冰雪融化了微不足道的一丝。

    凛冬虽未终结,暖春却已不远,接踵而至的,是积少成多不断升高的账户余额:

    +100

    +230

    +30

    +500

    +720

    +301

    +1s

    ……

    咦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管它,总而言之,一直以来困扰终衡的经济问题,这块始终盘踞在头顶的“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乌云,总算随着小溪般汇入的一笔笔零钱被破去了。

    每天少则数百多则数千的钱款流入自第一笔账款流入持续了一周多,让终衡总算有了离家“创业”以来的第一桶金:

    10652。

    不多,在帝都连个骨灰盒大的面积都买不起,但在这小县城,只要终衡不沾黄赌毒,足够一直以来都不怎么会花钱的他霍霍好几个月了。按这里每月二三百的筒子楼房租,平均工资2000的收入水平看,他两个星期收入一万多已经是个小土豪了。

    十多天,除了前三天整天忙于在网上谈生意与为发货奔波于快递站点(由于终衡住在老城区,快递不,需要去特定站点收寄),后十多天算是比较清闲的,终衡索性就把另外三件没完成的事给办结了。

    第一是那一窝金环胡蜂。

    自打成了进化者,终衡每天在兴奋地使用能力之余,睡前总会有一丝忧虑。

    “进化碎片可以从其他进化者处掠夺”

    每天睡前他的脑海里都在响彻这一句话。

    终衡每天都在担忧第二天会不会有什么邪恶进化者打上门将他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碾死,因为他除却每天让小倩盯着屋外的动静和始终保持着傀儡操控模式养在一只大试管里的三只金环胡蜂外别无任何防御手段。

    把这窝金环胡蜂弄回来养在厕所里后,他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虽然不知道现在世界上的其他进化者实力有多强,也许这窝毒蜂在对方眼里仍然不值一提,但有个念想多种手段总比没有好。

    数百只蜂,只需要终衡用傀儡操纵控制住十只跳段意味着攻击的空中华尔兹,就会不顾一切地用让人挨上一针就有可能住院的毒刺进行披头盖脸的打击。到时候,再加上被控制着的这十只作为“毒蜂黑云阵”里的阵眼一般存在的,脚趾头大的金环胡蜂对敌人的眼睛,颈动脉,裸露在外的皮肤之类的要害招呼,终衡相信哪怕海豹突击队,三角洲特种部队,阿尔法特种部队这种世界顶尖的特种部队想来搞自己恐怕都得吃个大亏,被蜇住院甚至蜇死几个。

    当然前提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能力。

    为了搞回这窝毒蜂,终衡可谓是下了血本,引导它们搬家就得花个2多小时跳“8”字形华尔兹再加上把它们运回来要走20多公里山路不说,订做加改装那个容纳它们的容器就花了2天多的时间。

    终衡现在只有碰触到一只昆虫后才能对它进行傀儡操控和下命令操控,其中傀儡操控时本体离**控的对象不能超过100米,否则会失效。至于一对一操控,只能用在傀儡上。

    换句话说,他还不能完全控制这一整窝金环胡蜂,特别是在他近在咫尺地接近它们的时候,他根本不可能用有延时的傀儡操控像先前利用蜂类的社会漏洞让它们搬家的时候一样,命令这窝领地意识非常强的家伙乖乖♂站好,不要攻击自己。

    到时候不说大部分,即便只有个位数出手,也足够让他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因此终衡不能让他们在厕所里直接筑巢,那样这屋子就没法住了,更不可能让它们在家附近筑巢——消防接到街坊报警摘蜂窝的事在媒体上可不少。

    这就需要一个特制的容器了。

    他先在商场买了个容积在1立方米左右的硬塑料整理箱,几块塑料隔板,一个电脑用换气扇,铁丝防蚊纱窗,一条洗衣机用排水管以及透明胶等物件,再找了一家五金店,花了800块拜托师傅进行改装。

    改装过后的整理箱是这样的:它的顶盖被封死了,里面装了方便金环胡蜂筑巢的吊架,外壳扎满了直径5毫米左右,既保证透气又保证金环胡蜂不会出来的孔。左侧装了用来保证通风的排气扇,排气扇的里面部分用纱窗上的铁丝网罩住,以防止胡蜂逃走或在换气扇开启时被卷进排气扇里搅死。

    前侧开了一道用作进口也用作喂食的直径10厘米的门,门后是一条用支架支撑的倾斜向下的塑料管道,装有箱顶上通过上下拉动控制开关的阀门,形成类似密封仓的结构。

    右侧也有这样结构的管道,不过是凸出来的,一般情况下保持关闭,只有有敌人突入室内的时候才会打开放出金环胡蜂迎敌,偶尔也会派傀儡控制的那十只蜂通过这里进去清理垃圾。

    最后的后侧,则安装了那条塑料做的洗衣机软管作为出口,软管也装有阀门,通过厕所的排气口延伸至外面,作为胡蜂们的平时进出口,这样既保证了它们的日常生活和出战迎接屋外的来犯者,也保证了只要它们不倾巢而出,街坊邻居就不会发现它们,一两只的进出也只被当做偶尔飞过的虫子罢了。

    这样做也不是没有代价的,终衡不得不拆除厕所原有的排气扇,并且将除却延伸出去的洗衣机管道以外的厕所排气窗拿胶带堵死。

    以后拉屎只能臭着了……

    一整套工作的完成花了终衡1000多块,将近这些天收入的十分之一,让终衡肉疼不已。

    他给这个造型奇葩的容器起了个俗套的名字,蜂巢1号,灵感来自生化危机那部电影。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终衡租了辆电动三轮车,用黑布罩住蜂巢1号,来到那窝金环胡蜂搬家一次后的地方,如法炮制将它们带回。

    第一件事暂时告一段落。

    这第二件事,是进化碎片的搜集。

    终衡的进化碎片数量极其匮乏,只有600多点,升级一次昆虫操纵都不够。

    100是系统初始时候送的,200是解锁小倩送的,还有300多是那天捉黄猄蚁时候捡的,其中还有290多是走了狗屎运在野外捡的一块大碎片。

    这搜集进化碎片可以说是进化者的头等大事,和进化模板相关的各种事项都离不开它的消耗。然而先前的经验已经告诉终衡搜集它们实在是太费时间了,除了运气好捡到那些大块的,比如眼镜片那么大一块大概有一万多点,米粒大的大概有几十上百点,大部分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的零散碎片搜集起来十分蛋疼。单纯去搜集这些零散的,即便在市区这样明朗的环境下进行搜寻,一天下来也搜集不了100点,更别说那些为数更多的散落在荒郊野外的了。

    搜集它们简直困难重重,可这种零散碎片占据碎片数量的绝大多数,至少80%,放弃又太可惜了。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甚是鸡肋!

    于是,终衡就把这个鸡肋的任务交给虫子了,扛下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的是他控制的第四种昆虫,草地铺道蚁。

    草地铺道蚁是一种只有三四毫米大,黑色的广泛分布于除却南北极外世界各地的小型蚂蚁,它们的生存能力极强,哪怕是城市路边水泥地的一条裂缝,都足够一窝数百规模的草地铺道蚁在此扎根。

    赋予它们如此强盛的生命力的不仅有坚实的哪怕人用手抓,只要不可以捏碾都能保护其下脆弱的*不受伤的外骨骼,还有它们堪称恐怖的繁殖力。

    这是一种实行多后制的蚂蚁,一窝最大可以达到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规模,支撑这庞大规模的,是背后一起共生的数百乃至数千只蚁后的集体下卵爆兵。

    繁殖快,适应力强,又是本地物种不会造成生物入侵,在几乎不属于生态圈的钢筋水泥城市也不会造成环境承载过载,实乃最好的派遣炮灰。

    终衡没有去捕捉它们,而是选择了通过网络购买。

    这种蚂蚁到处都有,它的价格也比黄猄蚁不知道低到哪里去了,买的群落越大越划算,如果买1000后的超级群落一只蚁后附带上百工蚁平均下来还不到2块钱。

    在虫子论坛上,终衡从一个刚刚挖了一窝上千后十几万工蚁的虫友那收购了其野采成果,并特地嘱咐这位虫友必须把蚂蚁按一后几十只的规模拆分开来拿试管装好再发过来,令对方叫苦不迭。

    待到这帮又让终衡出血将近2000软妹币的家伙到货后,终衡便挨个挨个地给每个被分出来的蚁巢下了“收集进化碎片然后放在试管口”的命令,这种程度的命令以蚂蚁的智商还是能够理解的。

    他带了500条试管出门,作为初期的先遣军,每走20米,就将一条试管倾斜着埋在绿化带或树坑的泥土里,只露出20度朝天的管口,每个据点旁也都放了防止蚂蚁饿死而准备的冰糖碎片。

    以后这城里的零碎进化碎片就不劳他去挨个收集了,终结只需要扮演一个周扒皮式的地主形象,定期来埋试管的地方收租就可以了。

    短短一周,他的行动就有了成效,排除掉那些因为自生适应力不够团灭,或者不慎被清洁工大妈和熊孩子这样的人为因素拔拔除的,剩余将近400个据点都拥有少则几个,多则数百的财富,汇总起来总共达到了一万多点,凡是被埋过试管的街道,进化碎片几乎被扫荡殆尽。

    也只有终衡这种特殊的能力能够如此之快地扫荡进化碎片了,其他进化者如果没有他这种寻宝+仆从的bug级能力,想弄到如此多的零散进化碎片不花个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

    至于这最后一件事,就是进化模板的解锁与升级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