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家,早已迫不及待的终衡就赶忙将门窗统统关死,在确认周围没有可疑情况后,才在昏暗的隔了一道门的厕所里打开了昆虫模板。

    那只捉来的黄猄蚁后,在经过颠沛流离后有些萎靡不振,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在用棉花塞住的堵水试管里修养的它恢复状态开始建立帝国的产卵行为只是时间问题。

    打开昆虫操纵模块,又是一行属性表浮现出来:

    模块名称:昆虫操纵

    状态:已激活

    等级:1级

    描述:可通过碰触昆虫类生物获取对其的操纵能力与交流能力,可选择傀儡操控,直接一对一操控,下命令操控,可获取被一对一操控目标感官。

    目前最多傀儡操纵数量为10;直接一对一操纵无数量限制,但受宿主精神强度限制;下命令操纵无数量限制,但受到昆虫理解能力制约,不可下难度过大的命令,否则会引发**控目标精神崩溃死亡。

    目前可操纵昆虫品种为5,已用品种操控数量为0,可用品种操控数量为5.(提示:**控品种在被选择后永久无法更改,请慎重选择**控昆虫品种)

    熟练度:0%

    升级条件:通过进化碎片升级,目前升级所需进化碎片为1000

    尼玛,这能力要是丢出去,会引发多少科学家的疯狂啊,要是哪个科学家特别是生物学家昆虫学家有了这种能力,那研究成果妥妥的得把今年的诺奖包了。

    兴奋中,终衡拔掉塞在试管口的棉花,将黄猄蚁后倒在了自己手上,心底默念:选择黄猄蚁,傀儡操纵。

    面板的底部出现了一张黄猄蚁照片的图标,可用品种操控数量也变成了4.

    能力发动并且成功的过程很快,几乎看不见,黄猄蚁后落入到终衡手掌心后,没有像之前一样四处乱窜,挣扎,而是摆动了两下触角后就呆呆地站立在原地,闪亮的复眼中瞬间变得黯淡,透露出一种给人感觉只有呆滞的二傻子一般的目光。

    “向左转。”

    终衡暗暗想道。

    黄猄蚁后照做。

    “向右转。”

    终衡接着暗暗想道。

    仍然照做。

    “跳一跳。”

    黄猄蚁后弯曲双腿,将身体稍稍弹离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终衡手掌的距离,做着这种习性中根本不可能有的动作的它好似一只笨拙的蛤蟆。

    在这其中,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似乎能够直接连接黄猄蚁后的身体,自己脑子里怎么动,黄猄蚁后就怎么动,就像操控自己的手脚一样简单快捷。

    做完了基础测试,终衡想试试高级一点的,他将蚁后放回试管,确认即使离开自己后能力也不会失效后,发动了下一个功能。

    “一对一操纵,感官获取。”

    一股天旋地转般地场景替代了原本清晰地视觉。

    人的视力可以看见数十千米外的东西,但蚂蚁,哪怕是黄猄蚁这种视力非常好的蚂蚁,最多也只能看见几米开外的东西,没办法,眼睛的大小局限了它们的视角,这种放在人类里基本上可以称得上是“没救了,瞎了算了”的视力对它们而言已经是千里眼级别的了。

    好不容易从眩晕中适应过来的终衡看见,由于灯光经过试管的折射,周围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好像得了雪盲症一般,看来,视力方面蚂蚁根本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不过,这也应了一句话,上帝为它关上了一扇门,自然也会为它打开一扇窗,虽然视力哪怕处于同类里的顶尖水平仍然是这个鸟样,蚂蚁的其它方面的感官要远远敏锐于作为人类的终衡。

    超乎常人的触觉,还有嗅觉。

    蚂蚁对震动非常敏感,这也是为什么几乎堪称瞎子的蚂蚁能够准确地感应天气变化乃至地质变化,在灾难来临前作出提前防备搬家。

    这是对震动的感应,现在的终衡对于震动的感应已经达到了入微的级别,无数杂乱的震动波段通过头部作为天线的两根触角传入了他的大脑,杂乱的或大或小的震动让他的脑袋又是一阵晕眩,差点昏死过去。

    这只是第一次感到不适应而已,并非无法适应,毕竟蚂蚁简单的大脑都可以做到正确处理传入的震动信息,更何况终衡这属于人类的要比蚂蚁不知道复杂多少倍,计算力差距几乎相当于初代电子计算机和现代超级计算机差别的大脑。

    很快,他适应了这种感觉,奇妙,太奇妙了,每一段传入大脑的震动都无法清晰,而且在自己比蚂蚁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大脑的处理下这些信息比蚂蚁用简单的大脑去感应要清晰得多。

    蚂蚁的触觉+人的大脑,几乎堪称全知全能,终衡可以感受到楼下的蹒跚学步的婴儿的脚步引起的震动,可以感受到盛夏里的蝉鸣引发的轻微震动,甚至,他感受到了数十千米外,一场剧烈的震动正在发生。

    那里貌似是来的路上经过的一家采石场在放炮开采。

    另外的一种敏锐的感官,嗅觉带来的体验要比触觉更加奇特。

    蚂蚁没有听觉,它们主要的交流方式就是依靠触角上分泌的信息素来传达自己的意图,触角是视力普遍捉鸡的它们探路的盲杖,也是接收空气中的各种其它信息素的接收器。

    正是通过这对接收器,蚂蚁们才能完成辨认敌我,接收命令,搜寻食物等工作,甚至它们还可以通过讲自身信息素涂抹于外物之上,让其它蚂蚁通过触角接收来达到“留下信息字条”的目的!

    这简直就是一种另类的“文字”,除了无法表达过于复杂的信息的缺陷,其快捷程度甚至某种意义上比人类的依靠听觉和视觉传递接收信息更甚。

    终衡可以模模糊糊地感应到这只蚁后通过信息素散发出的信息,其大致意思由于蚁后智商限制而显得语无伦次,不过获得感官互换的他大致都能明白。

    这里的信息大致意思是这样的一些断断续续的词:危险……离开……不能……不知道……停止……消失……无法理解。

    这些以前都在书本上学过,但和身临其境相比完全是两个概念。第一次亲身体验到的终衡在切断感官获取后也不得不为这只蚁后竖起大拇指——蚂蚁的能力真是太神奇了!

    切断和蚁后的感官互换,撤掉一对一操控,终衡开始测试最后一个能力,下命令操纵。

    由于害怕这只蚁后脆弱的精神在无法运算超出其能力的运算中崩溃,终衡不敢下太难的命令,哪怕是让蚁后挪开试管口的棉花这样简单的命令都不敢,他的第一个命令是:

    吃饭。

    黄猄蚁后爬向放在试管中的给它的食物——一只终衡回来的路上捉的蟋蟀的大腿,饥肠辘辘急需营养的它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停止吃饭,下蛋。”终衡又命令道。

    黄猄蚁后仍然照做,它停止了咀嚼,一大团好似微型米粒的卵团从屁股中喷涌而出,沾着粘液落在试管上。

    “这能力要是给那些玩蚂蚁的知道了,还不得羡慕死我,他们千思万想都没办法解决的新后不下蛋的问题我一句话就解决了。”终衡暗暗吐槽道,又下了个喝水的命令,蚁后再一次停止了手头上的活,爬到湿漉漉的棉花团上开始贪婪的吮吸着潮湿的水渍。

    下完这个命令后,所有能力的测试基本可以宣告圆满结束了,终衡切断了和黄猄蚁后的联系,只剩下孤零零的蚁后看着多出来的卵团和被啃得残缺的蟋蟀大腿发愣。

    他大概明白了傀儡操纵,一对一操控与下命令操控的区别,三者之间大概就是尤里的精神控制,恶鬼的夺舍和封建君主的威逼的差别,虽然达到的效果都是终衡叫它往东它绝对不会往西,可傀儡操控和一对一操控下,**控的虫子没有自己的意识,下命令操控下有。

    打个比方,傀儡操控下终衡下吃饭的命令,黄猄蚁后完全就是终衡的傀儡,在没有命令或一个命令完成而下一个命令还未下达的时候,它是像一具僵尸一样僵止不动的,可一旦接到命令,不把自己撑死是绝对不会停下的,;一对一操纵是终衡的意识像鬼上身一样附体进入黄猄蚁后的*,吃饱不吃饱取决于附身在它身上的终衡的意识对于饥饱的感受与对它的肉身的支配。

    最后的下命令操控下,这个状态下任务的执行程度完全取决黄猄蚁后自己的理解,它虽不能违背终衡的命令,但是感到吃饱了就会停下,而且吃饭过程中还可能受到外界刺激开个小差甚至因为某些刺激中断吃饭的进程,因为这些在它的理解里都是吃饭的命令已经完成了。

    三种操控方式各有千秋,傀儡操控和一对一操控需要人盯着,思考的是人,做的是虫,但是下命令操控就不需要,思考的是虫,做的也是虫。

    它们各有不同的适用范围,如果需要虫子做一些比较高难度的事情,比如侦查潜入并需要获取情报信息,那便是一对一操控比较好。如果要做的事不是高难度,比如只是要它下蛋爆兵多产,除非紧急情况,那还是下命令操控比较好。而如果需要做的事情难度正好适中的长时间的简单机械性但却容不得出半点差错的事,比如需要虫子进入某些机器的内部清理里面的杂物,难度虽然不高但是又怕虫子不受本能控制咬坏机器内部脆弱的元件,那便是傀儡操控的用武之地了。

    试管中,那个信息素词汇又出现了: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