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啊,大地啊,你总算是给了我条活路啊!

    终衡激动得快哭出来了,如同一个人快渴死的人突然合了一口水,哪怕并不能从根源上改变什么,也足以让他的死期稍稍往后推点。

    马路牙子上爬过的,是一只蚁后,翅膀已经脱落,说明这是一只刚刚交配完,还没来得及找到躲避巢穴建立起自己的王朝的新后,2厘米多的体型,正拖着肥大的屁股,不要命一般地爬动,以躲避危机重重的昏暗环境中可能出现的掠食者。

    阅虫无数的终衡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只黄猄蚁的新后,那是一种身体呈橘黄色,纤瘦细长却并不瘦弱的蚂蚁,论力量,它们称第二,恐怕没有别的蚂蚁敢称第一。

    就如练武先练下盘,下盘要稳,黄猄蚁为了适应树上生活,稳定性自然是排在第一位的,它们细长的腿上遍布绒毛与倒钩,使其下盘极端稳固,夹子般的大颚虽然不锋利,但却如同一柄老虎钳,一旦闭合,除非自己松口,依靠外力很难拉开。

    曾有人做过实验,一只1厘米多的黄猄蚁可以趴在光滑的玻璃壁上,仅凭自身力气拉住数十根火柴而不打滑,不坠落,足以说明其力量的恐怖。在这种可怕的力量和稳定的下盘配合下,仅仅数只黄猄蚁,就可以轻松地将比它们大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猎物死死钳制,然后再五马分尸一般拉得四分五裂。

    恐怖的力量,再加上其凶猛的性格,喜食肉的特性,以及较快的繁殖能力,让黄猄蚁成为了许多虫子爱好者手中极受欢迎,一窝几百规模的可以卖到数百元,哪怕是新后,也可以卖到数十元。

    不多,但是对于现在的终衡来说一分钱都巴不得砸碎了花,何况这数十元。

    想都不想,终衡将手缩成碗装向下扣去,企图封锁这只新后的逃跑路径。

    然而,似乎早有准备的黄猄蚁后却快他一步,这种蚂蚁不同于大部分蚂蚁都是瞎子,它们因为生活在经常见光的树顶上,可是有着敏锐的视力的。

    拐了一个“之”字形,黄猄蚁后躲开了终衡的扣杀。

    见一下不成,终衡赶忙将另一只手五指并拢,形成一道黄猄蚁后根本无法逾越的肉墙拦在了它前进的方向上,但却又失败了。

    自然界的生存法则不外乎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关系一个蚁巢崛起还是衰落的黄猄蚁的新后要是没点准备就敢在外面乱爬,恐怕这个物种早就被淘汰了,它根本没有冲向终衡的手掌,而是向旁边一个急转弯,钻入了马路牙子上的一道裂缝中。

    钻入之前,发亮的复眼还在微弱的光的照射下闪烁了一下,似乎是对终衡这个举止笨拙的巨人的嘲笑。

    这个举动气得终衡几乎吐血。

    “你等着,爷爷我今天就是挖地三尺也把你抓出来!”

    终衡双手扣住有一丝裂痕的石条,用尽浑身解数使出的吃奶的劲,将本就不再坚固的石条拉得摇摇晃晃,最后“咔”地一声断裂开来。

    “哎呦!”

    没有控制好惯性,终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过他的目的达到了,随着石条被扯出,一向以下盘稳固的黄猄蚁这次居然随着石条的快速移动失去稳定了,只见它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地撞进了终衡的怀中。

    “嘿嘿,这下你没得跑了吧!”

    右手的三根手指,轻轻地夹住了蚁后,然后终衡捡起不知是谁丢在路边的一个废弃矿泉水瓶,将它丢入,让它彻底成了瓮中之鳖。

    “哈哈哈哈哈——”

    已经出现星斗的夜空下,响起了终衡豪放的笑,他笑得像个孩子,仿佛整个人回到了童年的捅蜂窝捉蚱蜢的日子。

    拿起瓶子,看着瓶中惊慌失措到处乱窜的黄猄蚁后——在它简单的大脑中,完全无法理解这种看着是透明,但却用尽全力也无法穿透的地面是怎么回事。

    “看你这回往哪跑,我x……”

    乐极生悲的事情发生了——刚才捡瓶子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瓶子的最底下竟然有一条裂缝,黄猄蚁后竟然误打误撞地从裂缝中钻了出来,然后“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蚂蚁的体重很轻,再加上有非常坚固的外骨骼保护,即便从一米多高——相当于人类从几十层的摩天大楼上掉落在地也是毫发无损,黄猄蚁后翻倒在地上,六条腿中间的那两条一撑,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过身来,再一次迅速地向着它虫类本能驱使下最喜欢的地方——黑暗潮湿的地洞钻去。

    这一次,终衡绝不能让它得逞,先前钻进马路牙子缝隙里还能把马路牙子拔了,这一次要是钻进马路的裂缝里,就是神仙也别想把它从里面扣出来。

    眼疾手快的终衡率先用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住了黄猄蚁后想钻的第一条裂缝,然后右手三指并拢向着这个还没有一根手指头粗的小家伙抓去。

    与此同时,黄猄蚁后似乎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使出吃奶的力气向着旁边的一个直径3厘米的似乎是打钻子时留下的洞钻去。

    它的头钻进去了,身后,终衡的手指头按下来了。

    它的胸钻进去了,身后,终衡的手指头贴地了。

    它的屁股钻进去了,身后……

    终衡的右手食指,按住了它还没来得及钻进去的右后腿。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若是其他蚂蚁,下盘不稳的光滑的腿是根本按不住的,早就溜掉了,但黄猄蚁因为下盘太稳,脚部粘性太大,后腿直接粘在了终衡的手指上,只要终衡按着不放手,它根本跑不掉。

    感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轻微的挣扎力度,终衡松了口气,好险啊,千钧一发之际,差点就给它溜了。

    小心翼翼地捏住蚁后的腿,终衡轻轻将它从洞口里拽了出来——如果腿断了,就不值钱了。

    终衡三指并用,轻轻捏住了蚁后的胸腹部,对黄猄蚁后而言这股力量就如同洪荒巨兽一般,完全无法反抗。

    无路可逃的它黔驴技穷了,扭动着肥大的屁股,喷出对小昆虫而言不下死亡毒气的蚁酸,小脑袋连带着触角扭动着,用大颚使劲地咬着终衡的手指皮。

    都是徒劳的,因为蚁酸对人体无害,而人类的皮肤,特别是长有老茧的指尖,对于渺小的它而言不亚于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于人类而言,如果是某些大颚锋利的兵蚁,咬一咬兴许还能咬掉点死皮,但对于完全不需要战斗的蚁后而言,这点噬咬对终衡来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跑啊,你跑啊!再跑,把你拿去喂以色列金蝎!”终衡戏谑地看着手中的小东西,将它拉至眼前不足5厘米的地方,得意地说。

    当然,黄猄蚁后听不懂他的威胁,他也不可能按照说的做,毕竟,那只从这次死亡快递中幸存的世界上最毒的蝎子还只是幼体,论价钱根本比不上这只黄猄蚁后。

    再次找了个瓶子,确认没有缺口裂缝后,黄猄蚁后再次成了终衡的阶下囚。

    它在瓶里乱窜挣扎着,终衡则哼着歌,欢快地向住所走出去。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唉——”

    月下的小道,昏暗的路灯下,响着跑调的歌声。

    是啊,希望永远都在心里,只要心存希望,便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挡我!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绝不能被打败!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进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他的心里扬起了这段海明威的话,甚至,好心情还让终衡产生了一个更有希望的想法,尽管很不现实:

    能不能在这里抓虫子东山再起呢,毕竟,路边随随便便就可以捉到在大城市地区根本看不见的黄猄蚁后,不用太多,一天五只,一只50块,就是250,这样下去……

    黑暗的路边草丛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响应了他的念想。

    没有人,包括终衡自己都没有听到,静谧的杂草堆中传来了这样的一声机械女声。

    不知道是什么语言,但是,所有人,哪怕是毫无语言能力的智障都可以听得懂,一字一顿中,机械的声音在夜空下低语:

    “系统已激活,扫描周边生命活动迹象……”

    “发现活动生命,宿主匹配检测中……”

    “检测合格,融合请求审核通过!”

    “融合程序启动。”

    一颗萤火虫似的光点从路边飞起,骤然贴在了终衡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