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程序启动!”

    在说完这句话的一刹那,光点贴在了终衡后背上。

    啥?

    似乎听到背后有什么声音的终衡还没反映过来,背心处便传来了一阵电击般地剧痛。

    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终衡只觉得浑身一软便瘫倒在路旁,手中装着黄猄蚁后的瓶子也滚落在地。

    感到疼痛的终衡的第一反应是被大马蜂之类的东西蜇了,但现在背后的剧痛完全推翻了他之前的推断,因为他感觉背后似乎贴了一把电锯,正在切割自己的皮肤,在飞溅起的血浆和肉末中,一个未知物正在撕裂自己的皮肤与肌肉往里面钻。

    “啊,救命啊!”

    终衡痛苦地哀嚎道,但在这白天也鲜有车来的荒郊野岭,又是寂静的夜晚,谁能听见他的呼救呢?

    就这样,在一片疼得几乎让他晕过去的剧痛中,他感觉那个异形一样的未知物钻进了自己的身体,开始在里面四处瞎撞,大闹天宫。

    剧烈的疼痛让终衡几乎昏死过去,他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身体内部仿佛埋入了数十条黄鳝,正在疯狂地向四面八方啃噬,要将整个身体从内到外一点一点地蚕食殆尽。

    这是什么,鬼?还是异形一样的外星生物?

    根本没有时间容终衡去恐惧,那个未知物不光在里面翻江倒海,而且只要终衡有一点想动弹的意思,就会释放出堪比电棍的电击,将终衡电得口吐白沫,一块肌肉也没有办法移动,只能静静地躺在地上任凭它胡作非为。

    我这是要死了吗?

    终衡渐渐失去了意识。

    小时候,终衡曾经不避嫌地和小伙伴们讨论过大人们避之如瘟疫的自己将来会怎么死的问题,大家的答案五花八门,什么老死病死摔死给车撞死不说,童言无忌中还有人说会被老虎吃掉的。

    但是,又有谁会想到,自己最后居然给异形弄死了,恐怕要是传出去,也是闹得全世界恐慌的大新闻吧?

    世上原来真的有异形这种生物啊,异形……外骨骼构造,和虫子很像,应该是外星的虫子吧,自己这个虫痴竟然有幸在死前能感受一下,也算是不枉今生了吧?

    可惜,没有看见它们长什么样子……

    这是终衡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丝想法。

    在他昏迷后,埋藏在皮肤下面的那个未知物体停止了抽搐,背后的鲜血竟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作用下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个被光点钻出来的口子也于瞬间消失。

    终衡的后背变得光滑如初,如果不是衣服正后方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完全可以说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随着伤口的愈合,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呼吸渐渐恢复了正常频率,“扑通”“扑通”地心跳声再次响起。

    “39号进化者融合成功,自动分配匹适宿主进化模板,测试启动。”黑色的夜空下,一段微弱的机械音如天边划过的流星,一闪而逝。

    而终衡,也在恢复正常的生理机能中慢慢地苏醒。

    我死了吗?

    这是终衡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个想法,他挪动着还没有完全恢复力气的手,摸了摸刚才传来剧痛的后背。

    光洁如初,没有伤口,但是那一块的衣服不见了!

    说明刚才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难道?

    他想起了电影里被异形寄生的人类的结局——异形从体内破胸而出,自己会不会也步他们后尘?!

    终衡慌忙在全身上下乱摸起来,生怕哪里多了个肿块或者哪里又少了块肌肉,然而即便摸遍全身也没有任何异样,身体上也没有任何一丁点的不舒适感。

    不是异形,但是肯定是被什么东西寄生了,因为刚才确切的疼痛和背后破掉的衣服都告诉他,一切都是真实的。

    是什么?鬼?僵尸?病毒?外星生物?某种寄生虫?

    一个个毛骨悚然的想法在终衡心底响起。

    “欢迎39号进化者使用模板,对于先前模板融合对您造成的不适,系统将致以最诚挚的歉意,希望您妥善使用模板能力,在进化之路上在接再励。根据您的情况,系统已为您调试出与您的状况最匹配的模板,昆虫模板,下面将为您详细介绍……”

    似乎是再一次感应到了他内心的想法,女生机械音在一旁提示道。

    “谁,谁在说话?!”这一声提示可把终衡吓了个不轻,他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人,也找不到声音可能传来的源头。

    刚才的声音给他一种无处不在的感觉,似乎就是在耳朵里面从里往外传出的一样。

    无法理解这一切的终衡被吓得呆坐在原地,不敢有丝毫的动弹。在这股未知伟力的面前,他比被困在瓶子里的黄猄蚁后强不了多少。

    就这样,女机械音继续着,直到……

    “下面将为您详细介绍……”

    “停,别说了!”

    声音戛然而止。

    来不及揣摩这背后的存在究竟是好是坏,更来不及顾忌之前寄生进自己身体里的是什么东西了,终衡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赶紧离开这个邪门的一个人都看不见的鬼地方。

    条件反射一般地,他还不忘抓起地上装着黄猄蚁后的瓶子,头也不回地向县城的方向跑去。

    都说恐惧能够激发人的潜能,现在终衡的状况便是这句话最好的证明,他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完全没有先后走了一下午和坐了一下午的劳累,更是无视了从中午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饭从而饥肠辘辘带来的浑身发软,连续飞奔出去数公里远也丝毫没有减慢的意思。

    一边跑,终衡还一边回头看向身后,仿佛背后正有一个拿着收割灵魂的镰刀的只剩骨头架子的死神正在尾随,尽管每一次回首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连续数公里都没有看见一个人影,甚至路过的车影都没有一个,终衡感觉要崩溃了,直到他看见了远方路边正在闪烁着的几道红蓝交错的闪光。

    那是国道进城处的一个治安亭,24小时都有人值班。

    有救了!

    全然不顾浑身上下几乎已经要燃烧起来的痛苦,还有肺部吸入辣椒粉一般地灼烧似的剧痛,终衡开足马力,冲刺的速度比先前又快了几分。

    1000米,500米,400米,200米,100米,50米……

    终于,一只指甲里满是灰泥的手按在了治安亭的玻璃上,将里面值班的警察吓了一跳。

    “有什么事吗?”见终衡如此慌张的警察有点警惕地隔着玻璃问道。

    “警,警察,察先生,那,那边,那边……有鬼,有异形……还,钻到我的背里去了……你看……我……医院,医院在哪,我要死了……不行了……好累……饿死了……我在抓虫子,然后……回来……就跑到……”扶着治安亭玻璃,正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的终衡语无伦次地说道,受到惊吓,又剧烈运动的他自然不可能整理思绪将事情清晰地说出。

    “您慢点,慢慢说,到底怎么了?”值班警察懵懵地看着终衡,只感觉一头雾水。

    “我,刚,刚才……”

    正想将气喘匀,将整个事娓娓道来的终衡再一次突然感到双腿一软,两条腿仿佛成了面条,几乎支撑不住他的身体就要倒下。

    他的视觉开始模糊了,整个人仿佛熬了三天三夜没睡觉一般劳累,心底的潜意识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好累,好困,好像找张床睡觉……

    周围的世界又黑了,但这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暖流不知从哪里凭空出现后贯穿全身,再融入四肢百骸的每一个角落,贯彻至每一个毛孔的暖流如同一抹温暖的圣光,将体内所有劳累的极寒驱散。

    伴随着暖流的,是那个女机械音。

    “警告,检测到严重脱水反应,缺氧反应,低血糖反应,血管过度扩张反应,未来一分钟内,心脏骤停可能性超过百分之八十,血管破裂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七十,39号进化者猝死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九十,请立即呼叫治疗或开启修复程序……”

    “无呼叫治疗行为与开启修复程序呼叫,保护机制触发,修复程序自动开启。”

    话音刚落,那股暖流便传遍了全身。

    “警,警察先生,你听到了吗,就是刚刚那个声音,那个……鬼?”听到声音的终衡如同背后被打入了一针镇定剂,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双腿颤抖地说道。

    “我听到什么了?没人说话啊?”

    治安亭里的警察依然是一脸疑惑。

    他听不见那个声音,难道……

    “修复结束,本月修复机会已使用1次,剩余2次,请39号进化者注意修养身体,立即补充食物与水,否则修复机会用完后系统将不再提供修复服务,一切后果由39号进化者自负!”

    机械声又响起了,这一回没有了先前的一字一顿,反而多了一丝带有警告的语气。

    “鬼啊!”

    “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