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这天还真是不长眼。”

    虽然林月凤坐着驴车车上面还有个蓬。

    突然的大雨,还是淋了她个透心凉。

    这不,抬袖擦了下脸上跟着而来的雨水,林月凤咬牙怒道,打驴向最近的正好她昨天卖的房子而去。

    “主子,那丫头。”

    她这么停顿了下,跟着在雨中打驴飞奔。

    大街上行人因天下雨,都匆匆走向一边的屋檐下避雨。

    林月凤虽微怒这下雨的天,想车上的那些宝贝蛇蝎,还有自己的那些水酒。

    虽然周身冰冷,但她还是决定先把自己这些宝贝放在个安全的地方才好。

    她的不顾风雨前行,被一处屋檐下因这雨耽搁暂时搁浅的马车前面赶车的车夫身边的人看得真切。

    看正是他们要去找的丫头,青风浓眉微皱,还是微掀开点后面的车帘对车厢中的主子道。

    “跟上她。”

    绛紫衣透过青风手边的车帘,看到雨帘中风雨无阻的女子凤眉微皱。

    看着眼前赶着因这突来的大雨明显惧怕嘶叫个不停却被她打喝向前而去的驴车而去的女子。

    他的心情会陌名烦躁,连自己都不知为何,不满心中喃问。

    这丫头有必要这么赶路吗?这么大雨,躲会儿再走会死吗?一点都不照顾自己。

    意识到自己竟因她这么烦躁,绛紫衣男凤眉微蹙,烦躁放下帘子对青风交代。

    “跟上去。”

    青风今天一身粗布衣衫。

    头上戴着个大斗笠,不是他抬头,那双眼中一成不变的冷意,还真让人难认出。

    这不,听主子交代,他扭头对身边的车夫交代,马车就这么在风雨中跟着林月凤的驴车而去。

    “呼,该死的雨,说下就下。好歹今天没有带爹娘一起到集镇,要不指不定给淋成什么样。”

    在她卖的大房子面前,林月凤勒好缰绳跳下驴车,抓着驴缰绳先把驴扯到屋檐下。

    那驴因屋檐的遮挡,倒是很乖呆在门口。

    看驴老实在这,林月凤这才走向停稳的马车前,看着眼前瓢泼的大雨,烦躁抬袖擦着脸上的雨水抱怨。

    看着车上自己的那些宝贝罐子坛子。

    林月凤不顾正下的雨,转身向雨帘中抱着那些宝贝蛇蝎和水酒。

    “青风,去帮忙。”

    一边停在院边的绛紫衣男坐在车厢中,看着雨帘下正慌张抱着车上东西的女子。

    凤眉再次皱起,交代青风。

    “好。”

    主子的吩咐,看着眼前的雨青风浓眉紧皱,还是应声,跟着迈入雨帘中。

    “唉,先放在屋檐下,再一点点向里面抱好了。”

    刚抱了两坛子自己那些宝贝蛇蝎的林月凤,把坛子放回屋檐下。

    想着这突来的雨,虽恼怒的不成,还是轻叹低喃转身继续去抱其他的罐子。

    “唉,你做什么?我告诉你,姑娘我这些东西可不是你随便可以拿着抢的,抢它们对你绝对没好处。喂,你听到没?别以为你戴个大斗笠,姑娘我就没看到你偷抢我的东西。是你?”

    扭头,林月凤就看到个身材魁梧头戴大斗笠的汉子,正在抱自己的罐子。

    想这晴天大白日的,这人趁下雨来抢拿自己东西。

    林月凤怒看着这汉子低训,看他被自己训斥还是抱着自己的罐子,对这人这么大胆的行为。

    发火怒道,说着拳头就朝眼前的汉子头上挥去。

    青风自觉头偏向一边躲闪。

    可就因为他的躲闪,他头上的斗笠跟着飘落在地。

    看着斗笠飘落,跟着露出的粗布衣衫可怎么看都不像乡村人的青风,林月凤对他的行为,诧异问道。

    “是我,姑娘,还是先把你这些东西抱到屋檐下再说吧。”

    看她凶巴巴的,周身衣服都湿透了,还一副没事人样问着自己,对她个姑娘家,周身湿透却全然没事人的样子。

    她身上的衣服还算保守,但她因衣服湿透跟着粘在身上,更衬托的她周身的曲线更玲珑有致。

    虽然经常在主子身边见过美女无数,眼前这丫头离自己这么近却毫无所觉的反映。

    青风还是慌张躲着自己的眼神,说着,抱着手中的罐子向屋檐下跑。

    看他帮自己,虽然林月凤一直坚信。

    天下无不要回报的好处,也不会无缘故的掉馅饼。

    他这时候帮自己,虽然他们之前有过过节。

    她还是感激对着他离开的背影笑了笑,跟着抱起手中的东西向屋檐下放。

    就这样两人跑了两个来回,才把小的坛子罐子抱到屋檐下放好。

    大的,林月凤本想和青风一起抬放回屋檐下的。

    不曾想,她上前还没伸手,青风手已放在酒坛子上对她道“林姑娘,你快些去屋檐下,这两个坛子,我一人就可搬得动。”

    “那好,你慢些,这些都是我特意对制的水酒。那我先把这些东西放进院内。”

    看他一人轻松抓起那坛子她和老爹两人合力才可抬起的大酒坛。

    林月凤心虽然有些哀怨,会内功会轻功的人最可恼了。

    对方的好意相帮,她还是感激对青风交代,拿出钥匙打开那院门,向院内抱着小罐子和小坛。

    等他们两人把所有的罐子坛子都搬进院中,也放在了林月凤早想好的房间放好。

    林月凤看青风身上的衣服也湿透,想换身干衣服,可惜这房间她除了这些坛子和罐子,她并没有准备可以换洗的衣服甚至连床单都没。

    “谢谢你,快别忙活了。我这房子才租的,什么也没准备,衣服湿了也没得换。只是你的衣服,我还是去找些柴火点个火给你烤烤吧。”

    看人家为帮自己弄的周身是水,虽然林月凤周身衣服也湿透湿拉拉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她还是歉意说着,转身再次进入雨帘在院中找干柴火。

    “林姑娘,林……这丫头,还以为她一直凶巴巴的,没想还有这样一面。东西搬完了,我也该回去了。”

    看她说着再次冲入雨帘,青风自觉阻止。

    看她已经走远,想着她这么不一样的一面,摇头轻笑。东西都搬好了,想着在外面的主子,说着,就没有跟林月凤打招呼转身向雨帘外主子停放马车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