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两一个因疼脸色煞白双唇微颤;一个下巴歪向一边,同样双唇轻颤着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

    看林月凤说着扭身低身去拿一边地上的罐子,林苗苗虽被她踩到的手背生疼,疼的她快承受不住的晕下去。

    看她宝贝这些罐子,就连那男人上前要帮她都没好脸色拒绝,不由起了别的心思。

    这虽颤微微得起来,林苗苗没受伤的一只,突然出手,抓住眼前车上林月凤刚放好的罐子一掀。

    “哗啦”一声。

    罐子翻滚到地,罐子上面的盖子跟着打开。

    “这,这么多蛇蝎子还有蜈蚣……林家妹子。”

    从罐子中跟着爬出来的那些东西。

    刘风本想帮她被她拒绝正尴尬是否要走,这一动静赫然回神,当看到那些东西,双眼圆睁,眸带惊恐看向林月凤。

    “这是我拿来炼药用的,刘家大哥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抱过来我很感激。但这些是我的私事还请你别插手。林苗苗,你个臭不要脸的,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刘风满眼的惊骇和震撼,林月凤心头一紧。

    虽无奈,出手抓着地上要走的那些宝贝边向罐子中放同时对刘风道。

    装好放好,看着做出这一切搀扶着仓皇离开的母女两。

    林月凤双眸微迷,怒说着的同时抬脚向林苗苗追去。

    “林家妹子,她们都得到教训了,就看在我的面上别和她们计较了。你这些东西拿去集镇做什么?”

    刘风看到她用手抓蛇蝎和蜈蚣的一面,久久难以回神。

    看她说着拔腿向林苗苗母女冲去,虽无奈,还是及时抓住她的手臂道,说到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忐忑问道。

    “我们一家四口都要离开林家村了,这些东西当然要带走了。”

    林月凤倒是住脚回答。

    “你爹娘他们都一起去集镇?林家村住的好好的怎么要去集镇呢?”

    看她听自己话不再追赶,刘风心情陌生雀跃,虽清楚这丫头性子冷,她的话还是震惊问。

    “在家住得闹心,就想着去集镇了。刘大哥,谢谢你。我得走了,要不就太晚了。”

    说到老爹的身份,林月凤有些黯然。

    敷衍道,装好东西,也捆扎好,这才讪笑对刘风招手告别。

    “好,好。那你赶车当心些。”

    她的话,刘风心情跟着失落起来,讪笑对她招手。

    直到林月凤=打车而去,驴车没了影,刘风这才回过神来。

    “这丫头要去集镇了,我准备上门提亲的聘礼还没准备好。对了,大山叔肯定还在村中,我去找下他。”

    想着早打算去她家求亲的事,刘风失落喃道,想到另外个人,说着向林家村去。

    “娘……”

    “奶……”

    前面林苗苗两人一个手疼一个下巴疼,在听到那丫头后来说的话,两人几乎跌撞哭喊着向回跑。

    “大海婆娘母女这是怎么了?”

    林苗苗一边明显转了个弯的手臂,陈氏面带惊恐下巴歪向一边。

    两母女边向前跑同时惊恐扭头看的情形,几个才起身的村人,看到她们这样,虽好奇,看她们只是没命的向家跑,狐疑喃问。

    “谁知道。你说大海整天的不回来,老婆闺女不养,就吃住人家大山的,也不感觉没脸没皮的……”

    两母女慌张向后看着向家跑的身影,其中个多事的妇人摇头不满说落这对母女的不是。

    “不会有什么人后面追她们吧?要不她们这一大早慌里慌张得搞什么?”

    这些人有对她们不满的,更多的则好奇母女两这好好是出什么事这个样子。

    “后面有人,是个年轻的小子。这……”

    随那人话落,有人眼尖看到林苗苗她们母女后面不远向她们村中而来的刘风。

    想一个大小伙子大清早追着她们,两母女又这种表情。

    这些本就多事的妇人不由猜测议论起来。

    “外面那些嘴碎的婆娘也不知大清早吵嚷个什么。顺儿,你好好休息,虽然你的病有古怪,娘绝不会看你这样而不顾。”

    议论和吵嚷声,让一边院中正照顾着刘书顺的刘夫人听到。

    想自前两天儿子好好晕倒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弱弱的只能躺在床上,下床都要人搀扶。

    刘夫人整个人憔悴了很多,这刚扶着儿子去茅厕回屋,看好好的意气风发的儿子整个颓废的,因站不稳气愤对着床捶打的样子。

    心疼扶他躺好,对外面的争吵烦躁说道,含泪再次安抚儿子。

    “我这连走路都走不稳,林牛柱也说我这是怪病来的蹊跷。我的情况会一天比一天严重,这样无能的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啊,啊,难道真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吗?”

    刘书顺粗喘躺回床上,想这两天自己连走都走不稳,更重要林牛柱说的话。

    说他这样,身体越来越虚,很可能以后都站不起来。

    想着自己的学业,想着自己的无能和绝望,刘书顺烦躁捶着旁边的床秤怒道。

    “顺子,别这样。你这样你让娘可怎么活呀,爹和娘就你一个孩子,你可不能放弃自己,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只要我们找到名医,相信你的病一定会有救的,顺子。”

    儿子的情况,刘夫人心疼抓着他的手,看着他捶的手指关节都是血。

    所谓疼在儿身,疼在娘心。

    想儿子好好的得这怪病,刘夫人心疼的满脸含泪道。

    “娘,真的能找到名医吗?我就怕我后半辈子就这么过活,这样的话,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母亲的话,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刘书顺。

    虽然这两天被身体突然的变化折腾的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还是满眼期待问着刘夫人,得她点头,但他的情况,他还是枯涩说道,眼中泪水跟着弥漫。

    “乖儿子,千万别这样想。你爹今天就回来了,他一定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给你看。累了就再睡会儿,娘去做饭。”

    儿子这话,刘夫人心疼的几乎快窒息。

    含泪抚了抚儿子的头发,说着转身出去。

    院门口,还是带着好奇开门走向外面。

    “这是怎的了?”

    这一开门,正好看到林苗苗母女狼狈从她们院门外而过。带着好奇,她出门,第一次问着邻居一个多嘴她平时不怎么打交道的妇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