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他的话,林月凤总算明白了原委。

    原来有次他们一行人出去做事,路上车出了事,老爹当时还在襁褓中,如今的大伯林大海已是小男孩,一行人一起掉落悬崖。

    林老头两人还有林大海在上,老爹的爹娘在下面,这么多人就依靠崖壁处一块突起的峭石稳定身体。

    崖壁可以暂时稳定身影,但这么多人在,崖壁的土就开始有些松动,特别是下面的石皮。这情形,他们要继续这么挺着,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掉下去。

    老爹的爹娘为了救他们,交代他们要把他们的孩子养大,于是两人把他们的孩子绑在一处树枝上,两人放手跳了下去。

    也就因为他们的跳下,石皮压力减小,他们一家几口连同树枝上的林大山得以在那挂着。

    后来他们遇到了人得救。

    “这么说,我亲爷爷奶奶他们临终前让你们照顾我爹,只是你们却让他过这么多年这样的生活。你们可真够……”

    林老头说晚,看老爹沉默不语,林月凤却看不下去向林老头和林王氏鄙弃道。

    “这都怪我,怪我一直念着山子不是我们的亲儿子,所以才……”

    林王氏看说出林大山的身份,林月凤这么呛白,再看一边老伴愧疚低头的样子,懊悔狡辩。

    “不用说了。林伯,林婶,你们这么多年对我的养育之恩,我林大山没齿难忘。特别是你林婶,这些年你对大山的养育之恩,大山真的感激。不过大山既不是你们老林家的根,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凤儿,秀兰,我决定了,明天我们就去集镇,安排后我们回唐家庄看看。”

    一直沉默的林大山。

    一想到从小他吃的苦,为这个家付出的一切,原来他只是他们利用赚钱的工具。

    含泪出声阻止,说完扭头向一边爱女和刘氏道。

    “好。那我就和凤儿收拾东西。”

    刘氏也没想自家男人不是林老头他们的亲儿子。想着自自己跟了他后,他这些年受到的憋屈和对待,还有闺女和她所受的种种。

    对这个家的感情更是淡薄,说着,招呼林月凤和水水去收拾东西。

    “山子,你真的要走?”

    林老头虽清楚林大山这些年在这个所受的一切,对他这决定还是失落问。

    “本来我就决定和凤儿他们去集镇,如今正好。不过林伯以后你若有需要,可以去找我。其他人,我林大山跟你们再无关系。”

    说到离开,想着这个家,他们的辛苦努力。可这些人不但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反想着法子的陷害算计。

    本就对这个家失望的林大山,面对林老头不舍含泪的目光,终究无声轻叹了声,看向林老肉,说到其他几个,特别是门口的林王氏和陈氏母女,恨不得立刻离开眼不见为净。

    他算是看透她们了。

    之前他还念着血亲之情,如今这一切,看来没必要再留下来了。

    “好,你要走,爹不拦你,那就走吧。唉。”

    看他心意已决,林老头虽然沉痛,可想着这些年他的辛苦和努力得到的对待,还是长叹了声抬脚出外。

    “山子,你要走的话,可不可以给林婶我一百两银子,有了这一百两银子我再也不纠缠你。这些年虽然我对你们是不太好,但小时候我确实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你,养育之恩你可不能不还。”

    林王氏看林老头走开,虽然心中懊悔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说出了他的身份。

    但既然说了,她还是硬着头皮讪笑看着林大山说着自己对他的养育之恩。

    “一百两?这些年我为你们老林家操的心吃的苦还不够少,我的那些钱你不是都弄在手中吗?别说一百两,一两都没。走。”

    看林王氏到现在还厚脸问自己要钱,林大山有些想笑。

    之前贪扣她的钱还不够多吗?虽然他没本事赚的不多,但那些钱可都是他和秀兰一个铜板一个铜版积攒的。

    听她这么狮子大开口,看林苗苗母女也在一边,要知道这钱可不是小数目,这不,林大山当时就冷笑看着她,看她被自己这么说,神色悻悻并没离开。

    恼火抓着旁边一个棍子用力敲着地怒斥。

    “你,你个没良心的。不给就不给,横什么横。”

    林王氏被林大山这反映吓的一个哆嗦,看到他脸上的清冷和怒意。

    虽然心中念着这些钱,看他一副她要再说一句,随时拿棍子给她一下的狠劲,恼恨说着,转身出门。门口虽被门外的陈氏母女撞的一个踉跄,还是愤愤而走。

    “这,山子……”

    林大山的反映,陈氏神色尴尬。想女儿欠人家刘狗子的钱,终究还是大胆上前。

    “你们母女背着我对我家凤儿搞出的那些事,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滚,再给我多说一个字,我打断你们的腿。”

    被自己的身世震惊的久久都难回神的林大山。

    心情烦躁异常,他不知道该向谁发火也不知到底该向谁诉说心中的苦。

    一想自己一心讨好甚至一心孝顺的人,早知道自己的身份却不告诉自己,他整个心就堵的难受。

    看林王氏走了,陈氏还不怕死的在跟前出声,烦躁抬眼。

    烦躁通红的眸子看向着,说着手中棍子跟着抡去。

    “你,林大山你个白眼狼。不管怎样,爹娘终究是养大的你,你……”

    虽然林大山的棍子并没抡到陈氏,却吓的陈氏踉跄后退。在女儿的搀扶下,惊恐又不甘看着林大山叫嚷,母女灰溜溜而去。

    “山子……”丈夫在外的怒吼,在屋内和闺女收拾着东西的刘氏出来,上前抚上他的手担忧低呼。

    自家男人心情很糟,她不知如何劝说他,只希望用自己的柔情来舒解他心头的难过和哀伤。

    “亏我一直认为只要自己对她们够孝顺,她们心中多少会有我。没想,原来我根本不是老林家的种,也难怪她们会那么对我。我根本就是个外人。”

    媳妇的柔语和宽慰。

    想这些年自己的辛苦和努力,得到的对待和欺辱。林大山只觉得心头陌名酸涩,苦笑看着自家媳妇,说着眼角有行泪水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