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姑娘能救我家主子,我家主子有的是钱。”

    她的话,青风茫然,想之前的了解,还是道。

    “你主子的钱又不是你的,你能做得了主?我告诉你,没这个数,你们就另请高明吧。”

    青风的话,林月凤失笑反问,看他脸色尴尬,还是伸出两个手指头道。

    “200两?”

    青风狐疑喃问。

    “200两?你主子就值200两?2000两,一个字都不能少。不然就当我们没遇到过。”

    林月凤吃吃低笑,说着扭身而去。

    “姑娘,请留步,留步。只要能救我家主子多少钱都可以,还请姑娘……”

    想主子的情况。

    青风虽恨不得直接抓押着她回去,可这丫头的个性,还是好言恳请。

    “好吧,记住,2000两,事后给不起,我就拿你的命来抵。”

    林月凤淡声说明,让他带路。

    “跟我来。”

    听她答应救主子,青风长出口气。

    看了下周围,对她招呼,向一边偏僻的街道而去。

    “你主子住在这里?”

    想第一次见那男人,虽然他当时有些狼狈,但他身上的穿着可是锦衣玉带。

    看着眼前低矮连她们林家村家中都不如的小院,林月凤不置信问。

    “情况危机,我哥和我,我们又遭受连番刺杀,也是匆忙到这藏身。姑娘,请。”

    林月凤的表情,青风尴尬。

    确实以主子的身份,什么时候住过这样的地方。

    可眼下,不是情况危机追兵又在,他们何苦委屈自己住这样的地方。

    说着,推门邀她入内。

    “这地方对你们来说藏身倒是个不错,不过你身上的衣服要脱下来就更好。大街上,虽然现在人不多,你满身血出去,就不怕你们的仇敌发觉?”

    入门,看着不但低矮还长满长草的院子。看来这院子不但简陋,应该短时间内没人居住。

    虽然林月凤不清楚他们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对手,这地方,她还是淡声说道,对青风的衣服瘪嘴评价。

    “我,我没换的衣服。”

    青风尴尬。主子他们匆匆赶回,他还真没想到这么多。

    但她话中的鄙弃还是羞赧道。

    “榆木疙瘩。不穿衣服也比你这样出去保险。”

    林月凤侧目看向他。

    真不知那腹黑不差自己,毒舌不差自己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手下。

    嘲讽说道,看青风表情尴尬又难看,她还是不放过他说着抬脚向前。

    她向前俨然主子样的神色,对她刚才说的话,青风拳头紧攥,不是兄长特别交代,主子情况危机,他只恨不得丢她出去。

    这丫头到底有没有羞耻心?他个男人都知道廉耻,她怎么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大哥,林姑娘来了。”

    随青风推开草屋正屋的房门入内。

    林月凤也看到了里面的两人。

    绛紫衣男,双眼紧闭,发丝微乱盘腿坐在那。小腹处还有一处伤,渗得衣服上血迹斑斑。

    而他身后坐着之前的白衣温润男。

    只不过之前给人感觉笑面虎般温润如玉的男子,一尘不染的白衣上也是灰尘和血迹,说不出的狼狈。

    “林姑娘,呜……”青云听弟弟出声。

    收手起身对她问安的时候,身体跟着向一边摇晃而去。

    “受着伤还不先处理好再给你主子逼毒。真有你的,这个给他吃下,自己打坐疗伤。”

    青云的反映,林月凤这才看到他肩上和腿上也有伤。

    而他低呜硬咽下喉头东西的神色,明显还有严重的内伤。

    这些人对绛紫衣男的衷心,林月凤虽羡慕,还是凉凉说着,怀中掏出个瓷瓶,倒出颗药丸扔给正走到他们身边及时扶住青云的青风交代。

    这才走向双眼紧闭,双唇也隐隐发黑的绛紫衣男身边。

    “把他衣服脱了。”

    林月凤给他嘴中塞进了个百草丸,看着他身上的衣服,蹙眉吩咐。

    “啊……”

    她的话,青风诧异凝眉。

    “帮我把他衣服脱了,不想你主子丧命,你大可以继续杵着。”

    对这男人呆呆的反映,林月凤掏着自己随身带的银针,不悦提醒。

    “快去。”

    青云吃下弟弟喂给自己的药,当时就觉胸口有股暖气蔓延。

    虽然他很想起身也很想继续守护主子。

    可他的身体,本就受着伤,一路奔跑,加上他一路都在为主子用内力压制毒素。

    现在他真的没有什么力气。

    想着那些可能还在紧追他们的人,青云对身边兄弟提醒,挣扎坐稳打坐调息。

    “好。你可以出去了。”

    看青风过来脱了绛紫衣男身上的衣服,他的小腹处有一处剑伤。

    伤口周围虽点着穴道,但隐约还向外渗着血。

    不明白他们到底遭遇了怎样的敌人,林月凤看他伤成这样,更重要他身上之前的毒好象也被他强用内力激发了。

    秀眉紧蹙,林月凤对青风道,扭头小心把手中的银针向眼前绛紫衣男虽是麦色上面却布满大小伤疤的身上几处大穴扎去。

    虽然清楚这丫头不简单,青风还是被她的话激怒。

    “出去守着门也好。”

    弟弟的心思,青风怎能不知,虽无奈,还是及时收手提醒。

    “哦。”

    青风虽忐忑还是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

    林月凤在绛紫衣男身上施针,片刻后,看没什么异常。

    秀眉蹙了蹙,拿出把匕首。

    “你做什么?”

    青云虽然坐着想用内力疗伤,看她拿出匕首,吓了一跳问。

    “我要想他死,你以为我会做这么多吗?”

    看青云说着挣扎起身,终因内力消耗太多加上身上的伤,刚起身又颓然坐下。

    林月凤很无奈说着手中匕首对着绛紫衣男十指指尖一一划去。

    “你主子的情况这么严重,不放血反正姑娘我是没办法。”

    做好这一切,林月凤这才起身拿过旁边一只还算干净的碗。

    拉过绛紫衣男的手放在碗上放血。

    她的解释,虽然青云担忧,只是坐在那看着她。

    就这样林月凤为绛紫衣男施针,同时放血。

    一刻钟之后,林月凤放手,看绛紫衣男除了双唇因失血过多有些发白,眉宇之间的黑气减轻很多。

    这才为他制血,再次施针。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直到绛紫衣男吐出一口黑血,林月凤这才放手。

    “他的命算是救回来了。不过短时间内不能动他,除了给他水喝,其他东西都不要。一天之内,他就能醒过来。他的伤也要注意些,要是他有发热什么的症状还需及时吃药。”

    检查了下绛紫衣男脉象总算平稳,林月凤这才对青云交代,掏出丝帕擦手。