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岖的山路上,一辆旧鸿雁自行车正以一种远远超出它的设计能力的速度狂飙。

    车座上,一幅恐怖片里的诡异画面正在上演——前座上,一男子死死握着车把,顶着几乎吹的眼睛睁不开的风露出狰狞而不羁的狂笑;后座上,一古装的白衣女子死死地扒着前面男子的背,凌乱飞舞的黑发中若隐若现着一张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

    极速狂飙的鸿雁牌自行车冲下长坡,闪过急弯,溅起路边的一摊摊山间偶尔下起的阵雨带来的积水,配合着犯贱似的谈笑风生,气得几家农家乐门口坐在路边抽烟摆摊聊天打屁的大爷大妈在背后留下一句句带着脏话的臭骂。

    好在现在小倩不能被除了终衡外的人看见,不然见到这副“鬼上身”的场景他们可就骂不出来了。

    回去的路因为都是下坡要比来时轻松不少,迎面而来的凉爽的傍晚山风将劳累了一天的疲惫驱散不少。

    今天的收获不可谓不丰富,30多窝黄猄蚁,少则几十,多则数千;300余点进化碎片;成功控制的两只忠心耿耿的金环胡蜂护卫;还有一窝300多的刚刚搬迁到国道边准备下次再搬回家的“预备役”。

    “看到那个1公里的下坡没,咱冲下去可爽爆了!”

    “小心点啊,万一摔了受伤不说,后面一包收获可就没了!”

    “放心,我8岁就骑着这种车玩这把戏了,这种老自行车结实的很,没那么容易散架。再说……”

    “你现在都没实体还怕被甩出去?哈哈,坐稳喽!”

    “啊——”

    随着加速几乎达到了50公里时速的自行车飞速从山上冲下,极速的刺激让终衡和小倩的身上传来一股股坐过山车般地失重感。

    不到一个小时终衡就回到了住的筒子楼。

    整理好今天的收获,疲惫不堪的终衡草草洗了个澡就瘫软在床上。

    “明天别叫我,让我睡到自然醒。”

    昏昏睡去,再次睁开朦胧的睡眼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一点。

    “几,几点了?!”

    “一点半了,懒虫!”

    “一点……啊,这么晚了……你啥时候进来的?!不是说了我睡觉的时候不许进来嘛!”

    “你问我几点我当然进来了,再说你又不是*,怕什么!”

    “别bb了,我得赶紧干活了,你怎么不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看着点……哦,忘了,你现在没实体……”

    一番慌乱中,终衡手忙脚乱地打开了跟了自己将近5年的笔记本电脑,开机带起的机器轰鸣如同这个超龄服役的老家伙的喘息,预示着忙碌的开始。

    果不其然!

    打开淘宝店,登上qq号,微信号,还有一堆各种乱七八糟虫子论坛的账号,终衡发现上面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信息挤爆了。

    “卧槽,30一只黄猄新后,骗子吧?”

    “楼主还在吗,给我来10只新后!”

    “我要一窝300工的!”

    “在吗?不在我去别的地方买了啊!”

    “我要,还有吗?”

    “散了吧,楼主去敬事房了!”

    “您好,你哪里的,邮费多少,全部加起来少于1000块的话我全包了……”

    大大小小的订单,还有各种疑问的信息,照这架势,全部谈成这一次的黄猄蚁不光能全部卖出去不说,终衡恐怕还要背负至少20个订单。

    全部加起来,将近2万的收入!而且是净收入!

    看着密密麻麻的信息,终衡激动得想哭的心都有了,果然这场价格战打得很成功啊,将本来毫无波动的黄猄蚁市场硬生生从买方市场打成了属于终衡一人的卖方市场!

    当然,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毕竟钱还没进账,一边激动地敲着键盘回答着目不暇接的一个个问题,终衡一边用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疲惫精神再次开启了昆虫操纵的能力。

    他要做一件,让无数虫友想都不敢想的事——让蚂蚁人工繁殖!

    蚂蚁之所以一直无法人工繁殖,完全是因为它们独特的交配方式。

    这种交配方式叫“婚飞”。

    作为繁殖用的雌蚁,雄蚁刚羽化成年后的时候是有翅膀的。每当繁殖的季节,它们便会飞出蚁巢去寻找伴侣交配,一方面为了获取新鲜的基因防止近亲繁殖导致基因退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扩张种族的生存空间,寻找新的栖息地。

    当发情的雌雄蚁相遇后,它们就会开始交配,所有的交配过程都在空中完成,其“缠缠绵绵翩翩飞”的范围甚至能够达到数公里直径。为了防止遇到需要看男科的有“不育症”的雄蚁,蚂蚁的交配采取混乱的群婚制,以便获取更多的优质精源细胞——它们将被储存于蚁后屁股上的储**中,直到蚁后死去。

    所以,春夏日的属于蚂蚁的繁殖时分,经常可以在缺乏掠食者的傍晚时期,在天空中看见无数雌雄蚁混作一团,开启一场壮观的“**”空战。

    如此苛刻的繁殖条件,自然也让一座座无法逾越的高山堵在了人工繁殖蚂蚁的路上:到哪里去搞那么多的雌雄蚁,到哪里去找那么大的繁殖场地,到哪里把交配过的只有厘米长的蚁后捡回来,怎么保证它们一定会交配……

    但这些和先前采集的时候一样,对终衡来说统统都不叫事,别说在繁殖季节,就是在寒冬腊月这样的非繁殖季节,终衡只需采用三种操纵模式里最简单的下命令操纵,下个“交配”的命令,就可以让蚂蚁在方寸之间的整理箱里繁殖成功。

    打开一个个罐子,终衡先用傀儡操纵控制一两只工蚁散发让“没交配过的雌雄蚁出列”这样的信息,再将一只只扇动翅膀飞出来的雌雄蚁捉住,在接触中下个“交配”的命令,最后再把它们丢进一个长宽高皆为一米多的塑料整理箱内。

    蚂蚁的社会是母系社会,蚁后是****完全发育,交配后可以生育的雌性,工蚁,兵蚁皆为****不发育的雌性,受蚁后的分泌的特殊信息素刺激几乎不能产卵,当然,即便能,没有交配过的它们也只能产下俗称“营养卵”的未受精卵。

    这种未受精的卵也能孵化,孵化出来就是不同于它们的异性,即只有一半染色体,几乎游离于蚂蚁的主流社会之外的雄蚁。

    作为缺少了另一半染色体的单倍体生物,雄蚁对比雌蚁就像是个不完全的失败造物。

    它们身材瘦弱而矮小,体型甚至不到蚁巢中最大的蚁后的一半,部分种类的蚂蚁的雄蚁体型甚至达不到蚁后的十分之一。由于缺少一半基因代码,它们不仅长得更像蚊子而不是蚂蚁,发育也不完全——很多种类的蚂蚁的雄蚁破蛹成年后,甚至没有可以进食的口器和完整的消化系统,在幼虫期储存的生物能耗光后,只能活活饿死,累死。

    雄蚁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在繁殖季节飞出去交配,传宗接代,最后耗尽体内的能量后死去。

    这种营养卵只有在繁殖季节才会被大量孵化,搁在非繁殖季节,特别是漫长的冬季,它们都是雌蚁们口中的甜点。

    好在现在是繁殖季,没有交配过,俗称“公主后”的蚁后挺多,用来当炮灰的雄蚁更多,一番折腾直到傍晚,整理箱的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的雄蚁的尸体,还有两百多只交配完成的黄猄蚁新后在完成交配后折了翅膀,惊慌失措地在这它们无法理解的半透明的地上乱爬。

    一直工作到半夜一点,终衡才合上笔记本电脑沉沉睡去,以便积攒精力开启将会更加忙碌的下一天:

    打包,发货,收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