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够到没?”

    等林月凤和刘风到了车前不远,陈氏这边扶着女儿的身子问。

    “没有,还差点点,这丫头坛子中到底装得什么?怎么就些东西就这么难够得着,这么宝贝?”

    林苗苗一脚踩在车辕上,一脚正半骑在林月凤放着的坛子中间。

    整个人趴在坛子上,手臂用力向下伸着抱怨。

    “想知道?”

    看她们母女只是开了放青梅的坛子,林月凤心中石头落了地。

    但这对母女找死的行为,还是真切惹怒了她。

    放下手中罐子,她抱臂轻笑问着正在车边和车上的母女。

    “当然了,林,林月凤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苗苗自觉回答,意识到声音不对,惊慌回头,看到林月凤和个陌生虽长相黝黑模样还算俊朗的男子站在一边。

    心跳一窒,颤声说着,跟着下跳。

    她这样一跳,当时就把下面扶着她的陈氏冲撞的左右摇摆起来。

    “我难道不能回来?你们好好的把我的坛子打开,在里面找什么呢?”

    看都不看两母女因林苗苗的惊恐慌乱不但她手臂衣袖挽的几乎要到臂膀得掉落在地,就连陈氏也狼狈的一屁股跌坐在地。

    林月凤装傻到前,嫌弃盖上坛子盖,扭身看着眼前脚边跌成一团痛呼的母女反问。

    “我,凤儿,大伯母和你苗苗姐只是好奇,好奇……”

    陈氏对她的到前也是慌了神。

    虽被女儿砸的老腰都快断了,忍痛挣扎坐起,看着眼前抱臂居高临下冷看着她们的林月凤讨好。

    “好奇?我腌制的青梅就好好的被你们的脏手伸进去弄脏,让我不得不重新处理。敢情你们还有理了?”

    林月凤清冷反问,说着的同时,纤脚毫不客气踩上眼前林苗苗的那只衣袖挽起很高的手冷问。

    “啊,我的手,娘,我的手……”

    手背吃疼,疼的林苗苗痛呼出声,额上豆大的汗水滑落,当时向一边正要起身的娘陈氏哭泣低嚷。

    “你,林月凤,你做什么?我们只不过好奇看了下你坛子中的东西,你有必要把你苗苗姐的手踩成这样?快放手,放手?你不给我放手,我……”

    陈氏没想自己刚起身,女儿还没被自己随手拉起来,一只手就被她踩在脚地。

    看女儿疼痛不堪的样子,再看林月凤的脚虽被女儿另外只手推着她并没拿开,反而唇边带着冷冷的笑咬牙继续用力。

    听女儿痛苦又悲切的哀叫,心疼女儿,陈氏也不顾心中对林月凤的惊恐。

    脸色铁青看着她,说着卷起袖子就朝眼前林月凤冲去。

    “住手。”

    刘风在一边看着,看这对母女好好把人家的车上坛子掀开还把手伸进去。

    虽然他不清楚这丫头腌那些青梅做什么,但这对母女的行为确实太可恨了。

    虽然林月凤直接踩她们的手是有些不对,可这对母女的张狂和嘴脸,他却看不下去了。

    看陈氏说着卷起袖子朝她追去,虽然他早听说过这丫头的不简单。

    看人家体形比她大,整个气势个子都比她大,刘风慌神放下手中的坛子,说着出手挡住陈氏向林月凤抓挥去的手臂。

    “你又是哪里来的臭小子,让开。林月凤有能耐你让你这奸夫放手。我还说怎就非跟刘家小子退婚,原来是外面早有姘头了。”

    陈氏被刘风挡住。

    虽然和刘风拉扯着却是不能上前一步。虽无奈,还是用力抓着刘风的手,同时鄙弃对林月凤逞口舌之快。

    “姘头?奸夫?刘大哥,放开她,我倒要好好问问她,看我哪了找有她说的人。”

    陈氏嘴巴的不干不净,本用力踩着林苗苗手的林月凤恼恨冷问,脚下力量更大。

    踩上还不算数,干脆低身抓着林苗苗另外只正扳着自己小腿扳不动反而手指掐向自己小腿的手腕。

    一个“喀嚓”把她手腕折断,又给了林苗苗一脚,踹开被她手腕折断疼的惨叫出声的林苗苗,看向刘风提醒。

    “你,我,你个婆娘当真过分,林家妹子人家是清白姑娘,你怎么能这么出言羞辱……”

    林月凤突然发狠的一面,刘风惊骇嘴巴微张。

    但对陈氏出言羞辱她和他的话,虽然陈氏这么说,让他心中小小雀跃了下。

    但想到这话对个姑娘家的伤害,刘风及时抽回手,还是不满红着耳根对陈氏发话。

    “清白?谁知道到底还清白不清白?你,林月凤你想干什么?”

    陈氏这听到女儿在他们那边趴在地上的惨叫声,那声声惨叫,心疼的她肝肠都快打成结了。

    刘风的话,不满说落,可她的话还没说完,眼前暗影一闪,脖子一紧。

    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月凤,秀目含孀,双唇紧闭,陈氏心惊颤问。

    “如果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不介意直接掐死你。就你们这样肮脏的思想又整天做着下三滥行为的人,你有什么资格判断别人?我不清白,你闺女就清白了?那天晚上谁不知道她和林小红刘书顺一起在树林中半光着身子撕扯争吵。做为堂姐却这么光着身子在妹妹还没退亲的男人身边这样,你们有多清高?”

    陈氏的忌惮和惊慌,林月凤清冷看着她,一点都不留情面反问她,说完,另一只手跟着上前。

    对着陈氏的下巴挥出一拳,直把陈氏打的向后直倒下去。

    “你,林月凤,你个贱丫头,你,我的下巴,我……我……”

    下巴一疼,陈氏身影也被她突然的一拳挥得向后直跌在地。

    挣扎爬起来,看林月凤甩开她,低身去抱一边的小罐子,恼恨怒骂。

    这一骂,这才感觉嘴巴好象合不拢,更重要她的声音说话带风,口齿不清。

    正说着,看林月凤抱着罐子到前,看到她清冷如蛇蝎一样的眸子,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是给你们的教训,下次,我不介意让你们永远成为废人。滚。”

    对这对母女,林月凤再无半点怜惜。

    看陈氏面对自己的清冷对视慌张住口,挣扎着嘴巴微张下颌骨明显歪向一边爬起来向她地上的女儿去。

    清冷看着她们警告,说着继续向车上摆放自己手中的两个小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