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收藏,求推荐,推荐破30爆发,收藏破20爆发)

    “啊……”

    带着一丝幽怨的柔弱声音哼起了歌,歌声婉转而悠长,蕴含一丝悲凉的意味。

    一缕缕白纱凭空出现,舞动着,纱间半透明半不透明的,映出里面的人模糊的面庞。

    “自动设置完毕,管家服务模块已激活,系统服务升级完成,请查看。”

    自动设置?好像我从来没设置过啊?

    “噗——”

    正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的终衡将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大口水喷了出去,渗进气管里的水呛得他捂着胸口趴在地上一阵咳嗽。

    “开,咳咳,开什么玩笑?!”

    一边摸着火辣辣的疼的喉咙从地上爬起,他一边看着空中凭空出现的那个人影。

    “嘿嘿……”用白纱挡住那张美丽的面庞,凭空出现的人影微微一笑。

    对于管家服务模块激活后会是什么样子,终衡先前曾经有过数种设想,比如服务语音不再机械化,而是变成类似钢铁侠里的贾维斯一样人性化一些,具备一定的智商和情商,而不是只会一直冷冰冰的提示。

    又或者是设置一个类似全息投影的人物形象,有些像某些游戏初始设置人物,需要自己捏脸,选择性格,行为方式,动作模式什么的。

    然而系统却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终衡此时一脸懵逼地看着空中漂浮着的那个身影,如果不是今天他的三观早就被这进化模板颠覆得足够坚强了,换作昨天的这个时候的他现在说不定得吓得跳窗逃跑。

    顺便,再尖叫一句:“鬼啊!

    空中漂浮着的人一袭古装白衣,柔滑得几乎能在灯光下反射出人影的黑发扎成古代的高高的发髻,浅褐色的眼珠释放着一股意味着柔弱得惹人怜爱的目光。这双能激发出人,特别是男人的保护欲的神色媚眼的如深海中的漩涡,配上白嫩的鹅蛋脸下方的微微一笑露出的可爱小兔牙,足以能将任何人的魂魄勾走。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这张脸,这副装扮,这个漂浮在空中的女子,是87年王祖贤版倩女幽魂聂小倩的扮相,她是谁?!

    “系统,系统,这是怎么回事?!”终衡急忙问道。

    熟悉的女机械音不见了,一向有问必答的系统居然哑了。

    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只剩下终衡和空中漂浮着的顶着王祖贤脸的“聂小倩”四目相对。

    许久,一个柔嫩的声音的出现打破了僵局:

    “从某种角度上说,现在,我就是系统。”

    “噗——”

    刚喝入喉咙缓解燥热的一口水又喷了出去。

    终衡的反应此时总算是上线了,他的脑海里回响起了先前设置时出现的“自动设置完毕”的提示音,那声最后的女机械音的“系统服务升级完成”的提示音。

    这王祖贤相貌的“聂小倩”,是被激活的管家模块。

    可是,说好的设置呢,貌似自己刚才一点要求都没提,系统自己就自作主张完成了设置工作。

    似乎是继承了系统心灵感应的能力,“聂小倩”再一次开口:

    “这个……这个该怎么解释呢……”

    “噗——”

    你丫还健忘啊,终衡真不知该如何吐槽,这系统服务的水平究竟是升级了还是降级了。

    “这个……准确来讲,我是一个综合体,我的形象和性格是以前的系统自动根据你内心最想要的服务方式的渴望具现出来的,我拥有原先的系统所有的功能,以及你的所有记忆,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帮助你解决问题,还有出谋划策了。”

    “请接收妾身的问候,主人。”她落在地上,向终衡道了个古代妇女才会做的万福。

    噗——

    这一回,不是喷水,是几乎要喷血了。

    “你,你拥有我的记忆?!”

    终衡想到了自己大脑里的某些不好的东西。

    “是的。”

    “你可以像以前的系统一样感应我的内心想法?”

    “是的。”

    妈妈呀,这回彻底没有秘密了!

    终衡顿时欲哭无泪,那岂不是以后内心只要产生某些龌龊的想法,都能被她马上知道,只希望她不会把自己的秘密通过微博什么的透露出去。

    “这个……主人,其实你不用担心的……人家……”“聂小倩”似乎是再一次感应到了终衡心底的想法,抬起纤纤素手遮住了有点发红的脸“人家,人家只属于你一个人……不会把你的秘密透露出去的……”而且……

    “噗——”

    如果现实像卡通一样,终衡现在体内的血已经吐光了。

    “停!”终衡用一个几乎哭出来的难看表情说“我求求你行行好吧,以后不要我想什么你就说什么……你看见了我的想法,就自己憋着,就当我什么都别说,别说出来行吗,我很难堪的……”

    “好吧。”

    “那就好。”终衡松了口气,心底感叹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以后得过上类似绝对合格的党员的三番我次自我反省,批判整顿思想的生活了。

    “你说你是系统,那么,就该为我服务,绝对听我的命令的对吧?”

    “是。”

    “那好,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明白吗?”

    “明白。”“聂小倩”又道了一个万福。

    “停——”终衡赶忙阻止,要是再这么下去,恐怕自己的精神要崩溃了“以后别在我的面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受不了,你有我的记忆,能看我的想法……能理解吧,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明白?”

    “明白……嘿嘿嘿,主人,嘴上说不要,心底却很老实哦……这样不好,你应该……”

    “停——”

    噗——

    说好的绝对服从命令呢……

    闹了半天,终衡总算是弄清楚了这“聂小倩”是怎么回事,原来,原先的系统可以理解为类似网游正式发布前的“内测版”,现在的,才可以算是美名其曰“人性化”的“公测版”。

    首先是智能方面,原先的系统的水平只能机械地回答问题,智商不会比银行里的自助服务柜员机高多少。而现在的“小倩”,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人工智能,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人”了。

    她拥有自己的性格,完全和人一样的思维方式,甚至具备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这些都是先前的能够随意读心的系统根据终衡最深潜意识里对伴侣的定义与向往塑造的,尽管终衡觉得系统是不是读心读错了,因为他记得自己上一次看见这张王祖贤相貌的脸好像已经是近十年以前的事了,还是在电脑上跳出来的病毒式八卦新闻里瞥到的。

    其次,是比较闹心的一点,系统为了更好地帮助终衡处理以后的问题,特地把终衡的记忆赋予了她,并且还保留了曾经系统拥有的和终衡内心相连的功能。这样,只要以后一遇到问题,“小倩”就可以从终衡的需要出发,用理论上最适合终衡的方式方法辅佐终衡解决问题-当然,如果她没有学习新的知识的话,仅限终衡现在的知识所能解决的问题。

    从某种程度上,她对于终衡来说只是多了一个合自己心意的辅助思考问题的秘书而不是一个全能的助手。打个比方,如果做一道符合终衡现在知识水平的数学题,小倩可以提出终衡没有想到的思路,或者提醒终衡在解题过程中可能遗忘的需要用到的公式。但若是超出终衡水平数学题,比如哥德巴赫猜想,那么除非她现在开始发愤图强学到远远比终衡还要多的多的知识,也许……到猴年马月就可以了——终衡对她的学习能力一点也不抱希望,因为那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不是天才的终衡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晓的。

    不过以后多个出鬼点子的狗头军师也不错,只要把那恶心的心灵相通去掉就可以了——万幸的是,它是可以选择切断的,不然以后一旦遇到终衡思想不纯洁的时候,鬼知道会不会上演某些日本小电影里的场景。

    总得来说,除却现在没有实体只是个类似只有终衡才能看见的全系投影,不能对现实施加影响外,她几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最后最令终衡震惊的是,这种全系投影的状态也并不是永久的,因为管家模块和终衡的昆虫操控技能一样,是可以升级的,升级一次,小倩就变为可以被他人看见,能够间接对现实施加影响的全息投影,升级两次就能变为实体,升级三次,就能变成生物学意义上的真正的生命体,升级四次,她就能够和终衡共享进化模板!

    四级是管家模块可以提升的等级的上限,待到满级后,就可以解锁制造第二名管家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因为升级消耗的进化碎片也是不低的,仅仅升级一次,就需要1000点,以后每再升级一次消耗的都是前一次的10倍。

    尽管那个时候会失去现在的这种只要终衡不死她就不灭的虚拟状态,如果不慎挂了还需要终衡用进化碎片复活再从现在这种鬼魂似的状态从头开始,但一个拥有实体的能进化的助手的作用有多大终衡还是知晓的。

    到了那个时候,岂不是……

    “咳咳咳”终衡咳嗽三声,赶忙把自己内心里涌起的某些龌龊想法遏制下去,同时庆幸幸亏刚才把联系切了,不然又要丢脸了。

    “既然成了我的助手,总不能没有名字吧,既然你拥有那张脸的相貌,那么你就叫小倩好了,明白了吗?”

    “奴家明白,感谢主人赐名……”

    “停,以后,在我面前,不要整那一套,现在是新社会了,新中国都成立几十年了不知道吗,那套封建的玩意儿早被打到了,早进了历史垃圾堆了懂吗,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别逼我开链接来告诉你!”

    倒不是终衡不喜欢这种做派,毕竟每个国人都有个当皇帝开后宫的白日梦,但他不希望自己被这种诱惑冲昏了头脑,把进化碎片都砸在这里而不是正经的进化上。

    毕竟系统钦定他做进化者肯定不是为了让他沉迷女色不能自拔。作为一个理智的人,防微杜渐是什么还是知道的。

    “是。”

    “好,现在你没有实体,也不能离开我超过五米以外,什么都做不了,就帮我提提建议吧。以后,如果你发现我做的事有什么不妥,或者你发现了某些我没有发现的倪端,又或者你有什么更好的建议,说出来告诉我就可以了。”

    “小倩明白,主……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这个……除了明天早晨五点半喊我起来,我要趁着清晨出去办些事,很重要的事,暂时就没有了……等下,还有,我洗澡上厕所,睡觉,还有换衣服的时候请你出去,那些时候,除非紧急情况,不要进那间我在的房间,明白吗?”

    “嘿嘿嘿,明白了。”

    “明白了就安静吧,哎呦,累死我了,明还要早起,得洗洗睡了。”

    ……

    “哎呀,不好意思,我忘了……对不起……”、

    “说了不让进来你还跟进来干什么,滚出去……幸亏我还没脱光……”

    一番吵闹中,最后一天最平凡的也是最不平凡的日子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